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三卷 第十六章 并肩御敌

这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的突然,从神秘人出拳砸中良善,到飞落在地,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

林风在神秘人刚刚出现的时候,硬生生止住了自己将要迎面对上良善的身体,当看清楚眼前发生的事情时,林风惊异的发现,这神秘人的背影和自己的师父林烨极为相像。

无论是从高大伟岸的身材,还是攻击时的从容不迫,以及周身散发而出的威猛气势,林风都感觉到特别的熟悉,如果说这神秘人和师父林烨唯一有一点不同之处的话,恐怕就是修为了。

这个神秘人明显实力很强,以林风现在的修为眼光去看,可以看出神秘人最起码修为也在渡劫后期以上。而自己的师父林烨则只是炼神后期而已,从自己离开林家,来到远古洪荒的这段时间也不过才短短数月而已。

就算林烨有所突破,也不可能整整突破了一整个阶段的境界吧?想到这里,林风不禁又有些怀疑起这神秘人出手击杀良善,是否要博取自己的信任,然后图谋不轨。

林风不知道这神秘人的身份,在场的其他人同样也不知道,伏夕冷冷地看着神秘人的一举一动,虽然良善已经被神秘人当场击杀,可是对于伏夕来说,根本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别说是死了一个良善了,就算是在场之人全部死光,只要不危及到自己,伏夕是不会出手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出手杀害我无极城同盟之人?”谢帆惊怒道。

那神秘人缓缓转过了身体,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毫无生气,看也没看谢帆一眼。淡然道:“沽名钓誉,自诩正派者,我一向是见一个便杀一个,绝不留情!”

林风看到神秘人的面貌之后,在送了一口气的时候,同时也感到了莫名地失落,确定了此人不是自己的师父林烨。林风说不上现在的心情是开心多过担心。或者是失落大于兴奋。

谢帆被这神秘人的狂妄语气激怒了,剑影飘忽间,寒光大盛。谢帆在自己的周身布满了护身真元力。淡淡的一层白光笼罩着谢帆,一时之间,场上剑气纵横。

无数道青色的凌厉剑气穿梭着,飞刺向了同一个目标,那神秘人。观战地众人远远地在一旁围观。没有人出手帮忙。或者说是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敢去帮忙。

无极星的各路修真者们清楚的知道良善地实力,虽然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这神秘人一拳击杀,可是良善毕竟是拥有渡劫后期的实力,再不济也是比在场的很多人要厉害的。

谢帆的剑气攻击虽然够快速,够狠辣,招招不离神秘人要害,可是却没有起到预期中地效果。神秘人根本就不在乎谢帆地剑气,腾身飞驰向谢帆时就中了不下于数十道剑气的攻击,可是“哧哧”声过后。神秘人只是身体上白光闪动了一阵。根本就毫发无伤。

这人好强悍的肉身力量,仅仅是体外的一层肉眼难见的护身真元力就如此的坚韧。就连使用极品灵器,所催发而出的强劲剑气都无法刺其期防御,可见这神秘人外功已经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恐怕不用仙器以上的武器,都很难伤到他,谢帆心下暗道。

可是就算明知道自己碰上了高手,谢帆也不能就此罢手,这么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地动作,如果自己出现了任何偏差地话,不仅傲世门的一世英名会毁在自己手上,神秘人可能也会给于自己致命一击地。

谢帆挥剑猛斩向下,借助剑气的回荡之力返向更高的空中,然后面向神秘人疾速抛刺出手中利剑,自己的身影也紧随其后,挟带着呼啸的刺耳破风声攻向神秘人。

“嘭”!一声沉闷的巨响过后,谢帆的利剑只是剑尖部分勉强刺破了神秘人的衣服,可是仅此而已,双手紧握剑柄的谢帆身体斜斜倒悬在空中,无论怎么向前用力刺那神秘人,剑身都无法再做寸进。

神秘人略微惊异的看着谢帆,低声道:“你能够以一把灵器便可以破我真元防御,的确是难能可贵。不过,你的成就可能要止于此处了!”

