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三卷 第二十四章 暴怒的魔神

清风明月这时已经没有心情去考虑端木屈崇到底是谁了,闻听到端木屈崇是为了绝魂印而来时,清风沉声道:“绝魂印过于狠毒,已经被我兄弟两人炼化为虚无了,你就不要在心存幻想得到绝魂印了。”

端木屈崇不怒反笑:“哈哈哈!是吗?我看你还是不大清楚我的行事作风,凡是胆敢违抗我的人,没有一个现在还活着的。”

说完,端木屈崇放在明月头上的右手猛然狠抓了下去,明月的身体就好像被巨大的力量瞬间抽走了一般,连元婴都没有来得及逃遁便化为了粉尘。

林风不禁暗自倒吸了一口冷气,端木屈崇出手之狠辣,已经到了极度骇人听闻的地步。真不知道,之前还有多少人曾经惨死在端木屈崇的手上。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明月惨死在自己眼前,清风的心中涌起了一股悲痛至极的负罪感,是自己害死了明月的,如果自己把绝魂印交给端木屈崇的话,可能明月就不会死了。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清风也就没有什么负担了,挥去了心中的那份悲痛之情,清风冷冷道:“你永远也不会得到绝魂印的,我…”

端木屈崇使用极为阴毒的搜魂之法,直接摄取了清风的元婴以及所有记忆。眼珠暴突,大张其口的轻风如同败革般萎顿倒下,死状极为凄惨。

冷笑了一声之后,端木屈崇从清风的身上凌空吸取出清风的储物腰带,从中取出了一件黑色的四方形状的东西,林风惊异地发现。端木屈崇手中所拿地东西赫然就是绝魂印。

坎普大惊道:“当年就是这件东西差点把我的元神吸去的!”

端木屈崇冷然扫向林风三人。寒声道:“林风,我让你帮我找齐魔神器残件,你就是这么帮我找的吗?”

林风傲然道:“你想借助魔神器,好取出藏在其中的无字天书吗?我怎么可能会让你顺利达成这个想法,我用魔神器让坎普恢复真身。你绝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地结果吧?”

“是我小看了你的心机,你胆敢这么做,难道你就不怕我会杀了那个慕容小丫头吗?”端木屈崇森冷道。

“即使我帮你找齐了魔神器残件。让你拿到无字天书,恐怕我最后的下场仍然是会被你所杀,与其冒这样得不偿失地险,我倒不如赌一下自己的运气。没想到,还真让我成功了。”林风故作得意道。

坎普左手挥动间,魔神器戈刀出现在手上,隐隐透出湛蓝色的幽光,眼神充满浓烈杀意的坎普紧盯着端木屈崇道:“多说无益,端木屈崇。两万多年的刻骨仇恨。今日我就要跟你做个了断!”

林风看着杀气肆意伸展的坎普,慢慢退到了一旁,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切。

端木屈崇绝魂印在手,狂笑道:“两万年前让你逃脱了,这一次,我不会再给你同样的机会!坎普,与其会死在我手中,你倒不如趁早把无字天书交出来,也许我一高兴就会放过你的。”

坎普好像没有听到端木屈崇说过什么。向端木屈崇猛然疾劈了一刀。顺势而出地刀光斩向端木屈崇。轻松闪身躲过刀光之后,端木屈崇沉声道:“坎普。我再给你一个机会,马上把无字天书交给我!”

回答端木屈崇地是坎普的怒火,以及无边的杀意。

坎普体内磅礴雄厚的魔血能量猛然间爆发了,原本就高大伟岸的身体,此时在周身环绕赤红色能量的状态下,显得更加的威武如真正的魔神一般。

整个空间仿佛都在为这股强大的气势而颤抖着,空气如同波纹般地不停荡漾着,坎普将这股能量全部都集中到了戈刀上,戈刀在坎普地能量支撑下,瞬间发出了耀眼的鸿光。$君$子$堂$首$发$

端木屈崇看到坎普地样子之后,打开了装有绝魂印的黑色盒子,在大量仙元力的催动下,从绝混印中飘荡而出了大片的黑雾。黑雾不断的飘散开来,所遮盖的面积越来越大,才眨眼间的功夫,黑雾就已经有方圆数百米的范围了。

林风和林烨早就飞身退到了远处,看着眼前的黑雾还在不断的扩散中,林风有些为坎普担心,因为林风知道这绝魂印的厉害。只有被那黑雾沾上,就会元婴被夺,死状残不堪言。

坎普当然不会傻到站在原地等待绝魂印的黑雾罩身,腾身高高飞起,端木屈崇控制着黑雾如同游蛇一般缠向坎普。坎普把聚集了大量魔血能量的戈刀瞬间砍下,光芒大盛的刀光倾泻而出。

