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四卷 第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纳兰煦波被林风的话给震楞了一下,然后恍然道:“大人你有所不知,在云霜城,只要是修为比自己高深的修仙者,修为低者通常是称其为大人的。毕竟各人能力不同,谁也不知道别人的年龄,称前辈又有些不妥,只好用大人来代替。”

林风这才明白过来,不禁苦笑道:“原来是这样一回事,大人只是对修为高过自己的修仙者的尊称而已,并不是什么身份的象征。是我误解了你的意思了,天界里奇怪的事情还真不少。”

纳兰煦波想问又不敢问林风,欲言又止的样子林风全都看在了眼里,林风知道纳兰煦波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不过在这个时候林风不想多生事端,便全然当作没有看到纳兰煦波的表情。

“上头的人传来消息,让我们动身前往离此地最近的传送阵,通过传送阵传送到音耀星去,然后再自行搜寻坎普的气息。”林风跟纳兰煦波解释道。

其他的修仙者都有自己的传音球,所以不用林风告知也都接到了传音,纷纷腾身调转方向,往南部的传送阵飞去。林风和林烨也混迹在其中,飞向了南部的传送阵。

郡澜星北部,巅峰城。

“大人,焱帝派出了其手下全部的修仙者高手,前往音耀星去追杀坎普,我们是不是也出动一些人手去一探究竟?一个长有鹰钩鼻的黑衣青年男子低声道。

在这个黑衣男子的面前站着一个身躯极为魁梧的方面大汉,炯炯有神的一双眼睛闪烁着精明的光芒,在其站立的大厅中,除了这两人之外,还肃立着十几位面无表情地大汉。

“坎普重返天界,我们当然要去看看热闹了!更何况在坎普身上还藏有无字天书,我们不出手则已。一旦动手就要全力以赴,不从坎普手中夺得无字天书决不罢休!”紫衣大汉冷声道。

“炙魔君大人!请让手下前往音耀星去找到那坎普,我必将击杀那坎普于当场。夺得无字天书献给炙魔君大人!”一名黑衣大汉沉声道。

炙魔君看了一眼说话的黑衣大汉,然后又转向鹰钩鼻男子道:“冷弘。你意下如何?”

冷弘躬身道:“属下愿意连同耿倡一同前往音耀星!”

炙魔君缓缓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都可以说得上是我炙魔君手下的左膀右臂,此次前往音耀星不同往日,那坎普地修为在两万年前你们也曾经见识过了。绝对不会在我之下,虽然我的修为要比两万年前增强了许多。可是那坎普何尝又是弱者呢?你们两人一定要谨慎小心,遇事绝不可意气用事,要沉着冷静知道吗?“特别是你。耿倡!我知道你跟那坎普之间有很深地仇怨,但是既然我让你去了,你就不能只想着杀了坎普。一切要配合冷弘行事,不然的话,我一定会严加惩罚于你的!”

名叫耿倡的黑衣大汉垂首不语,只是重重地点了点头。

炙魔君满意的看着耿倡,然后面向其余众人道:“我修魔者一向行事没有什么顾忌,不像那些修仙者诸多琐事,你们马上跟随冷弘和耿倡前往音耀星,我要的是无字天书,其他事情都先放在一旁!好了。你们去吧!”

炙魔君地话音刚落。原本肃立在大厅中的十几位大汉以及冷弘,耿倡都消失在了原地。炙魔君冷笑道:“哼哼哼!焱帝。你此时恐怕最担心的就是我会派人插手坎普之事吧?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地对手,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当年争夺无字天书会输给你,这一次,绝对不会了!”

巅峰城外,冷弘,耿倡一行十数人快速飞行着,往巅峰城北部的传送阵而去。冷弘看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耿倡,传音道:“耿倡,希望你真能如在炙魔君大人面前一样,会配合我行事。”

耿倡只顾自己继续飞行,根本就看也不看一旁的冷弘,脸上也是一如既往的保持面无表情的样子。“耿倡!我不管你是否会听我的命令,我只是要让你知道,如果因为你的一意孤行,而影响了我无法顺利夺得无字天书地话。不用等到炙魔君大人惩罚于你,我会亲手杀了你地!”冷弘继续传音道。

这时耿倡不再保持沉默,冷冷的看了冷弘一眼,森冷地眼神中此刻布满了强烈的杀意,传音道:“如果你再像苍蝇一般讨厌的话,现在我就会动手杀了你!”

