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番外二 任重道远的黑色会

番外二任重道远的黑色会

“门外那个男人是等你们谁的?”导师甲问。

“不知道,都站了三个小时了。”同学乙小声地回答。

“车还挺招摇。”导师甲羡慕地远望。

“嗯,据说是跑车中的站斗机。”同学丙感概。

许瑞阳靠在db9上露出惯有的微笑,摆出最帅的姿势站在实验外等着吉吉的出现,身后偶尔出现的喇叭声在他耳朵里如同蚊子哼哼,懒得同那些人计较,要怪只能怪路窄了点,实验室老了点。

老七说,还在读书的小女孩最好骗,这点他赞同,但这类好骗的小女孩中绝对不包括那个研究核能的变态女人。

她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许瑞阳一想到如果自己追求计划失败,有可能被人报复原子弹就毛骨悚然,他发誓,自己持之以恒地保持追求姿态,绝对是为了国家保密安全着想。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想到原子弹,“原子弹”之母就出现。

怒冲冲的吉吉从实验室冲出来,跳下台阶双手抱在胸前冷笑。

“您是路障警示牌?好像差三条荧光杠吧?”

许瑞阳忍住往地下啐口水的冲动,大人不和“小人”计较,他懒洋洋地说:“我在等你。”

“等到了,您可以走了。”吉吉扶扶滑下来的眼镜,面无表情地转身回实验室。

“晚上请你出去吃饭?”许瑞阳还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跟女博士说话真锻炼人的耐力。

她认真地看了一眼身边的人:“不了,节食。”

“你那么瘦还节食?”许终阳终于不能忍受她花样百出的拒绝,提出心中疑问。

“不是。”吉吉态度认真地解释。

“那是?”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许瑞阳多少也算知道些这位年轻女博士讲话的特点。一,说话要概括;二,做事要有条理;三,目标要明确;四,一定要攻读过脑筋急转弯。‘

“看见你吃不下饭,等价于,节食。”吉吉心平气和地耐心解释。

许瑞阳:“……”

“枪枪,你妈妈呢?”吉吉诧异地问。

“妈妈出去见客户了。”枪枪趴在茶几上正在画画,蓝色的太阳,绿色的天空,黄色的草地。

“那你许叔叔说她要我来你家玩?”吉吉推了推鼻子上架着的眼镜。

“他骗你呢,他想追你。”枪枪头都不抬,下笔利落地又加上一个红色的小七七。

“呃……枪枪,人是不能画成红色的。”吉吉纠正道。

“他们说你在许叔叔眼里就是红色的,你没看他一见你就和汤姆猫看见玛丽猫一样,两个眼睛直冒红点吗?”枪枪不以为然地撇撇嘴,妈妈说吉吉姐姐是博士,比妈妈懂得多多了,现在看来,她这个博士还不如他懂得多。

“哦呵呵呵,呵呵呵。”吉吉干笑两声,“那你许步怎么说?”

“许叔说了,他看你是黑色的。”枪枪嘟起嘴巴用黑色的蜡笔画七七的眉毛。

“为什么?”吉吉奇怪地问。

“他你说比他还黑色会,上次居然威胁他要砸车,他说车是他的大老婆,为了大老婆坚决不能再坚持了,就回来了。”枪枪叹息着摇头,眉毛画粗了,还是爸爸画的妈妈好看。

“然后呢?”吉吉再问,顺便帮他把画纸铺平。

“然后他说,以后再也不能带着老婆去泡妞,太危险了!”算了,粗了就粗了,粗眉毛的七七也很好看。

许瑞阳刚从冰箱里把饮料拿出来,却看见吉吉第一次笑容甜美地朝他走来。

“怎么了?”被她笑得寒毛直立,冷汗倒流,许瑞阳被迫开口。

“不怎么的,不让你泡了!”吉吉操起手袋直接砸过去,正中许瑞阳正脸。吉吉觉得不解气又抬脚补了许瑞阳一下,然后甩甩头发潇洒离去。

枪枪闻声抬头,雀跃地鼓掌叫好:“好哇,吉姐姐,你和我姥姥有一拼!帅!”

