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十七章 比武

“启禀门主!有两个不长眼的家伙来我玄剑门闹事,请门主定夺。”被林风吓跑的守卫向一身体粗壮,面容冷峻的中年男人躬身道。

被守卫称为门主的中年男人就是玄剑门的门主——何廷。

何廷是出神中期的修真者,在古岚城也算是一流的高手了,平时想在古岚城找一个对手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现在居然有人敢找上门来,何廷冷笑了一下道:“邱义,你慌什么?他们长什么样子?三头六臂吗?能把你吓成这个熊样!”

邱义楞了楞,忙道:“门主教训的是,弟子失态了。不过门主,你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两个可恨的家伙,他们完全没有把我玄剑门放在眼里。”

“不用你说我也会的,好久没有动过手了,今日就陪他们走几招。哈哈哈!”何廷大笑道。

林风在玄剑门门外站了有一会儿了,可是却不见有人出来,门口的另外几个守卫都是满怀戒备的紧盯着林风和林烨的举动。好像只要林风师徒一有异动便要动手,林风好笑地看着过于紧张的那几个守卫。

林烨这时传音给林风道:“风儿,不要着急,那玄剑门门主一定会出来的,为师当年跟他交手时也是如此这般。玄剑门门主名为何廷,是一个内外兼修的高手,等一下风儿你跟他对战时一定要小心防备,免得吃亏。”

林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传音道:“放心吧师父,徒儿会全力施为,对于任何一个对手徒儿都不会麻痹轻敌。”

林烨满意的看着林风,这时从玄剑门内部传出了一个惊雷般的声音:“是谁在我玄剑门寻衅滋事,不想活了吗?”

林风向玄剑门门口看去,何廷满脸怒容的站在了林风的正对面处,在何廷的身后跟着黑压压一大群玄剑门的弟子。林风向林烨看了一眼,在林烨鼓励的眼神中林风转向何廷傲然道:“听说玄剑门的门主何廷是一个厉害的高手,不知阁下是否就是何廷本人?”

何廷用怀疑的眼神打量了林风一下,扬声道:“我就是何廷,你是什么人?”

林风沉声道:“我只是一个无名之人,今日来到贵地是想跟何门主切磋一下武技,何门主你意下如何?”

“哈哈哈!无名小辈!你想要自寻死路我就成全你,不过我提醒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免得等一下被我打得不成*人形时再讨饶就晚了!”何廷狂笑道。

“比武场上,死伤在所难免,我既然敢来找何门主,就不会惧怕受伤或者败亡!”林风也是冷声道。

“那就再好不过了,这位朋友是?”何廷看向了林风身旁的林烨,如果说林风的实力何廷能够看出个大概,那么林烨何廷就完全看不透了。在何廷的心里林烨就是一个不知底细的高手,不能不让何廷有些防备。

林烨这时好像知道何廷心里所想的一样,对何廷拱手道:“在下是来观战的,绝对不会插手,请何门主放心。”

“那就好,希望你能够信守你的承诺。”何廷低声道。

“我们去比武场比斗怎么样?”林风问道。

何廷却摆手道:“不用去比武场,在我玄剑门演武场便可。”

“好,就依何门主所言,比武就在贵门演武场进行。”林风轻笑道。

××××××

天寒山已经人去‘山’空,原来聚集在此地的修真者,都在得到了魔神殿被逍遥宫掌控的消息之后涌向了无极城。

不过现在在天寒山上仍然是有一个人在向山上‘慢慢’走动着,只是所谓的慢慢却比很多修真者狂奔的速度还要快!

此人身上穿着一袭白衣,随风而动中潇洒而又飘逸,在白衣人即将走到天寒山山腰的时候,在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两个穿着长相都同出一辙的高大汉子。

没错,这两个人就是逍遥宫座下七玄天之中的天残和天缺两兄弟。

天残和天缺看到白衣人之后面色大变,不过好在天残天缺兄弟两人反应还不算慢,急忙躬身道:“属下见过殿主。”

让天残天缺称为殿主的人就是要去阻拦林烨的天绝,天残天缺之所以称天绝为殿主,就是因为天绝除了是七玄天其中一人以外,还有一个身份是逍遥宫自在殿的殿主。

逍遥宫有两大殿,分别是逍遥殿和自在殿。

逍遥殿的殿主是七玄天的另外一个高手——天灭。

所谓逍遥宫七玄天就是逍遥宫除宫主逍遥王以外的最强七人。

他们的名字分别是:修为最高的天绝,行踪飘渺不定的天灭,冷酷无情的天骄,还有七玄天中唯一的女人——天偌。再就是孪生兄弟天残和天缺以及功力最低,但是却颇有计谋的天屠。

天绝是一个孤僻的人,所以他并没有通过传信玉简了解林烨的去向。只是径自来到了林烨师徒来过的天寒山,却遇到了在此散播消息的天残和天缺。

看到天残天缺向自己施礼,天绝冷道:“你们二人可知道林烨现在身在哪里?”