冷弘面色一变,就要控制不住自己而发作,可是一想到炙魔君,冷弘迅速冷静了一下,在平息了自己暴怒的情绪之后,冷弘没有和耿倡计较。

随同耿倡和冷弘一同前往传送阵的,是炙魔君座下的十二名高手,被天界的修真者称为巅峰十二天煞。实力极为强悍,修为都在七转修罗魔王以上,其中修为最高者甚至达到了九转修罗魔王的境界。

虽然此次炙魔君只派出了十四人前去夺取无字天书,可是如果从精锐程度上来看,这十四个修魔者每一个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高手。冷弘和耿倡更是修为仅次于炙魔君的厉害人物,焱帝派出的人手虽然众多,可是能够跟这十四人比肩的也不是很多。

所以说,炙魔君还是有机会跟焱帝手下的人角逐无字天书的,只是坎普会拱手将无字天书乖乖奉上吗?结果自然是否定的,强如坎普,还会在乎有多少人前来追杀自己吗?

音耀星,古玄居处。

坎普淡淡道:“古玄,他们来了!虽然暂时还没有什么厉害的角色,不过这些前来探路的也是非常让人厌恶的。”

“怕什么大哥,他们来多少人我们杀多少人就是了,那些小喽根本不用在意的,对我们也造不成什么大的威胁。”古玄傲然道。

“事实上的确如此,我们杀了荆岐以后,焱帝必然猜到了我们的接下来的意图是什么,不彻底将我们连根拔起,焱帝他怎么会心安?无字天书现在仍然还在我的身上,一心想要突破瓶颈飞升神界的焱帝,怎么可能放弃夺取无字天书的这个大好机会?无论是处于哪一个原因,我都不会被焱帝轻易放过的。”坎普低声道。

古玄毫不在乎道:“两万年前,大哥你就能在他焱帝的眼皮底下盗走无字天书,他焱帝也没能把大哥你怎么样啊?更何况是在两万年后,大哥你安然重返天界,焱帝他当然要大为恼怒了。”

“恐怕炙魔君也会从中作梗的,当年我曾经用魔神器戈刀伤了他,心存怨恨的炙魔君怎么能放弃这个对付我的好机会呢?”坎普轻笑道。

古玄突然奇异道:“说起来,大哥,当年你如果不借助手中魔神器戈刀的锋锐,能不能依靠实力击败炙魔君?比起那焱帝大哥又如何?”

坎普苦笑不得道:“古玄你这小子,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修为深浅吗?提出这样的问题来问我,我看你是找打!”

看着作势欲扑的坎普,古玄装出一副逃跑的样子,故作无意道:“我虽然跟大哥你朝夕相处了那么久,可是你真正的实力我也不知道啊?我们兄弟两个又没有真正的全力交手过,我有此一问也很正常的。”

坎普无奈的摇头苦笑道:“真拿你没有办法,戈刀是魔神器不假,当年我的确也有倚仗戈刀的锋锐,去欺负一下炙魔君的打算。可是当我成功炼制出了戈刀,并且突破了原有的修为,进入魔神遁的第五层,魔君引魂境界的时候,事实上以我当时的实力已经可以跟炙魔君平分秋色了。”

“当然,能够打伤炙魔君,戈刀功不可没,如果没有戈刀在手的话,我怎么可能傻到孤身犯险,去找炙魔君比斗?别说是打败炙魔君了,就连他手下的冷弘我都很难战胜的!至于焱帝那个家伙,我根本就没有在他面前出现过,别说是以前,就算是现在让我和他交手,我都没有必胜的把握!”

古玄疑惑道:“照大哥你这么说,那冷弘岂不是实力不在炙魔君之下?”

“也可以这么说,炙魔君手下的那么多高手中,冷弘的实力是非常之强的,可以称得上是炙魔君手下的翘楚了。冷弘之所以会愿意臣服在炙魔君的手下,并非没有原因的。”坎普若有所思道。

“喔?那会是什么原因呢?大哥你一定知道一些事情的,不然你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古玄狡黠道。

坎普微微点了点头道:“我的确知道一些关于冷弘的事情,说起来,冷弘原来跟我之间也有过一些交集,只是当时我没有想到他居然肯做炙魔君的手下罢了!”

“炙魔君曾经出手帮过冷弘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条件是冷弘要做炙魔君的手下直到炙魔君飞升为止,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古玄大为失望道:“我还以为大哥你会说出点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原来你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坎普大怒道:“我看古玄你这小子是皮痒了,竟然敢嫌你大哥我!”

古玄看到坎普故作发怒的样子轻笑道:“大哥,我只是就事论事,你不要激动,我下次再也不敢这样就是了。”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