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尘封往事

林风慢慢睁开了双眼,映入眼中的是林烨关切的眼神和谭青的惊异。

“师父,谭师叔,我有什么变化吗?怎么你们一直盯着我看?”林风慢慢站起身疑惑道。

林烨看到林风没事喜道:“刚才你的样子把我跟你谭师叔吓了一跳,还好你没事。”

“风儿,你现在有什么感觉?”谭青问道。

林风摇了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感到身体变得更加轻松了,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充沛精力。”

“嗯,这是注入混元之力以后很正常的感觉,风儿你以后就会越来越明显的感受到混元之力带给你的变化的。”谭青也是轻笑道。

××××××

一袭白衣的天绝静静地站在古岚城城北的竹林中,灵识随意的扫过竹林,天绝那冷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罕见的笑意:“林烨,你果然在这里,不枉我找了你这么久。”

茅屋中的林烨也感应到了天绝故意散发而出的强劲气息,正色道:“有高手来了。”

“此人实力不低于你我,古岚城怎么会突然出现如此厉害的人?难道是为了你我而来吗?”谭青奇道。

林风也是肃立道:“此人应该没有恶意,否则不会故意散发出气势让我们知道他来了。”

“风儿你说得没错,这个人可能是我的故人旧友,我有些熟悉这股气息。”林烨低声道。

说完林烨三人步出茅屋,林烨朗声道:“是哪一位朋友来此,还望现身一叙!”

洪亮的声音在竹林回响着,此时一道白色人影出现在了林烨三人的面前。

“天绝!你怎么会来这里?”林烨惊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有你林烨在的地方,我就不能来了吗?”天绝淡淡道。

一旁的林风满脸疑惑的看向了谭青,谭青拱手道:“原来是逍遥宫的七玄天之首天绝,谭青闻名已久,不知道天绝道友来此有何贵干?”

天绝看也不看谭青,只是紧盯着林烨道:“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林烨你不要继续探查有关于魔神殿的事情了,这件事情里面的玄机很深,一旦陷入其中就很难再脱身。”

“喔?能劳烦你天绝亲自前来当作说客,看来就只有逍遥王本人了,我林烨普通人一个,难得能够让名动四方的逍遥王看重,仔细想来还真的有些荣幸啊!”林烨出言讥讽道。

林风冷冷地看着天绝,只要一有不妥便准备出手。虽然能够看得出来自己绝不是天绝的对手,可林风并不是怯阵的胆小之人,因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林风的原则之一。

谭青并没有因为天绝对自己的无视而生气,像天绝这样的人是有资格无视自己的存在的,谭青只是想不到,天绝来找林烨只是为了传达这样一个意思吗?未免让人有些不解,如果天绝是来寻仇的,那么自己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虽然以林烨的实力根本就用不着自己出手。

天绝好像没有听到林烨出言挖苦般继续道:“我知道在你的心里已经不把我当朋友来看了,可是在我的心里却从来没有忘记过有你这个朋友的存在。逍遥王的所作所为让你不齿,可是我何曾想这样?他毕竟是我的哥哥,我不能不帮他!”

天绝的话让林风和谭青呆住了,冷酷无情的逍遥王居然是天绝的哥哥?这未免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就算天绝说的是真的,那跟林烨又有什么关系呢?

林烨的表情一直没有变过,好像早就知道天绝会说什么,逍遥王是天绝的哥哥,这个很少人知道的事情也没有让林烨动容。林烨只是在天绝说完之后,看着天绝道:“你说完了?好,你现在可以走了。”

天绝在听到林烨的话语之后凄然笑道:“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我明白你有多么的恨我当初的懦弱,看着自己的爱人被自己的哥哥杀死你以为我很好过吗?那种无能为力的痛苦是旁人无法体会的,林烨你恨我是应该的,我的确是很可恨。”

“你住口!你还敢说你痛苦?你没有资格说这句话,在我没有发火之前立刻消失在我面前,否则不要怪我无情!”林烨突然怒喝道。

林风被林烨大怒的样子给吓到了,自己的师父一直以来都是笑眯眯的,就算认真起来也只是严肃了点而已。现在那怒气冲冲的表情让林风有些接受不了,到底这天绝说的事情,包含了什么特别的意思让师父会如此生气呢?林风想不明白。

“既然你不想看见我,那我走好了。”天绝落寞的转过身去,慢慢消失在了林风三人的视线里。

谭青给林风使了个眼色,林风会意道:“师父,您…没事吧?”

