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十九章 谭青(上)

“你今日亲自到我飘渺神殿来,一定是有比较棘手的事情需要我去做吧?”黄衣女人柔声道。

逍遥王冷道:“不要太过于聪明,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黄衣女子恨声道:“封闻!你能不能收起你那刻意装出的冷酷样子,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难道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吗?”

“凌梦!你不要逼我!我发起疯来没人能够拦得住!”逍遥王怒道。

“喔?是吗?那你动手杀了我,就不会有人烦你了。”飘渺神殿殿主凌梦低声道。

逍遥王沉默了许久,沉声道:“我来这里不是要跟你争执的,我需要你帮我去杀一个人。”

凌梦幽幽道:“杀人?从你建立逍遥宫那天起,只要一找我便是要帮你去杀人,难道在你的心里我只是一件替你杀人的工具吗?现在的逍遥王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原来的封闻呢?仇恨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

逍遥王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没错!不能报仇我永远不会心安,你不用再说了,我要你杀的人就是林烨,去或者不去你自己决定。”说完,逍遥王转身便走。

凌梦静静地站了很久,慢慢摘下了自己的面纱,藏在面纱下的是一张绝美的脸,不过此时在凌梦那美丽的脸上却挂满了泪珠。

“封闻,这也许是我帮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既然你执迷不悟,我只好离开你。”凌梦凄然道。

××××××

古岚城玄剑门,自从前几日门主何廷被林风打败以后,玄剑门的弟子少了很多,有不少原来玄剑门的弟子都离开了玄剑门。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何廷也没有对留下来的弟子说什么。

何廷现在只想安静修炼,至于其他的,在何廷的心里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何廷修炼之时何廷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从空中压了过来,何廷连忙出去向空中看去。

一身白衣虚立在空中的天绝看也不看何廷道:“前几日是不是有两个人来找过你?”

何廷强压下心头的惊异,不卑不亢道:“的确是有,不过我并不认识他们。”

“你可知道他们现在身在何处?”天绝问道。

“何廷不知,望前辈谅解。”何廷垂首道。

天绝微微想了下,便迅速腾身离开了玄剑门上空,消失在了远处。

何廷感到很奇怪,如此厉害的高手怎么会来自己这里询问那两个无名之人,可见其中必有蹊跷。不过像自己这样实力平平的修真者在无极星何止千万,应该不会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何廷一身轻松的回到了自己的房内继续修炼了起来。

林风师徒在林风跟何廷比斗完之后,在古岚城的一处客栈停留了几天,然后便去找林烨口中的古岚城第一高手谭青去了。

谭青居住在古岚城的城北竹林,谭青的居所很普通,在竹林深处的一座茅屋就是。

林风刚刚见到茅屋时难以置信的向林烨问道:“师父,堂堂古岚城第一高手谭青就住在这里吗?”

“这里有什么不好吗?幽静清雅,想要找一个像这样的修炼之处很不容易的。你小子是不是看不上这里啊?”林烨佯怒道。

林风刚刚想要跟林烨解释,一个男子的声音轻轻地传来过来:“我还以为是谁,林烨兄,好久不见了。”

林烨也是笑道:“谭青兄弟,别来无恙。”

林风向声音处转头看去,看到一个身材高瘦的麻衣男子站立在茅屋旁,林风看不透麻衣男人的修为,只是确定,此人应该就是林烨所说的谭青。而麻衣男人也是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这边。

“风儿快来见过你谭师叔。”林烨向林风道。

林风连忙上前施礼道:“林风见过谭师叔。”

谭青奇道:“这位青年才俊就是林烨兄你的徒儿吗?果然是异禀天生,相貌堂堂啊!”

林风谦恭道:“谭师叔过誉了,弟子不敢。”

林烨在一旁得意道:“我林烨的徒弟怎么可能普普通通,哈哈哈!”

谭青也笑道:“林烨兄你们师徒两人到古烨城不是来专程找我的吧?一定有别的事情。”

林烨沉声道:“我们师徒奉家主之命一路探听魔神殿出世的消息,刚好来到了古岚城就顺便看望一下谭兄弟你了。”

“魔神殿出世消息的可靠性据我所知有些可疑,很可能是近日逍遥宫要有所动作而放出的烟雾。我想无极星最近不会太安定了,要有大事发生。”

林风这时连忙问道:“逍遥宫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势力,怎么会牵涉到这么多的人?”

