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三卷 第二十八章 出乎意料

封闻则恰恰相反,冷酷无情的铁血手段,无论是对敌人还是朋友都始终保持着戒备的心态,可以说,之前没有领悟到真情所在的封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狠辣人物。

两人之间的鲜明对比,让林风非常奇怪坎普和封闻当年是如何能够成为好友的,不过看眼前的情景,封闻是和端木屈崇站在一起了,这是否意味着封闻要以敌人的身份和坎普这位老朋友相见呢?

坎普当然也看到了情形有些不对,略微讶异道:“封闻,你怎么会和端木屈崇这个心狠手辣的人在一起,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没有,我自然有我的原因,你就不必多问了。”封闻冷漠道。

坎普非常不了解封闻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冷漠,就算是自己飞升天界以后就再也没有跟封闻见过面,他也不应该视同自己如路人一般啊?

端木屈崇阴笑道:“桀桀桀!想不到坎普你一向精明,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实都看不明白,封闻是和我站在同一边的人,如果你想要杀了我的话,就要把封闻一同杀了才行!”

“你住口!我只想听封闻亲自说出来,至于你,我们之间的仇怨会一一算清的!”坎普怒道。

封闻毫无表情的看了坎普良久,缓缓开口道:“坎普,我希望你可以放过端木屈崇这一次,我的确曾经欠过他的人情。”

坎普沉默了很长时间,淡淡道:“我可以让你走。但是端木屈崇,我不能放!”

“事情演变到今天这种地步,是我们都不想看到地,我也不想在你面前演戏了,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由你而起的。”封闻忽然紧盯着坎普沉声道。

“你说什么?由我而起?封闻你说清楚一些,我听得不是很懂。”

“自从你飞升之后。我就一直在恨你,为什么同样是踏上修真这条路。你的成就总是在我之上呢?特别是你得到了那个奇特的玉简以后,修为便一步登天,和我之间的距离就拉得更加遥远了!我真地非常不忿,上天为什么偏偏要让我认识你?”

“如果不认识你的话,我就不会因为嫉妒你地才能机缘而失去理智,更加不会认识端木屈崇,本来我是不会陷入这怨恨的泥沼中的,以至于我现在想要跳离都不能够做到。坎普你说,究其根源。是不是你所造成的这个结果?”

封闻把压抑在自己内心深处多年的积怨,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坎普被封闻对自己的愤恨之语震住了,眼前的封闻还是当年那个和自己情同手足的至交好友吗?嫉妒心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地大。让一个好好的人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

坎普非常的痛心,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答案可以用来回答封闻的问题。

林风却看不下去了,上前怒斥道:“封闻,你还敢说造成今日这种种恶果地是坎普?恐怕说出去实在难以让人相信,坎普的天资比你高这是无可厚非地事情,同样是修真之人你为什么就不从自己的身上寻找问题所在?”

“像你这样看到别人比自己强就怨天尤人,只想着自己为什么不能像他人一样迅速提升实力,你怎么不说坎普在修炼中比你更加用心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番机缘,只不过每个人的机缘巧遇都不同而已。凡事要往开阔处去想,心胸狭隘是永远也无法突破自己的!”

坎普看着满面激动的林风。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感激之情。封闻是自己在无极星唯一的好友了,坎普真的不想和他以敌对地态度相见。林风地话同样也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只是不知道封闻能不能醒悟过来。

端木屈崇看林风要破坏自己地计划,心里非常着急,要知道,端木屈崇之所以会紧紧抓住封闻不放,最大的原因就是封闻是坎普的好友。有封闻在自己手上做挡箭牌,坎普是不敢随意对自己出手的。

林风的话带给封闻心境的震撼非常大,就好像瞬间击垮了自己所有怨气凝结而成的自我封闭。是啊!自己一直都在对上天不忿,对坎普的成就心存嫉妒,可是从来没有想过,其实问题真正关键,在于自己的心态不够平和。

封闻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修真的意义,修真者汲取天地之间源源不绝的灵气,通过自己修炼的功法转化为自身所需的能量,在不断循环中提升自己的修为。

做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羽化成仙,渡劫飞升。没有清心寡欲的心境如何能够做到呢?在反复的争权夺利,不停杀戮之中,有几个修真者可以不被其扰乱,依然保持心静如水的境界呢?