一道足有上百长的巨形刀光把黑雾劈开了,迎面而至的砍到了端木屈崇所立之处,早有防范的端木屈崇险险躲过坎普的这一击,再度催发出大量的黑雾,攻向坎普。

愤怒的坎普并没有就此停止自己的攻击,残影漫天飘动,坎普以漂移不定的速度不停移动着,其间也没有停止对端木屈崇的攻击。飘飘洒洒的湛然刀光如同半月般斩劈着,端木屈崇催发而出的绝魂印黑雾被刀光全部劈散。

端木屈崇非常狼狈的四处躲闪着飞速而至的层层刀光,之所以端木屈崇不敢跟坎普当面交手,最大的原因就是坎普的修为要比端木屈崇高上一筹。再加上极品魔神器戈刀的威力,硬碰硬的对决,端木屈崇当然不是坎普的对手。

绝魂印是坎普非常忌惮的魔器,端木屈崇就是抓住了坎普的这一点,才敢跟坎普交手的。

如果没有了绝魂印在手,端木屈崇早就死在了坎普的戈刀之下了。

林风知道,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端木屈崇不敢让坎普近身,坎普也忌惮其手中的绝魂印,一直纠缠下去只会是无休止的反复。

这时,林风在自己的心中吓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靠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坎普,只有给坎普争取到机会,才有可能击败端木屈崇。

林风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林烨发现后非常生气,怒声道:“风儿!你要去哪里?以你的实力去帮坎普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

自己徒弟的心思,林烨是能够猜出个大概的,眼前的拉锯战已然展开了,以林风的性格是不会忍受长时间的折磨的。虽然有时还能够保持冷静,可是忍耐到一定程度之后,林风还是会做出比较冲动的事情的。

林风施展风影诀,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飞行着,同时手中的天鸿刃猛然向前斩去,目标直指还在躲闪坎普刀光的端木屈崇。

坎普看到林风的突然加入,略微惊诧了一下,不过马上就恢复了过来,在无奈摇头苦笑中,同样飞身近前靠近了端木屈崇。

正在狼狈躲闪的端木屈崇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林风居然敢来送死,随意挥手扫向林风的天鸿刃,却没有想到,林风的脸上不但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当左臂的疼痛感传来时,端木屈崇惊讶的发现,自己不但没有扫开林风手中的赤红色长刀,反而被其划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还没有来得及查看伤势,林风唤出至尊分身,已经展开了第二次的攻击。

大为恼怒的端木屈崇疯狂的催发绝魂印,想要把林风立刻毙于绝魂印下,可是在自己的身后,林风的至尊分身攻击却又到了。还好坎普为了避免误伤到林风,已经暂时停止了继续攻击自己,端木屈崇闪身躲过至尊分身的攻击,正要击杀林风时。

突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坎普人到哪里去了?这个问题坎普用戈刀回答了端木屈崇,刀光闪现,端木屈崇惊恐的发现,自己拿着绝魂印的右臂离开了自己的身体。还没有感到疼痛,左臂,双腿接连被坎普飞速斩断了。

用尽身体中所有的仙元力,一道暗红色的光芒瞬间一闪,端木屈崇施展了逃命之法----血遁。这道暗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坎普知道,端木屈崇施展了血遁之法逃脱了,为了慕容若雪的安全,林风并没有停留在此地。

和坎普,林烨三人追向了慕容若雪所在之处。坎普的速度最快,几次瞬移就找到了慕容若雪所在的山峰之上。

林风和林烨在片刻之后,也飞驰到了这里,林风一眼就看到了盘腿坐在地上修炼的慕容若雪,大喜道:“若雪!”

可是慕容若雪就像完全没有听到林风的叫喊声,仍然是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林风感到了事情的怪异,刚要再度呼唤慕容若雪,却被坎普制止了。

“若雪姑娘现在被困在端木屈崇设下的阵法之中,在阵法外面,我们能够清楚的看到若雪姑娘的一举一动。可是身在阵法之内的若雪姑娘是看不到我们的存在的,这就是禁锢阵法的厉害之处。”坎普低声道。

林风忙道:“那坎普你赶快把这禁锢若雪的阵法给破了吧!”

坎普轻笑道:“你就那么着急想要和若雪姑娘相见吗?看你着急的样子,好像如果我不破阵的话就会跟我拼命一般。”

林风不好意思的看着坎普,还瞄了一眼林烨,故作发怒道:“你这是明知故问,我历尽千辛万苦帮你找齐魔神器残件,复原了魔神器戈刀,坎普你就是这么回报于我的吗?”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