谢帆看着神秘人的左臂十分缓慢地挥拳扫向自己,明明很容易就可以躲过的一次攻击,可是谢帆却恐怖的感觉到自己此时根本无法躲闪,身体像不受控制般呆立不动,谢帆知道,自己是看到了幻觉。

“啪嗒”!一声脆响之后,谢帆手中的利剑断为了十几截,谢帆的身体也倒转着横飞了出去,神秘人的这一拳挥动的极其潇洒,轻松随意,甚至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拳是很普通的一拳攻击。可是谢帆偏偏就没有躲闪过去,飞速摔撞到地面上之后,谢帆两眼无神的看着天空,虽然自己还没有死去,可是神秘人带给自己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神秘人有意留下了谢帆的半条命,可是就算如此,谢帆身体所受的伤不经过长时间的静静调理是很难痊愈的。因为神秘人的这一拳把谢帆的元婴几乎震散,体内脏腑和经脉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在修真者中飞出了十几个修真者,他们是傲世门的弟子,救起了谢帆,转身就离开了这里,傲世门此次不但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而且少门主谢帆还受到神秘人的重创,这些傲世门弟子心里很是担忧,回去之后该如何跟门主谢云天交代。

林风拱手向神秘人道:“不知这位前辈该如何称呼?此次多蒙前辈出手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神秘人眼神略微激动的看着林风,很想要对林风说些什么,可是又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到神秘人这么奇怪的反应,林风也有些不明所以,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吗?

邢坤大笑道:“林风!想不到你机缘如此深厚,处处遇到危难之时都可以逢凶化吉,转危为安,连我都有些羡慕你的好运气啊!”

看到邢坤有意讥笑自己,林风毫不在乎道:“我看邢坤你是奈何不了我才会出言讥讽于我,你若是真有本事,现在就来出手对付我啊?我林风今生最看不上的就是像你这种只会逞口舌之利的小人了!”

“林风!你不要狂妄,今日就算有高人相助于你,在场有这么多道友在,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够再度逃脱出去!”邢坤知道自己是说不过林风的,于是也不再自讨没趣了。

伏夕这时阴笑道:“林风,你以为你现在已经安全了吗?老夫明白的告诉你,就算是再来几个高手救你也是毫无用处,只要老夫在此,无极星没有人能够在老夫的手中将人夺取。”

“哈哈哈!好狂妄的口气!我今日偏要试上一试,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神秘人对着伏夕方向大笑道。

林风面向神秘人沉声道:“这位前辈对林风的厚爱林风心领了,只是林风此次的仇敌实在太多,请前辈还是先行离去,以免因林风一人之事而连累的前辈身上。”

神秘人紧盯着伏夕阴毒的眼睛,低声道:“我既然已经来到此地,就绝不会轻易的离去,你的仇家虽然不少,可是有我助你,清理起来也会快一些。”

邢坤大喝道:“你当我们是什么?可以随意摆弄的木偶吗?不要以为你杀了几个修真人就可以口出狂言了,我邢坤就可以跟你比斗一番!”

林风刚要继续开口相劝神秘人离去,突然在自己的耳边却响起了一个异常熟悉的低沉声音:“风儿,我是师父,现在时间紧急我无暇跟你多说,今日让我们师徒两人并肩作战,闯出重围之后我们再慢叙不晚。”

林风先是一愣,然后心中涌起了一股冲天的豪气,不由兴奋大喝道:“来吧!想要击杀我的尽管来,林风绝对奉陪到底!”

发出了一声震天的长啸之后,林风挥动手中天鸿枪,杀入了重重包围自己的修真者和修妖者人群中。

腾身攻击以后便立刻飞退,林风毫不恋战,幻出至尊分身,高高分身而起,瞬间急速降落而下,在众多围攻林风的人群里,林风将天鸿枪重重砸向了地面。

“轰”!地面被林风这猛烈的一击震得烟尘四起,强大的魔血能量通过天鸿枪飞射出千道枪影,被枪影笼罩的众多修真者和修妖者们顿时死伤惨重。不断起伏的惨嚎声中,距离林风比较近的人基本上没有一人能够逃脱。

只有枪影攻击范围靠近外面一些人才得以逃脱,看到林风这惊天一击造成的巨大威力,而且还看到了另外一个林风也在飞速攻击敌人,林烨很是欣慰。自己的徒弟林风果然修炼成功了,自先祖林君弈以来的风云动最高境界,至尊境界!

天才总是遭人嫉妒的,可能上天就是看到风儿有如此天赋,才会让他多遭受一些超出常人的劫难和坎坷吧?林烨如是想到,自己何尝不是呢?

一记暗含精纯真元力的重拳击出,打碎了一个修妖者的身体,林烨迎面遇到了化为半本尊形态的邢坤。硬碰硬的互相交手了数十下,两道迅捷的身影即刻便飞快的分开了,结果是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