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二十六章 杀破狼(上)

林风一行人跟随在浩浩荡荡的修真者行列里,鱼贯进入了魔神殿的内部。

魔神殿内部的空间很大,浓浓的迷雾笼罩在魔神殿中的深处,而在靠近殿门处,涌入了数千个修真者的魔神殿仍然还是显得那么的空旷。

只是在众人刚刚进入魔神殿的时候,一个冷酷而又低沉的声音缓声道:“能够破除我设下的玄武之阵闯入魔神殿,你们这些小辈也算是有些本事。不过你们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得到我魔神坎普所留下的珍宝了,玄武之阵只是最初级的考验而已,只有能够走出迷宫的人才有资格得到魔神殿中的宝物。”

“迷宫的入口就在这大殿里的某一处,小辈们可以去寻找,当然,如果你们自己实力不够的话,我劝你们还是现在选择退出比较好。哈哈哈!”

迷宫?林风以及众人的心里都感到了不解,魔神坎普留下的一缕仙识所提醒到的迷宫在哪里?

天屠此时向众人昂声道:“大家分头寻找一下,如果谁找到了迷宫的入口便马上告知其他的人,我们只有在一起才能够闯出迷宫,不然就只有现在放弃寻宝回去,或者困在这里。

众人皆是纷纷允诺同意天屠的建议,林风当然是和林烨以及其他四大世家的人在一起。

李家派出了合体后期的高手,李家第二代弟子李靖琦。李靖琦带领着数十位李家元婴期以上的弟子前来寻宝。而司徒家同样也是派出的弟子跟李家的阵容差不多,由合体后期高手,司徒家第一代弟子司徒文轩带领弟子。

四大世家的人向来团结,此次来魔神殿寻宝也是一同前来的。

在偌大的魔神殿里想要搜寻到迷宫的入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四大世家跟同一部分修真者往魔神殿的殿门左方摸索了过去,越往前走迷雾就越来越多,能见度只有数米远。

就算是使用修真者的能力也是不好看透的,以林风现在的修为程度也只能看数十米远,而林烨则可以看一里左右的距离。

在搜索了一段距离以后,林烨发现了一处入口,入口有三四米高,两米宽,在入口的正上方镌刻有两个大字——七杀。

“师父,这入口之上的七杀两个字是什么意思?会不会是迷宫的入口?”林风疑惑道。

林烨还没有回答林风,一旁通行的修真者就有人不耐烦道:“管他什么作甚,先闯了再说,寻宝向来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敢进的别跟大爷进来!”

说完那个修真者就带头进了七杀入口,而有几个那个人的同伴也紧随其后进入了其中。

林烨这时候低声道:“既然已经来到了此处,我们也应该进去闯一下,人生在世,能够进入魔神殿寻宝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你们看呢?”

询问的眼神扫向了其他三大世家和修真者们。

“闯就闯!有什么好怕的,能够进入魔神殿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不搜寻一番怎么对得起破阵的那位高手?”

“是啊!要闯便闯,在此犹豫不决非是我修真者的风范,再等说不定刚才进去的那几个人都已经把仙器宝贝给拿光了!”

经过了这些人的言语的煽动,有很多的修真者都陆陆续续的进入了七杀入口。

林风看了一眼慕容若雪,而慕容若雪刚好也在看林风,四目相对无言,只是在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坚定和信心。

林烨在征求过其他三大世家弟子的意见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进七杀入口寻宝。

而同时在魔神殿的右边方向,以天屠为首的逍遥宫和众多的修真者同样看到了一个入口,在入口的上方镌刻着两个大字——破军。

经过了一番内心斗争,天屠众人进入了破军入口。

黑魔宗羽煞带领的另外一队修真者也在魔神殿中央处,进入了镌刻有贪狼两个字的贪狼入口。

至此,全部的修真者都分别进入了,七杀,破军和贪狼三个入口之中。

之前的互相通知在利益的驱动下变成了可笑的空言,只有和自己紧密联系的切身好处才是魔神殿中大部分修真者的真正追求。

林风等人在进入了七杀入口之后,在黑暗中走了大概有数里远近的路程,便发现了一个三岔路口,而原来进入比较早的修真者也不知道选择了眼前三岔路口中的哪一条路。

“我想我们大家还是不要分开为好,至于选择哪一条路走则是次要的。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1.(1..文.學網”林烨沉声道。

林风完全赞同师父林烨的话,在没有弄清楚走哪一条路是正确的选择之前,保持不变的现有人数是最好的办法了。

而有些修真者却不同意林烨的说法,大声道:“如果我们听你的话,走错了而进入了一条不通的死路那该怎么办?难道再回过头按原路返回吗?魔神殿里的隐藏的机关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的。”

