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十一章 魔帝初现

林风知道,阳典甲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事实上就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不再犹豫的林风向林烨传音道:“师父,我们不能再等了,动手吧!”

林烨的眼神突然布满了无边杀意,林风的身影也在这时动了!

一直都在注意着林风的阳典甲在林风出手的刹那间,飘身横档在了林风的面前,可是让阳典甲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确是成功拦截住了林风的身影,但是,这道林风的身影只是他的残影而已。

林风的真身交错开阳典甲的身体,天鸿刃潇洒之极的飞出了几个回旋之后,又回到了林风的手中,被天鸿刃接连穿过身体的修仙者,直到此时才感觉到了从身上传来的疼痛,纷纷大声惨叫着,倒了下来。

在另外一边,林烨同样也没有闲着,闪转腾挪之间,幻影憧憧,拳风阵阵。林烨每一次出手,都有修仙者应声倒下,短短片刻的时间,阳典甲这边的修仙者,已经被林风师徒当场击杀了十几人。

阳典甲大喝一声:“大家一起上!死活不论,一定要杀了这两个奸细!”

这时,众人才从惊愕中醒悟了过来,纷纷唤出自己的随身武器,一时之间,各种仙器的光芒四射,就好像彩虹一般闪动着七彩的美丽虹光,煞是好看。

林风跟林烨传音道:“师父!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必须要赶紧脱身离开这里才行,一旦让他们形成合围之势,我们再想突围出去就很难了!”

林烨没有说话,用自己猛然提升了数倍地速度和攻击手段,告诉了林风自己的答案。

天鸿刃再度被林风甩出,林风硬抗了阳典甲的一击。身体微微晃了一下,并无大碍,趁阳典甲和一旁修仙者大惊失色的时候,林风腾身接住再次斩杀了几位修仙者的天鸿刃,成功脱身往音耀星东部方向飞去。

“啊!”“啊!”“啊!”

几声惨叫响起,林烨在林风脱身的那一刻,也顺利强攻突破了包围自己地修仙者。留下了几尊自己的残影,紧随林风其后而去。

阳典甲看到自己本来一百余人之众的修仙者们,被林风师徒如同斩瓜切菜般迅速杀死了二三十人,并且成功飘身而去,不由大怒道:“给我追!不杀了这两人,我阳典甲誓不罢休!”

说完。带头腾身追向了林风师徒,众人也都追了上去。

阳典甲一边对林风师徒穷追不舍,一边使用传音球把林风师徒,杀死自己这边修仙者的消息告知了在音耀星的所有修仙者。这下林风师徒算是彻底暴露了,今后在云霜城是不可能在有立足的机会了。

不过对于林风来说。能不能再去云霜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毕竟修魔者的聚集地,巅峰城才是林风向往前去地地方。

此次被焱帝全权授命追杀坎普的靳之跟何融两人。在音耀星已经搜寻了一段距离了,阳典甲传来了的消息,让两人非常的大惑不解。

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混在追杀坎普的修仙者当中呢?被识破以后还出手当场击杀了不少修仙者,靳之跟何荣猜测,会不会是炙魔君派来地奸细呢?

虽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可是炙魔君的手下都是一些残忍好杀的修魔者,他们身上散发而出的都是浓烈的暴戾气息,就算是他们暂时把气息隐藏了起来,那么他们地目的又是什么?

阳典甲的传音依旧不断地从传音球传来。要求多派人手前去截杀林风师徒。何融赞成答应阳典甲地请求,派出手下高手前去帮助阳典甲截杀林风师徒。可是颇有心机的靳之却不这么看。既然林风师徒只是逃跑,看来他们的修为也并不是太高,根本不足为患,贸然派出高手前去追杀,是小题大做。

何融一向没有靳之精明,也就只好同意靳之的意见,继续寻找坎普的踪迹,传音给阳典甲,让他自行带人追杀林风师徒。

接到了这个消息,阳典甲非常恼火,上头居然根本不在意此事,以自己手下这些人手来看,除了自己勉强有跟林风师徒一战之力,其他人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倚仗人多势众,如果一旦有人落单,遇上林风师徒的下场就只能是死亡。

而林风和林烨,则像是有意在激怒阳典甲,始终与其保持着一里左右的距离,阳典甲加快速度,林风师徒也加快速度,阳典甲稍慢,林风师徒也放慢了速度,好像一直都在带着阳典甲遛弯一般。

阳典甲被林风师徒的嚣张态度给气得是七窍生烟,但是苦于自己偏偏无法追上林风师徒,只好闷不吭声的不停追赶着。

不知不觉中,阳典甲与其身后地修仙者们之间地距离,在追赶林风师徒的过程中拉地是越来越远,一直到完全看不到修真者的影子阳典甲才忽然发现,自己被林风师徒给耍了!

