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鸿魔道
字体:16+-

第九章 通过

第一次,林风如此的疲惫,就是一个月的森林生活,也从没让他像今天这样累过,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他已经杀了一千多头沙狼,还有一头银狼王,体力完全透支。

一个月来,这是林风睡的最甜的一次,甚至,他在梦中回到了从小快乐生活的林府,见到了最疼爱自己的母亲,吃着母亲亲手做的美味的甜糕,那些和野兽搏斗的日子,就像一场梦一般的过去了。

“风儿,快起来,别睡懒觉了,尝尝娘给你做的桂花羹!”

母亲的声音又出现了,林风轻轻叹了口气,揉揉朦胧的眼睛,驱散走刚醒来时候的倦意。

林风揉着眼睛的手突然不动了,这个时候,林风终于完全醒来,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这哪里是他最后战斗的沙漠,明明就是他的卧室,而坐在他床边的,赫然是刚才梦中的母亲。

“傻孩子,愣什么呢,赶快先喝了,喝完起床,这羹要凉了!”母亲的手轻轻抚摸着林风的头发,林风木然的接过汤勺,慢慢喝着桂花羹,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连嘴里的汤,都带着浓厚的桂花香气和甜味。

“娘,我不是跟随爹去接受家族考验了吗?”

终于,林风放下勺子,迷惑的问向母亲,他可清清楚楚的记得,最后借助铁棍的力量才杀死那只狼王,杀掉之后他就累的睡着了。

“什么家族考验?”母亲的反应更让林风奇怪,母亲的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才微微的笑道,“你是不是还没从梦里醒来,你爹哪有让你去接受什么考验,你忘了,昨天你才和你大哥他们一起从京城回来,看你这次真是玩疯了!”

“京城,大哥?”

林风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想到了又抓不住,好像记忆中他真的跟着大哥还有新嫂子一起去京城省亲,然后就如通母亲所说的,昨天刚刚的回来。

“难道,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梦?”林风猛的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看着房间的周围,如果那真的是个梦的话,那么这个梦,也太真实了。

“风儿,你怎么了,别吓娘啊!”林风被母亲一把抱进了怀里,感受着母亲的体温,听着母亲由于紧张的心跳,林风的脸上慢慢流下了两行泪水。

“娘,孩儿没事,您不用担心!”悄悄擦干泪水,林风笑着对母亲说道,并且几口将那碗已经有些凉的桂花羹喝完,麻利的穿起衣服跳下床来。

“这孩子,你是故意吓娘的!”母亲瞪了林风一眼,不过明显她已经对林风放心了,让身边的丫鬟收拾好林风吃过的碗勺,随即带着她们出去,整个房间,只留下了林风一人。

“难道真的是个梦!”

感受着眼前一切的真实,还有模糊的京城记忆,渐渐的,连林风自己都相信那一个月的森林生活不过是一个噩梦罢了。

“是梦就最好了!”林风微笑着摇摇头,曾经多少次,林风祈求那是一场梦,可是,那种事真的变成了梦,林风自己又不能接受了。

林风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刚才穿的太急,老感觉有什么顶着自己。手摸在腰上的时候,林风的脸突然僵在了那里,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从腰间拿出的东西,脸上的肌肉,都因为剧烈的心情变化而微微有些颤抖。

铁棍,那根跟随着他出生入死,最后帮他杀掉了银色狼王的铁棍,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上,铁棍上面的暗红,是林风杀死太多的沙狼,遗留下的血迹,林风甚至闻到了那股血腥的味道。

“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铁棍的出现,真切的告诉了林风,这不是一场梦,可刚才,可现在,还有这间自己的卧室,一切又都在告诉林风,他原来的经历,就是一场梦。

林风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那跟意外得到的铁棍,曾经数次帮助过自己的铁棍,被林风直直的扔了出去,不过,铁棍跌落在地上的脆响,再次提醒了林风它的存在。

潜意识中,林风宁愿相信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什么家族考验,什么沙漠银色狼王,不过是他的一场噩梦罢了。可是,林风越这么想,他的脑子就越痛,当初第一次得到这把不起眼铁棍的场景,也在他的脑子里越清晰。