林烨只好无奈道:“既然有些朋友不同意我的说法,那么大家只能分道扬镳了,我选择左边这条路。”说完林烨带领林风以及林家的弟子向左边的路走去。

另外三大世家的人互相看了看,只有李靖琦带领李家弟子跟随林烨走了,而司徒家以及慕容家并没有跟林烨而去,看来在哪一条路是正确之路的选择上,众人很难达成共识。

慕容若雪虽然很想和林风在一起,不过在此次带头之人慕容珺洁没有点头同意的情况下,慕容若雪也不好说什么。

刚才出言反驳林烨的那位修真者名叫吉元,是一个合体中期的修真者,在这次前来的寻宝的修真者中实力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流高手了。

吉元的号召力明显要比林烨大很多,在吉元选择了走中间那条路之后,大部分的修真者都认同了吉元,跟随了吉元。

就连司徒文轩也带领司徒家弟子走了中间的路,而慕容珺洁则走向了还没有人选的右边的路,剩余的一小部分修真者也紧跟着慕容家的脚步走向了右边的路。

魔神殿另外两个地方的修真者们同样遇到了跟林风他们一样的选择,而三岔路口把两边的修真者分成了六股人,只是没有互相通知的修真们并不知道各自的情况罢了。

吉元所带领的修真者的人数在进入七杀入口的修真者中是最多的,在中间这条路上前行了数里的时候,又遇到了一个跟刚才所遇到同样的三岔路口。

众人顿时乱了起来,接下来该何去何从,吉元也感到很为难,自己选择所走的这条中间的路难道是错误的吗?吉元有些迷茫了,众人对自己的信任也在一时间变成了责难与谩骂。

“统统给本大爷住嘴!想死的本大爷可以先成全你们!”吉元恼羞成怒道。

“你凭什么让大家住嘴?自己的错难道还要大家跟同你一起承担吗?”司徒文轩紧紧注视着吉元低声道。

吉元也是一愣,想不到居然有人在这个时候讽刺自己的失算,不过吉元的性格向来是我行我素,明明知道自己不对还是不服道:“你想做出头鸟吗?本大爷就先拿你开刀!”

说完,吉元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两把青黑色的弯刀,上品灵器。然后飞速的朝着司徒文轩抛出了这两把弯刀。只见吉元的两把弯刀在飞行的过程中互相碰撞了起来,然后变戏法似的两变四,四变八,八变十六,越变越多的弯刀发出破空的风声,司徒文轩只看到一片匹练似的光华向自己飞了过来。

司徒文轩不敢怠慢,急忙用自己的武器格挡了起来。司徒文轩的武器是一把青色长剑,上品灵器,越是格挡司徒文轩越是暗自心惊,没想到这吉元的武器居然如此怪异,在格挡过以后还可以借自己的格挡力量反过来继续攻击自己。

而站在司徒文轩一旁的司徒家弟子跟一些修真者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数量众多的锋利弯刀盘旋着飞速攻击到了这些人的身上,一时之间残肢断臂纷飞,被杀之人的惨叫声不停的响了起来,司徒文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司徒家的弟子和一些修真者纷纷惨死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大怒。

司徒文轩一边奋力格挡着被吉元用真元力催动控制弯刀的攻击,一边狂喊道:“吉元!你我之间的事情应该由我们两人解决,你杀我门下弟子和无辜的人你作何解释?”

吉元冷笑道:“桀桀桀!没有自保之力的无用蠢货杀了也好,免得耽误寻宝的进程。你现在还有心情担心别人,先顾好你自己再说吧!”

司徒文轩闻言暴怒了起来,催动全身的十二成真元力使出了司徒家的绝招——剑动乾坤!

只见司徒文轩手中的青色长剑在大量真元力的催动下剑光大作,幻化出了漫天的青色剑花,在空中飞舞的青色剑花向着吉元的弯刀飘了过去,每一朵剑花在闪灭之间轻易得攻破了吉元弯刀的攻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极速攻向了吉元。

不同的是所有的攻击都只是攻击在了吉元一人的身上,而其他的人虽然为了避免被波及而躲开了很远,但是攻击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

从这一点也能看出司徒文轩要比吉元的攻击控制能力好了很多,修真者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修为上的差距,还有武技的运用以及灵魂之力的控制。

结果自己然是在吉元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神之中,司徒文轩把长剑从吉元的丹田处拔了出来,而同时自然用长剑绞碎了吉元的元婴。在吉元轰然倒下之时,司徒文轩轻轻说道:“真正自身难保之人是你才对!”

一旁观战之人都是满脸惊骇之情看着从容的司徒文轩,司徒文轩虽然杀了吉元,可是自己的弟子也死伤了不少,吉元的弯刀不仅砍碎了司徒家弟子的身体,同样也砍碎了他们的元婴。

跟随自己而来的一共有三十七位司徒家弟子,现在只剩下了十二位,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对自己寄予厚望的家主司徒青云交代。

事已至此,司徒文轩用威严的眼神扫视一遍在场的修真者们,朗声道:“多余的话我不想再说,愿意跟随我寻路的人跟我走!不愿意的我也不强求!”说完转身朝着中间的路走去,虽然不一定是对的,可是现在的司徒文轩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而剩下的众人也紧随其后而去。

××××××

逍遥宫,天绝,天灭,天残和天缺站在逍遥王的面前沉默无语,根据天屠传信玉简上所说,跟随天屠的修真者已经进入了魔神殿一个名为破军的入口之中。

逍遥王静静看着眼前的天绝等人道:“魔神殿的守护阵法已经被破,而那些修真者也都纷纷进入了其中。我的计划也成功的顺利进行了第一步,而第二步就是将魔神殿之中的魔神器——埜戈刀找到,这把刀对我来说很重要,就算你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它!”