“逍遥宫是在两千年前由逍遥王一手建立的强权势力,在他的手下有着像七玄天那般厉害的高手,以及附属势力黑魔宗和神秘的飘渺神殿。有许多厉害的高手,就是因为反抗逍遥宫独霸无极星的行径,而被逍遥宫派人杀害了。许多人对逍遥宫的行径都是敢怒不敢言,这一切都是因为众多势力不够团结的原因造成的。”谭青缓声道。

林烨也是感同身受道:“除了各自为政外,修真者之间也难有真正的同舟共济,彼此之间都是有着利益的牵扯,或许,在修真界没有永远的朋友或者敌人吧?”

可能是被林烨的感叹所感染到,谭青跟林风都是沉默不语。争名夺利,勾心斗角的事情在有人生存的世界里发生了太多太多,曾几何时,和谐共处变成了奢侈的幻想。

良久,林风打破沉默道:“对了,谭师叔你是不是很厉害啊?师父都说你是古岚城第一高手。”

谭青苦笑道:“你师父总是喜欢开我玩笑,以我这般普通之人怎么能称得上是古岚城第一高手,林烨兄你太过于看得起我了。”

林烨也是大笑道:“谭青你不要再推辞了,在后辈面前用不着谦虚,如果你不拿出点实力让后辈看看的话,那你以后就不要在古岚城混了,传出去知道你的人还不笑死啊?”

“林烨你也不要用激将法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让我指点一下你的好徒弟对不对?你的个性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真的让人有些受不了。”谭青突然一改沉稳变为幽默,林风不禁有些奇怪起来。

林烨调侃道:“这可是你谭大高手自己说的,我就先代我徒儿谢过谭青你了。”

林风越听越糊涂:“师父,你在跟谭师叔说些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你这傻徒儿,为师是在给你找一位可以让你全力出手的最佳‘陪练’,在谭青的身上,你绝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的。”林烨传音给林风道。

林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林烨是想让谭青同意跟自己交手,让自己从谭青身上学东西,真是难为师父他老人家了。

“风儿,你尽管向我出手吧!让谭师叔看看你的实力到底有多厉害,也验收一下你师父有没有好好教你。”谭青豪爽道。

林风闻言也是认真道:“谭师叔,恕弟子得罪了!”

××××××

逍遥宫,付忠在殿外静静等待着逍遥王的召见,这时天屠从殿内走了出来,看了一眼付忠沉声道:“宫主命你黑魔宗一切按计划行事,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们不要过问,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

付忠连忙躬身道:“是,属下一定将宫主的之命转告我宗主,还请天屠兄告知宫主放心,我黑魔宗一定不会辜负宫主厚望的。”

天屠淡然道:“如此甚好,你退下吧。”

付忠拱手后转身离去。

“宫主,我已将您的意思告诉了黑魔宗付忠,只是属下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宫主会对黑魔宗如此信任?黑魔宗宗主羽煞向来是夜郎自大,虽然他们表面听我逍遥宫的差遣,但是宫主难道不怕羽煞会对我们不利?”

逍遥宫那俊朗的脸上此时极其不般配的扭曲了起来:“天屠你以为本宫主没有防人之心吗?我早就知道羽煞此人阴险狡诈,以他的心机怎么会甘于屈居我们之下。只是羽煞深深明白他黑魔宗的实力与我逍遥宫相比还差得很远,所以才会暂时依附于我们。”

“如果有朝一日让羽煞有重创我们的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立即对我们下手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间罢了。”

天屠恍然道:“宫主英明!是属下愚昧,不能了解宫主心中所想。”

“哈哈哈!天屠你只是被表面之象迷惑而已,不必自责。”逍遥王笑道。

“无论是什么人,任何势力,只要能为我所用,都可以用来作为棋子,天屠你还是过于封门自坚了。”

“宫主教训的极是。”天屠躬身道。

“最近有多少势力要来投入我逍遥宫旗下的,那些为了魔神殿而来的人又有哪些?”逍遥王问道。

天屠恭声道:“启禀殿主,我逍遥宫现有前来投靠的渡劫期高手三位,合体期高手十五位,出神期高手百余位,剩下的就是一些普通修真者了。”

“很好,有了这些人,我的计划实施起来就会有更好的效果了。天屠你做得很好,本宫主会给你奖赏的。”逍遥王大喜道。

“谢宫主,属下告退。”天屠缓缓转身离去。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