醒悟过来的阳典甲刚要停下飞行中的身体,给身后不知在何处的修仙者们传音,就看到林风师徒分左右两边向自己飞速而来。阳典甲不由大惊,连忙布下了一道防御结界,企图阻拦林风师徒。

可是,残酷的现实瞬间撕碎了阳典甲的一丝幻想,自己布下的防御结界被林风一触即溃,阳典甲发现在林风的体表之上,有一层淡淡的赤红色光晕环绕其身,自己的防御结界就是被这层赤红色光晕冲破的。

已经近在眼前的林风脸上露出了一抹冷酷的笑容,阳典甲惊骇的发现林风手中的天鸿刃,在此刻已经将要刺入自己的身体了。也许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阳典甲就好像深藏在体内的潜力被激发了一般,浑身上下被一层金色的光芒笼罩。

林风发觉自己手中的天鸿刃居然暂时被这金光给抵挡住了,不信邪的林风将七成魔血能量输入天鸿刃中,用力向前刺去,只听到非常刺耳的“轧轧!”声响起,天鸿刃一点一点的逐渐刺入了金光内部。

就在这时,林烨的攻击也到了,阳典甲无奈的看着林风的天鸿刃,刺穿自己金钟甲发出的护体金光,忽然感觉到一旁疾风骤起,根本来不及躲闪,也无法躲闪的阳典甲,被林烨蕴含大量仙元力的一记重拳给打飞了出去。

林风也在这一刻拔出了天鸿刃,阳典甲砰然一声巨响中狼狈的跌落在了地上,身上的金光也在阳典甲身体着地的同时消失了。林风这时才发现,原来在阳典甲的身上,此时穿着一件通体金黄色的战甲。

“想不到这件战甲的硬度居然这么高,发出的金光自己不用上一些实力还刺不动它。”林风认真的盯着倒地的阳典甲,心中暗想道。

阳典甲慢慢站起身来,刚才好险被林烨一拳给打了下来,不然的话,光是林风手中的那件血红色的魔器,自己就会防御不住而被刺穿身体的。满眼怨毒之色的阳典甲,紧紧盯着林风喝道:“你们到底是谁?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有胆报上名来,跟我痛快的打上一场!”

“哼哼哼!你也配知道我们的名字吗?自作聪明的笨蛋!恐怕现在我杀了你也没有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吧?”林风冷笑道。

阳典甲心念电闪,在快速的思索着如何逃脱之策,可是在不断的否定中阳典甲悲哀的发现,自己居然想不到如何逃命的办法。

既然不能逃脱,阳典甲便硬着头皮道:“你们两人同时攻击我一人,算不得真本事,要和我交手就一个一个来!”

林风怒极大笑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没有真本事?刚才是谁口口声声的说要一拥而上的?现在只有你一人,你害怕了,才想起来说这种话,我看最无能的人就是你!”

阳典甲脸色阴晴不定,林风讥讽的话语深深刺痛了阳典甲的内心,一股莫名的冲动驱使阳典甲做出了惊人的举动。被怒火蒙蔽了心智的阳典甲大喝了一声:“住口!”

然后飞快的朝着林风飞了过来,林风根本看也不看阳典甲,天鸿刃红光一闪,没入了阳典甲的体内。林风的身影也在阳典甲的眼前出现,不屑的冷笑一声,林风低声道:“像你这种无能之辈,死亡可能是对你最好的惩罚!”

猛然拔出了天鸿刃后,狂乱的魔血能量瞬间撕碎了阳典甲的身体,一缕微不可查的元神波动被林风感应到,林风左手虚抓了一下,阳典甲的虚影元婴就被林风给吸了过来。林风根本不给阳典甲任何的机会,左手猛然用力,直接将阳典甲的虚影元婴抓碎了。

林烨看到林风此时的表情,不禁也感到了一股寒意涌来,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人还是那个好徒儿林风吗?

血红色的眼睛布满杀意,紧绷的脸上充满了嗜血无情,身体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林烨暗道:“风儿会突然变成这样,该不会是走火入魔的前兆吧?或者是修炼魔神遁功法的副作用呢?”

越想越是暗暗心惊的林烨,急忙闪身站到了林风的面前,低喝道:“风儿!你这是怎么了?赶紧清醒一下!”

林风抬头看了林烨一眼,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轻声道:“师父,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