天残忙回道:“启禀殿主,林烨师徒一行两人去了古岚城,属下一直都有派人跟踪。”

天绝沉思了一下,低声道:“好了,你们退下吧。”说完自己转身向山下走去。

天残和天缺也是告退转身离去。在天绝走远之后,天缺向天残问道:“大哥,天绝殿主来这里做什么?怎么宫主没有通知我们天绝殿主要来天寒山?”

天残沉吟道:“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宫主要让天绝殿主去做,从殿主要林烨的消息看来,宫主应该是要殿主去阻拦或者截杀林烨。”

“有天绝殿主出手,就算是强如林烨也是必死无疑啊!哈哈哈!”天缺忘形笑道。

天残无奈的看了自己愚蠢的弟弟一眼沉声道:“林烨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这一点从宫主让天绝殿主出手就可以看出,不过我想天绝殿主不一定会出手杀死林烨,可能只是阻拦。”

“这些事也不是我们做属下要想的,以后不要再提此事知道了吗天缺?”天残看着天缺认真道。

天缺见天残如此认真便低声道:“是,大哥。”

××××××

玄剑门演武场,此时有数百位玄剑门弟子在静静站在一旁,而演武场中间位置站着林风和何廷。

林烨站在一旁心里暗想:“以风儿现在炼魂初期的实力要打败出神中期的何廷的确不容易,不过没有绝对胜算的比武才会有修炼的效果显现,风儿,努力去打吧,师父对你有信心。”

林风凝视着何廷,慢慢从腰间拔出了老朋友黑色铁棍,看到林风的武器居然是一根不起眼的黑色铁棍,旁边观战的玄剑门弟子们哄笑了起来。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拿根烧火棍子也敢来挑战门主,真是不知死活!”

“是啊!想打败我们门主,下辈子吧!”

奚落林风的声音此起彼落,林风根本没有在意别人说什么,现在林风的眼里只有对手何廷的存在,从林风的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战意,让何廷也认真了起来。何廷没有想到,刚才还普普通通的林风在突然之间就好像变了个人,气势完全不同。

看来眼前这个小子一定有些实力,不能过于轻敌,何廷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长三尺,宽三指的锋利长剑。

上品灵器!林风的眼睛紧了一紧,何廷也不是一般的修真者,不过林风并没有因为何廷使用上品灵器而紧张,对自己的老朋友,魔神器的残件之一铁棍林风还是很有信心的。

“小子,看招!”何廷喝道。

手中的长剑幻出道道寒光,紧密而又迅疾的向林风刺去,林风不慌不忙的挥棍横档。

“叮叮叮!”

清脆的剑棍相击声此起彼伏,何廷暗暗心惊,想不到林风的那根黑色棍子看起来平平无奇,质地却如此坚硬,就连自己的上品灵器逐日剑都不能将其损伤。

林风却是越打越顺手,好像老朋友跟自己的默契越来越好了,只要自己心意动念之间棍子便会出现在自己想要出现的角度位置。就算是以快打快,林风黑色棍子的速度也是一点也不逊色于何廷手中长剑。

林风看何廷速度好像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便大喝道:“下面该我还击了,何门主你当心了!”

话音刚落,林风的速度骤然提升,比刚才格挡何廷的攻击时的速度快了数倍。只见林风幻出了十几道残影,黑色棍子也疾速攻向何廷。砸,劈,刺,扫,林风把黑色棍子舞动得风雨不透,只要是棍子可以用来攻击的招式林风都使了出来,何廷一时之间躲闪的很是狼狈。

这时在一旁观看的玄剑门弟子都没了刚才讥讽林风的声音,他们怎么想不到,一根普通的黑色棍子,到了林风的手里会被使用的如此出神入化。

林烨也很开心,自己的徒弟越厉害,做师父的就越欣慰。

林风这时抓准了一个机会,虚晃快速飞扫了一下,然后在何廷以为是虚招的时候,速度猛然加快侧踢了何廷一下,何廷被林风的侧踢给惊呆了。何廷没有想到,林风居然会如此的狡诈。在中招时何廷还在想,自己一世英名没想到会在今日毁于一旦。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