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三十三章 炎龙杀阵

明月冷道:“既然你执意要我们放了逍遥王,就请阁下拿出你的实力来说话吧!”

凌潇淡然笑道:“当然可以,只是要单打独斗呢?或者是你们一拥而上?”

“尚未请教阁下名号,还望告知我等。”清风明显能够看出凌潇的修为很高,绝不在自己之下。

“飘渺神殿,凌潇。”凌潇低声道。

众人之中有很多人都认出了凌潇就是破除玄武之阵的那个高手,不由皆是恍然大悟起来,既然凌潇能够帮助逍遥王破阵,没有理由在逍遥王遇到危险时而不出手救人的。

林风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凌潇,在心里暗道:“这凌潇的修为如此高深,如果他想要强行将逍遥王带走的话,还真没有几个人可以拦得住他。”

林烨仍然是那副老样子,静静看着场上所发生的一切。

看到凌潇居然能够施展出瞬移,没有人会傻到与凌潇作对的,恐怕也只有清风明月二老能够与之抗衡了,至于其他的人,则没有这个资格。

“既然凌潇道友敢来救人,那么我们就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够打败我们兄弟其中任何一人,我便做主让你带逍遥王离开此地。”清风缓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凌潇朗声道。

逍遥王眼神复杂的看着凌梦,黯然道:“你为什么要来救我?”

“因为我不想你这么死了,你死了,我会很寂寞的。”

“这就是你来救我的原因吗?你知道我们之间是有着难以说明的隔阂的。”

“那并不重要,我只知道我不能让你就这么死了。”

逍遥王垂首不语,良久道:“忘了我吧!把我的影像从你的记忆中彻底除去,这样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如果能够轻易忘记你的话,那只能说明我根本就不是真的在乎你,自欺欺人的事情我做不到。”凌梦低声道。

在远处的天绝此时却向逍遥王处走了过来,逍遥王仿佛有心灵感应般的转过了头,两人眼神相对,天绝面无表情的很快走到了逍遥王的身边。

“星海罗盘还给你。”天绝把星海罗盘递给了逍遥王,然后转身离去。在身影将要消失在逍遥王视线里的时候传音道:“我有预感,我的天劫将会在一年之内降临。”

说完就遁去了身形,消失了。

逍遥王呆呆的拿着手中的星海罗盘,沉默不语。

明月冷冷的看着傲然而立的凌潇,冷道:“我来与你比斗,希望你不要输得太快,那样会让我很失望的。”

清风明月虽然是亲生兄弟,同时也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可是性格却截然不同。清风为人和善谦虚,在处世之道上也很事故,给人一种容易接近的感觉。

而明月则恰恰相反,其性格孤僻冷傲,在明月的眼中,只要是修为在自己之下的,那就全部都是不值一提的小角色。别说跟自己交手了,就是连说话的兴趣明月也是欠奉。

清风看到明月主动提出要和凌潇比斗,就知道明月一定是对凌潇产生了兴趣,不然不会提出要做凌潇的对手的。

凌潇点头道:“那就请道长赐教了。”

××××××

站在石门处焦急等待的慕容若雪,灵识感应到了从黑暗通道中传来的疾速破空声,急忙看了过去。

果然是向入口飞速腾身飘来的家主慕容寒山,只是,在他的身后只有几个修为比较高的家族之人,剩下的慕容家弟子难道都已经……

慕容若雪还没有来得及问慕容寒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慕容寒山便喝道:“所有人全部按原路返回魔神殿外,快!”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不过看道家主慕容寒山的狼狈奔逃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厉害的东西在追赶他们。

慕容若雪也是马上顺原路向魔神殿外疾速而去,只是在隐隐约约之中,慕容若雪好像听到了野兽般的吼叫声,因为没有听得很清楚,也就没在意。

慕容寒山此时心情非常混乱,依然在身后穷追不舍的墨麒麟,不知道在出了魔神殿之后会造下多少杀孽。要是让众人知道自己就是放出墨麒麟的罪魁祸首的话,那么慕容家可能就要在无极星上彻底消失了。

想到这个严重的后果,慕容寒山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至少自己的家人要保证这个秘密不能被泄露出去。

于是慕容寒山一边快速飞奔一边传音向众人道:“大家听好,在我们的身后有一头上古魔兽在追赶我们,任何人在出了魔神殿门之后马上离开返回家族。这件事不准向任何人提起,如果有人把事情说出去的话,一定家法严惩不待!”