“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说了,天绝你跟天灭他们一起去魔神殿,我给你们一件可以让你们安全通过迷宫的仙器,记住,你们只是要取得埜戈刀,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做。”

说完逍遥王拿出了一个银色的罗盘,在罗盘之上有着一个黑色的指针。

逍遥王把罗盘给了天绝,然后低声道:“这是可以在任何坏境或者迷宫里都能指出正确方向的星海罗盘,天绝你可以通过查看罗盘上黑色指针所指向的方向判断路线的正确。好了,你们去吧!”

天绝默然从逍遥王的手里接过了星海罗盘,转身走出了逍遥宫,天灭等人也跟着天绝走了出去。

逍遥王低声自言自语道:“哼!埜戈刀,我一定要找到你!只要拿到了你我便可以破解魔神坎普的所有秘密,而魔神殿,自然归我所有!”

××××××

“啊!”“怎么会这样?混乱的惨叫声,以及惊慌的大叫声不停的传了过来,天屠所带领的众多修真者在选择了三岔路口的右边的路以后,没走多久便触发了魔神坎普所设下的机关。

无数的飞剑向修真者们飞射了过来,转瞬之间就有数百位修真者被飞剑所杀,天屠在躲避飞剑攻击的同时也有些无奈了起来,自己选错了路,真是后悔没有跟天偌天骄他们走中间的路。

可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后悔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天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众多的逍遥宫门徒和修真者们被飞剑所杀。

飞剑反复攻击了数十次之后停了下来,不过天屠这边的人数却由进入时的两三千人,到现在的一千人都不到。可是就在众人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从两旁的石壁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的孔洞。

从这些孔洞中飞出了无数的仙元真火让众人感到了无尽的恐惧,要是普通的真元之火或者三昧真火也就算了,在场仍然有修为高深的人是可以抵挡的。

不过仙元真火就不同了,魔神坎普是天界的魔神,可以用魔元力凝聚出威力不凡的仙元真火。而还没有渡劫升仙的修真者们是不可能抵挡得住仙元真火的攻击的,所以众人都有些绝望了起来。

想要来魔神殿寻宝要先做好心理准备,可是谁又能拒绝仙器和众多珍宝的**呢?

此时后悔也晚了,众人只能在心底幻想着仙元真火不会攻击到自己,可是现实永远是残酷的,漫天飞舞的仙元真火在一瞬间就击碎了众人心中的希望,一个照面就有大半的修真者被仙元真火烧成了灰烬。

天屠的运气今日出奇的好,仙元真火只是在毫厘之间便会烧到天屠,不过就是这一点点的差距让天屠侥幸躲过了一劫。

看到眼前的惨烈景象,天屠深感痛心的同时不由想到,别的修真者死了也就算了,可是自己所带领的逍遥宫门徒此时死得也差不多了,自己该如何面对逍遥王呢?

难道说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害死了上千个逍遥宫门徒吗?恐怕暴怒的逍遥王会立刻毫不犹豫的动手杀了自己的,自己在逍遥王的手下呆了这么久,以天屠对逍遥王性格的了解,没有寸功反而还损失了不少人手,自己绝对过不了逍遥王那一关。

放眼望去,还好仙元天火没有再度出现,不过天屠在这个时候也不敢掉以轻心,只能慢慢的继续向前走去,转身返回是不行的,事到如今天屠没有别的选择。

而在另一边的选择了走中间道路的天偌等人却没有天屠这么悲惨的遭遇,天偌,天骄两人带领了上千个逍遥宫门徒以及小股修真者慢慢向前走着,已经走了数十里了,却始终没有看到另一个出口。

出现在眼前的只是无尽的黑暗道路,天骄示意天诺停了下来低声道:“我们好像一直在同一个地方转圈,走了这么久也是在重复同样的路。”

天偌轻声道:“难道我们选对了路,进入了迷宫吗?”

跟随天诺同行的薛岩道:“就算是迷宫,也应该有尽头,我们走了这么久,按魔神殿的大小来看也该走到头了。或许,我们进入了幻境一直在原地踏步也是有可能的。”

薛岩是一个渡劫期中期的高手,和天诺天骄同行也是看中了逍遥宫的实力,天偌和天骄都是渡劫期以上的修为,而天屠只有合体中期,孰强孰弱一眼就能看出。

以薛岩的心机没有理由在把握全无的情况下和天屠一起去冒险,与天偌等人同行也是出于安全着想。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