林烨慢慢转过身来,平息了一下,轻笑道:“风儿,谭青兄弟,我没事,刚才吓到你们了。一些陈年旧事而已,你们不要在意。”

阴晴忽变的态度让林风跟谭青感到有些古怪,林烨一定是隐藏了什么事情,不过既然林烨不愿意说,自己也没有追问的必要。于是林风谭青两人只是轻笑,也就没有再提。

林烨这时忽然向谭青拱手道:“谭青兄弟,我师徒打扰你清修多日,真是有些抱歉了,我还有要事待办就不再打扰你了,就此别过吧!”

话音刚落便对着谭青歉意一笑转身离去,林风连忙施礼道:“弟子谢过谭师叔传授指点,弟子告退。”林风转身便欲向林烨追去。

谭青拦住林风道:“混元之力我已注入风儿你体中,你要记住日后多加体会其中奥妙。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颗混沌朱果你拿去,当你体内的灵气全部转化为精粹的真元力时再将其吃了,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的。”

说完谭青从怀中拿出一颗葡萄般大小地红色果子递给了林风,林风拜谢道:“谢谭师叔!”然后也转身离去。

谭青看着林风渐渐远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老友林烨一定与那天绝之间有着不好开口说明的秘密之事,只是无法向自己这个局外人说罢了。林风这个相当于自己半个徒弟的小伙子,倒是挺让自己喜欢,谭青摇头轻笑转身进入了茅屋之中。

“师父,师父你慢些,徒儿要跟不上你了。林风纵身腾空向北方拼命追赶,终于追上了在空中疾速飞行的林烨。

林烨在空中停下了疾驰的身体,低声道:“风儿,你是不是被为师今日的言行给吓到了?”

林风也是停下身看着林烨,点头道:“师父你心中不快想要发泄是正常之事,徒儿能够理解。”

“风儿你并不明白,为师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而大动肝火。就连作为修真者最起码的冷静都失去了,为师很失态。”林烨自责道。

林风忙出言相劝道:“师父你不必自责,修为再高之人那又怎么样?每个人都有生气或者发怒的权利,只有做回真正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就算偶尔失态一次又有何妨?”

林烨用仿佛刚刚认识林风的眼光看向林风奇道:“风儿,为师没有想到你能说出如此让人好受的话来,是为师过于执着于过去之事了。”

“师父,现在我们要去哪里?”林风问道。

林烨却低声道:“风儿,你想不想知道师父到底为了什么事而失态?”

林风轻道:“如果师父想说出来,徒儿愿闻其详。”

“唉!情之一字害人不浅,风儿你还年轻,等你心中有了所爱之人,你就会了解为师今日的苦衷了。”

原来天绝口中所说的爱人,曾经是林烨也深深爱着的女人,那时的天绝的名字并不叫天绝,而是叫封晋。只是在那个女人的心里只有封晋,林烨与封晋又是至交好友,林烨只好把对那个女人的爱意深深地埋藏在了自己内心深处。

可是世事难预料,有一天突然传来了一个让林烨难以接受的噩耗,那个林烨所爱的女人被人杀死了!当时,暴怒的林烨找到了面容憔悴的封晋质问他为什么那个女人会死,而封晋的回答却是,那个女人盗取了封家的仙器而被其兄封闻所格杀。

而自己却因为没有理由去阻挡其兄封闻,而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被杀。林烨当然不肯相信便将封晋几乎打死,可是封晋始终没有还手,林烨神智尚有的一丝清明知道封晋没有撒谎,于是便拂袖而去,从此再不跟封晋来往。

听完林烨的故事林风有些明白了,林烨今日的失态完全是因为天绝勾起了他尘封已久的回忆。林风虽然不是很了解爱一个人的真正含义,可是林风能够体会到林烨当时的痛苦。

或许爱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而恨一个人却必须要有一个理由一样,世间的许多痛苦都是源自于此,爱也好,恨也罢,最后都避免不了成为虚幻。谁又能够说得清楚爱情究竟是什么?会让人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恐怕没有人能够解释。

林风在爱情上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新手,他还不能明白爱一个人到底有多累,远在无极城的慕容寒雪是否能够感觉得到,此时的林风心中正在想着她呢?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