毫不知情的慕容家弟子们都是一头的雾水,只有慕容若雪猜到了在不能打开的石门之中,原来禁锢着一头上古魔兽。如今被家主慕容寒山给无意之间放了出来,那些没有逃出的慕容家弟子一定是被那上古魔兽给击杀了。

刚刚自己听到的那声吼叫一定就是上古魔兽所发出的了,慕容若雪猜出了事情的大概,也就没有言语,只是在心里暗暗想道:“家主慕容寒山不让把消息传出去的原因,恐怕就是怕这上古魔兽闯出魔神殿外杀人,受到伤害的各路修真者们会找到慕容家报复。”

为了家族的利益着想,慕容若雪也能明白家主的心情。只是如此,无极星就不会安宁了。

××××××

明月的武器是一把翠绿长剑,中品仙器,名为松涛。在明月挥动宽大道袍时便出现在了明月的手中,松涛在手,明月的表情立刻便由冷酷转变成了庄严肃穆。真元力鼓荡之间,周身道袍无风自动起来,仙剑松涛也轻轻颤动发出了低鸣。

众人睁大了双眼准备观看这场难得的高手之战,九劫散仙与人对决,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

凌潇潇洒至极的抬起双臂,手掌翻动之间,画了一个奇异的图案。彩光闪动中,那图案突然之间变大了起来,在图案的中心处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禁’字,在一旁观战的清风脸色变了。

明月也是暗自惊异道:“想不到这凌潇看起来修为并不是特别高深,竟然能够在挥手之间使用禁锢阵法,果然不可轻视他。”

那禁锢阵法图案越变越大,直到有数十米宽,上百米长才停止了继续变大的趋势,骤然向明月疾速飞去。

明月手拈道诀,默念清心咒,猛然之间,手中的松涛仙剑飞出掌握,快如闪电的与凌潇的禁锢阵法图案相撞了。

强大的真元力爆裂空气的声音,伴随着松涛仙剑与禁锢阵法交击的金铁鸣声,仿佛在对战双方的空间也发生了剧烈的波动,功力在合体期以下修真者都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那压抑难忍的感觉让许多修真者都嘶声大叫了起来。

这就是毫不逊色于一般上仙的强大实力,仅仅是真元力的互相碰撞就可以引起局部空间的巨大波动,林风心下骇然。

凌潇精纯能量所凝化而成的禁锢阵法,被明月驭使的松涛仙剑射出的纵横剑气绞碎了,消散于空中。两人第一次对决的开场明月略微占据了上风,虽然破去了凌潇的禁锢阵法,不过明月的心里很清楚,这只是刚开始而已,凌潇还没有使出他真正的实力来。

明月能够使用松涛仙剑的剑气便化解掉了自己的禁锢阵法,是凌潇预料之中的事情,如果连自己的禁锢阵法都不能化解的话,那么明月也就不是九劫散仙了。

凌潇神情严肃的看着明月,左手再度结印,让人眼花缭乱的结印手法快速变换着不同的手势。终于,凌潇不再结印大喝道:“天地无极,炎龙杀阵!”

只见从凌潇的左手之上发出了刺眼的红光,一条巨大的赤色火龙出现在了明月以及众人的眼前。

赤色火龙怒吼了一声,迅速飞向了明月,然后从龙嘴喷出了数十团真火笼罩在了明月的周围。众人皆是看得目瞪口呆,凌潇的炎龙杀阵居然能够召唤出一条活生生的真龙出来帮助其对敌?这也太厉害了吧?