原本以为领悟了真情所在,自己大彻大悟了,完全是自以为而已。如果不能放下久悬于心中的心结,封闻知道,可能自己永远都突破了不了心境的封锁。用这样的心态渡劫,十有八九会被心魔有机可乘,侵占自己的灵魂。

封闻抬头看向林风,深深的感谢道:“林风你说的很有道理,是我太过于执着了,嫉妒二字可谓害人不浅,今日你的当头棒喝不仅让我醒悟了过来,也挽救了我日后会因此引发的祸端。虽然我比你年长许多,修炼的时间也要比你漫长,可是无论是从做人还是修为上,我都不如你。”

坎普又惊又喜道:“封闻,你总算是醒悟过来了,我真的不想就这样失去你这个朋友!还好天随人愿,你明白了这些事情的错误之处。”

“你们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老夫难道是隐形的吗?”端木屈崇阴冷道。

封闻看也不看端木屈崇,径直便欲腾身飞向坎普,可是,比封闻的速度还要快的端木屈崇,提前制住了封闻。

“你想要杀了我吗?我实在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敢动手。”封闻虽然被端木屈崇给克制住了身体动弹不得,可是毫不畏惧的封闻没有一丝的胆怯。

“端木屈崇!放开封闻,我今日便放过你这一次,我坎普绝对言而有信!”坎普喝道。

端木屈崇冷笑道:“放了他?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我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人,坎普,看来封闻在你的心目中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啊!把戈刀交给我,我立刻就放了封闻,不然的话,就算我无法离开此地也要拿封闻垫背!”

林风大怒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在这里讨价还价,坎普既然说了会放你走,就一定不会食言的。如果你不识时务的话,我想会后悔的人绝对不是我们。”

“林风小子!看来你还真不简单,我端木屈崇还从来没有看人看走眼过,你是唯一的一个!你的修炼速度和资质是我从未见过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天界找炙魔君陛下,从此必将让你的修炼进境一日千里,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端木屈崇利诱道。

坎普故作讶异道:“炙魔君很厉害的!我在天界时曾经和他交过手,没想到被我一不小心给打伤了!最后还是要靠着他手下的人多才救了他一命,真是难以想象,如此厉害的人还会受伤?”

封闻大笑道:“果然厉害!林风,你可以考虑是否答应端木屈崇的请求,机会难得啊!”

“你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刚好我也快要渡劫了,飞升到天界以后就去找那炙魔君吧!向他讨教一番如何受伤的修炼之法,以多欺少的能力也要仔细询问一下。”林风强忍笑意道。

端木屈崇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难看之极,在转换了十数次脸上丰富的表情以后,端木屈崇强行恢复了自己的冷静道:“你们的激将法对老夫不管用,我再问一次,坎普你到底肯不肯用戈刀来换我手中封闻的性命?”

林风刚要继续讥讽端木屈崇,被坎普给拦住了,坎普随意的唤出戈刀于手中,朗声道:“有何不可,既然你执意要我用戈刀换人,我当然求之不得。对于我坎普来说,朋友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封闻静静的看着坎普,低声道:“坎普,你不用为我这么做,我封闻就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如果不是林风小兄弟今日点醒的话,可能我还在沉迷于对你的怨恨之中。端木屈崇是一个卑鄙小人,他就算得到了戈刀也不会放过我的。你不能中了他的奸计啊!”

“封闻,你不要再说了,我坎普做事从来不会后悔!就算我没有了戈刀,量他端木屈崇也不敢对你怎么样的。”说完,坎普毫不犹豫的把戈刀抛给了端木屈崇。

迅速使用仙元力将戈刀吸附到了手中,端木屈崇狂笑道:“愚蠢至极!坎普,封闻他说的很对,我即使现在得到了戈刀也绝对不会放人的,你明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还肯把戈刀给我,你还真是一个笨蛋!哈哈哈哈!呃……”

原本握在手中的戈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了端木屈崇的丹田处,不仅刺穿了端木屈崇的身体,同样刺透了端木屈崇的元婴。

早已和坎普心灵相通的戈刀像拥有生命般猛然拔出,封闻自然也就脱离了端木屈崇的控制。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