“靠,这群小子不是想耍我吧?这么老土的招数?”许瑞阳猫腰躲在楼梯拐角用遥控操纵着凯迪拉克车模型,车前段绑着缎带,粉色的缎带上面还站着深情亲吻的公主和王子。

车里则他精心挑选的戒指和“我想追你”的土毙了、傻呆了小的纸条。

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手段,非常女人就得用非常步骤。

老七说的。

吉吉抱着一厚摞实验报告拖拉着平底凉拖往楼上爬,自从上次踹完许瑞阳后他就销声匿迹了。原本还庆幸黑社会也有脸皮薄的,可真的三天没见那个缠人虫,她又突然有点不自在起来,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为此还特地回家丈量了一下那天“下黑脚”时所穿的鞋跟。也难怪他会消失了,那高度,他怎么也要留院观察几天才行。

到了家门口,她歪着身子靠在墙上找钥匙开门,没想到下一秒听见有人紧张地说:“别动!”

吉吉大惊,难道夜归的自己遇见劫财劫色的匪徒了?瞪大双眼的她暗自用力,躬起后背让自己看起来很顺从的样子。四周声音静下来,估计对方已经没有戒备之心了,随后她啊的一声大叫,爆发的音量惊人,正想上楼捡起因操作失误跑到吉吉脚边的小汽车的许瑞阳赶紧捂住自己的耳朵,可手还没等抬过肩膀,一大摞a4纸重重地砸过来,他顿时眼冒金星。

吉吉手脚并用,先砸后踹,这次直奔对方关键部位。

没得逞,脱脚的凉鞋天甩在许瑞阳的脸上,而后他身了一个踉跄歪倒在一旁,只听喀吧一声,咕咚一下摔倒在地。

这才叫,车毁人亡。

早就听说情人节是告白日,成功率高达95。8%,于是抑郁的许瑞阳哄骗雷枪枪童鞋再次登场。

“吉姐姐,许叔,不对,许哥哥说他很喜欢你。”许叔许诺,一旦成功,就会给他买惦记许久的霸天虎,为了心爱的玩具,枪枪只能违心地叫许瑞阳为哥哥。

“你告诉他,我不喜欢他。”吉吉帮枪枪系好餐巾,又端了一块蛋糕给他,再把叉子放入他的掌心。

“吉姐姐说他不喜欢你。”枪枪回头转告身体右侧的许瑞阳。

没错,他们定的是一排三个人的位置,两个人中间隔着雷枪枪牌小灯泡。

“你告诉她,只要我喜欢就行了,其他的跟她无关。”许瑞阳恶狠狠地喝了一杯白兰地。看看他们哥几个,有谁追女人像他这么费劲的?上次是被凉鞋刮破脸,上上次是被迎面砸手袋,上上上次是流着鼻涕冻在实验室外面三个小时……就连老七都砸嘴,这女人不是他研究过的类型,实在不好提供方案,连情场高手都这么为难,难道女博士就是星外生物吗?

枪枪还想转达,吉吉倒是省了中间环节了,直接挖口蛋糕给他塞住想要说的话:“好吃吗?”

“好吃。”枪枪最爱巧克力幕斯的,他点点头,又张嘴示意再来一口。

然后满脸巧克力的他就把许瑞阳刚刚说过的那句话,呃,给忘了。

眼看自己所托非人,许瑞阳顿时悲从中来,一把将枪枪抱到一旁,不顾小东西的强烈反对,直接坐到吉吉的面前。

蛋糕的奶香夹杂着她身上一种幽幽的香气,使得他心猿意马,突然霸气地说:“别说我没警告你,如果你再不答应,我就亲你了!”

“我就不答应,你敢?”吉吉不服气,把脸一扬,雪白的肌肤似凝脂般腻滑,烦躁的许瑞阳只觉得血气倒流,然后就狠狠地吻下去。

坐在两人身边的雷枪枪因为见识多了这种对少年儿童身心成长很不利的场面,吃东西的姿势还所泰然自若,自动动手用叉子挖了口幕斯,点点头:这家幕斯好吃,下次让妈妈请小七七来吃。

随后啪的一声,咣当一声,而后哗啦一声,最后才是哎哟一声。

枪枪摇摇头,完了,霸天虎又泡汤了,指望许叔还不如指望老爸。

唉!——

目录

下一页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