林风看向了林烨,林烨此时不再保持沉默,低声道:“凌潇的阵法造诣果然非同小可,这炎龙杀阵能够召唤出一条赤色火龙来,实在是出人意料。看来,今日想要杀死逍遥王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师父,难道说这明月也不是凌潇的对手吗?”林风问道。

“现在胜负还是未知之数,也不见得明月就会如此落败于凌潇之手,他们都还没有使用真正厉害的招数。凌潇的炎龙杀阵虽然看起来很厉害,不过据为师猜测,这还不是凌潇的全部实力。他一定是有所保留的,明月同样也是。”林烨沉声道。

林烨的话音刚落,明月便身体猛地一震,真元力顿时鼓荡起来。在距离明月身体一米远的地方,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将明月的全身都笼罩了起来。

熊熊燃烧的烈火在将要烧到明月的时候,那在其体外用真元力所凝结的金色光晕抵挡住了烈火的侵袭。这需要多么精纯的真元力才能够办得到啊?明月用其高深的修为以及体内大量的精纯真元力凝结的金色光晕,让众人皆是叹服。

在火攻没有起到相应的作用之后,凌潇意念转动之间,那赤色火龙好像明白了凌潇的意图,便低吼了一声,龙身摆动,庞大的龙尾瞬间挟带着千钧之力横扫向了明月。

明月并没有自乱阵脚,心念一动,松涛仙剑有灵性般的立刻变大了数十倍,迎面将赤色火龙的龙尾格挡住。

“咣”的一声巨响,狂乱的气劲四处宣泄着,这一次硬碰硬的对抗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吼”

赤色火龙好像吃痛般的狂吼了起来,被灌满了真元力的松涛仙剑重重砍了一下尾巴,虽然没有受伤,可是仅仅是那猛烈相击的剧痛就让赤色火龙有些恼火了。

场上的众人被赤色巨龙暴怒的样子吓了一条,纷纷向身后快速退开了一段距离,毕竟站远一些,免得遭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之灾。

狂暴的赤色火龙龙首昂立,挥动上身两只巨大龙爪往松涛仙剑砸了过去,明月冷笑了一下,暗道:“只要我将这条火龙打伤,那么眼前的炎龙杀阵将会不攻自破的,没有了火龙,还谈何炎龙杀阵呢?”

想到便已做到,松涛仙剑虽然变大了数十倍,可是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减慢,一剑快似一剑的飞速还击把赤色火龙打压的只能被迫防御,而没有还手之力。

突然,漫天的剑光大盛,在狂风骤雨般的剑影起落中,赤色火龙终于承受不住松涛仙剑的一轮快攻,痛嘶一声,急退了回去。龙身上烈焰缠绕的龙鳞被击落了不少,墨蓝色的龙血从伤口处缓缓溢出。

赤色火龙原来寒光逼人的龙眼此时也暗淡了不少,在无奈地看了凌潇一眼之后,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赤色火龙消失的同时,原本围绕着明月的真火也熄灭了,清风以及太虚派的众人都微微点了点头,明月的实力也不是吃素的。连续两次都破掉了凌潇的阵法,让太虚派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一旁观战的各方修真者们都是暗自惊叹,想不到凌潇的阵法厉害,明月的实力也不弱,虽然两次都是处于守势,并没有主动去攻击凌潇。但是滴水不漏的防御,以及快速有效的还击,让明月并没有因为防守而落于不利。

明月的心里清楚,前两次的攻击只是凌潇对自己实力的试探,接下来的攻击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应对了。阵法一道,最忌讳的就是被敌人的阵法所困,只要自己不主动攻击,凌潇就算施展出极度厉害的阵法,只要冷静应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正当两人虚立空中,互相对峙的时候,一个暴怒的声音从魔神殿入口处穿了过来:“你们都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聚集在这里?”

众人闻声望去,在魔神殿的入口,一头凶悍的黑色麒麟傲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