十天前,还是在森林中。

那个时间的林风,对父亲,对林成,正是心中怨念最强的时候,而且,他的武器,早在三天前就已经彻底的损坏,林风曾经满是希望的请求林成再给他一把武器,却得到了林成的一顿训斥。后来,林成更是连续三天让他赤手空拳的对付一群野兽,那没有武器使用的三天,是林风受伤最多的时间。

就在那天的晚上,等林成离开去向父亲汇报情况的时候,林风第一次哭了出来,二十天的委屈,在那一晚上瞬间的爆发了。

林风只有十岁,他能在那种环境下,坚持挺过二十天已经很不错了,对此,林成不止一次的在林正云面前赞叹过。

深夜里,林风哭累了,眼泪也流干了,就默默的坐在山洞边,抬头看着森林树叶间露出的天空,回忆着之前幸福,快乐的生活,回忆着深爱自己的母亲,大哥,二哥他们那些亲人。

抬头望天的林风,突然发现有一道白光从上面直直的钻了下来,跌落在他旁边不远的一个山洞旁,等林风走进看过之后,才发现是一根不起眼的铁棍。

正为没有武器发愁的林风没有嫌弃这跟看起来很不显眼的铁棍,而是欣喜的抓在了手里,不过他没想到,那根铁棍很热很热,一下子就将他的手烫伤了,林风伤口流出的血,也沾到了铁棍的上面。

那一时刻,林风没有感觉的手上的痛,反而感觉在自己与铁棍之间有着一种血脉相连的神奇感应,他感觉到,这跟不起眼的铁棍想要对他诉说什么,但是就是感觉不到铁棍说了什么。

后来,有了铁棍的林风,在面对野兽群的时候比以前轻松了许多,不过林风没有敢表现出来,林风心中非常的清楚,一旦让林成知道了他的改变,只会让他的对手变的更难。

几天之后,林风终于感受到了铁棍想对他诉说的东西,那一刻,林风冰冷的心中如同出现了一个火炉,让他全身都有种温暖的感觉。因为,林风感受到的是铁棍对他的友好,对他的关怀。

又过了几天,林风也知道了这跟铁棍其实很不简单,至少在一次危机的时候,铁棍居然带动着林风在动,救了林风一命,而且,那次铁棍救下林风之后,还有一股热流从铁棍中冲入了林风的体内。

那股热流不仅救下了林风,还改造了他的身体,危机过后,林风感觉到他的力量还有速度,都比原来提高了不少。后来,林风面对八脚铁甲龙表现出的速度,还有身上那股气势,其实都是那次身体改造后的功劳。

自那以后,林风就没有在将铁棍当作一件纯粹的武器,不管做什么,林风都会带着他,林风感觉自己不在孤单,他有一个朋友,一个别人不知道的朋友,一直在陪伴着他。

可现在,他的朋友被丢在到了地上,眼着眼前躺在地上不起眼的铁棍,林风的心里居然有了一种心碎的感觉。

北平山脉,林风进入山庙的地下。

一个黑洞洞的虚空,山庙内的佛像静静的坐在里面,林风的身体在它的面前虚空平躺着,可以看到林风的脸上,一会的惊讶一会的微笑,还有现在脸上出现的不舍,和眼中流出的眼泪。另外,还有着佛像也没有发现的,林风抱在怀里的铁棍,在微微的发热。

丢掉铁棍之后,那股心碎的感觉让林风留下了眼泪,林风默默的捡起铁棍,抱在胸前,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林风的身体慢慢的变的透明了,同时,虚空躺着的林风,也慢慢的往下在落,旁边的佛像,庄严的脸也变成了一股笑脸。

突然,林风的房间门被冲开了,他的父亲,母亲,还有三个哥哥,都冲了进来,特别是林风的母亲,流着眼泪在喊叫着林风的名字,扑在林风的身上,却已经抓不住他了。

“娘,我在叫您一声娘,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我真的感谢您,谢谢您,娘,我要走了,我还有着我的使命!”

林风紧紧抱着铁棍,微笑着对眼前这个‘母亲’说道,在看了一眼同样焦急的父亲和三个哥哥之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眼前的这一切,才真的是梦。

终于,林风的身体完全变成了透明,父亲,母亲还有三个哥哥也全部消失了,林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只有那尊佛像。

一直看着林风的佛像突然大笑道,“哈哈,很好,考验你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来,能这么快成功度过考验的你还是第一个!”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