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丈母娘好像不好惹

丈母娘好像不好惹

吕毅害怕丈母娘是从和奈奈结婚那天开始的。

上学时就听奈奈反复不停的嘟囔,说奈奈妈到底有多么辛苦,自己一个人独挡一面既要养活女儿又要赚钱。虽然从奈奈毕业那天,她就宣布退休了,但往日凌厉的风范还在。说得他每次到奈奈家都是战战兢兢的,最初满脸的笑容和寻常老太太的打扮着实让他轻松了一下,直到,直到奈奈结婚那天,善良的印象彻底破灭了。

婚礼那天,奈奈妈让吕毅在外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才开门,一手交保证书,一手交女儿的做法让送亲接亲的人都忍俊不禁,却让新郎倌吕毅尝透了苦头。

当时他不厚道的想,幸好他们秦家就一个女儿,就嫁人一次。否则,还不知道会有哪个倒霉的男人再次登门受难呢!

奈奈回家以后本以为奈奈妈会有一场暴风骤雨等着她,即使不骂,也得冷脸冷言好几天,哪知一转眼都过了一个星期了,连个动静都没有。越是这样,她越有点心虚不安,总觉得还不如被骂一通舒坦安心呢,于是她私下找机会和奈奈妈套近乎,可明显,人家不买她的帐。

清晨奈奈陪奈奈妈去买菜,站在一群大妈阿姨当中,绑马尾辫的她分外显眼。于是七嘴八舌的讨论也都围着她转。

“你们家女儿二十几了?”李大妈问。

“都三十一了。”奈奈妈的脸色明显没有转暖的迹象,奈奈只能小心翼翼的提着兜子跟在后面,不敢吱声。

“不像阿,长的多讨人喜欢阿,眉眼轮廓do像你。”李大妈夸起人来毫不留情。

“其实,还是像他爸。”奈奈妈虽然把功劳送给别人,但心里美滋滋的,嘴角也有点松动的意思。

奈奈松了口气,赶紧念了声阿弥陀佛,幸好李大妈会夸人,不然还不知道要阴到什么时候呢。

那日后来她打通了家里的电话,证明了奈奈妈只是在和表姐聊狗宝宝的事而非一时义愤填膺的报警后,不敢久留的奈奈还是在雷劲独臂开车下送回了家。

与其说他送她,倒不如说是四辆车同时送他,在这么大的阵仗下,奈奈妈开门的表情一下子从阴转多云直跨越到雷阵雨。

幸好雷劲有事没上楼,否则脑袋上还得挨砸,只不过这次是饭勺

从那天开始,家里气氛一直很诡异,奈奈虽然相信没动静就是好事情,可眼下始终保持暴风雨前兆的状况更是让人紧张。

“有男朋友没?”陈大妈笑着凑上前:“我们家有个侄子不错。”

奈奈一拍额头,想要转身假装买东西没听见。可奈奈妈的大嗓门几乎让整个菜市场的人都把眼光注目到这里:“有了,听说还是个……开公司的。”

奈奈松口气,她知道奈奈妈临到话尾把黑社会咽下去有多么难,愧疚的她赶紧称了香蕉跑上来说:“妈,这个你喜欢吃,我多买了些。”

陈大妈赶紧往兜子里瞄了一眼:“你看你女儿多孝顺,香蕉都挑大个儿的买。”

呃,奈奈哭笑不得,赶紧贴在奈奈妈身边陪着笑脸。

“那什么时候结婚啊?”陈大妈实在忍不住八卦的本色,打听道。

奈奈妈大皱其眉,把脸一转看着奈奈,“你问她,我还没看到人呢。”

奈奈小声抱怨:“那能怪我吗,你这两天脸上都不开晴,谁敢带回来看阿。”

奈奈妈冷眼一横,身后再没有可怜兮兮的声音,奈奈低着头背着环保袋,跟在后面,像是受气的小媳妇,一声不吭。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奈奈!”奈奈惊异,赶紧回头,居然是一身运动服的林治。

“你怎么在这儿?”奈奈不顾自己刚刚被奈奈妈臭的灰头土脸的,笑呵呵的问。

“我?早起晨练,我自己家就在这儿。”他一笑雪白的牙齿露出一排,让奈奈不由感叹,年轻真好,连笑容都看着比雷劲舒坦。

雷劲的笑,怎么说呢,总是多那么点不厚道的意味,让人觉得一不小心肯定是要被算计去什么,可同样的笑容到了林治脸上就显得那么无害。

眼看着林治还要上来帮忙拿袋子,她踌躇了一下,怕周围人误会,赶紧解释:“不用了,我们马上就到家。”

林治笑笑:“别误会,我女朋友家和你们家同楼。”

“是吗,你怎么知道?”奈奈有点惊奇。

“那天我送她回家,看见你男朋友送你回家。”林治还在笑着。

奈奈忽然有点失落,而后又堆起笑容说:“那敢情好,这下以后我们可以做邻居了。”

其实世间的事就是这么奇怪。虽然明明知道当初是自己拒绝了人,人家也自然有再选的道理,可还是会有点点遗憾留在心头。

大概女人都是自私的,即使被拒绝过的人,还是希望自己能在那个人心里留有一席之地,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念念不忘。

她叹口气,说:“那你要是结婚了,记得跑趟腿送个喜帖给我,好歹也算咱俩没白相亲一场。”

林治笑咪咪的说:“肯定的,如果没有你的开导,我还在叉路口徘徊呢,现在好,我已经认准了。”

也许,他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奈奈有点感伤,赶紧挥挥手和他告别,追赶奈奈妈的脚步。说不出自己为什么要跑,为什么那么慌张,她只是不由自主的想要离开感伤的地段,越快越好。

她不喜欢别离,她希望所有的人都围绕在自己身边。这种小公主脾气从小就有,虽然被人打击过,还仍保有残余。如今林治也找到自己的爱人了,小陈听同事说也要做冬日新娘了,唯独她还在任重而道远的艰难前行中。

结婚那个事就像是个禁忌,他和她都没人再提起,当然,代表结婚的见家长也就这么拖了下来。不是不想,而是找不到合适的契机。

总不好让她大剌剌的对雷劲说:“嗨,我想见你了,你和我见我妈去吧!”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她真的做不到,她还是在希望,他可以一板一眼自己登门。

于是,她只能默默祈祷,祈祷等奈奈妈开脸那天,等雷劲灵机一现的那天快点出现。

她不是想嫁,而是,很想很想嫁了。

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该是多么幸福。

雷劲对见奈奈家人这件事一直有点犹豫。

怎么说呢,从奈奈平时的行为可以看出,奈奈母亲教育女儿成功。大是大非前,奈奈的表现完美的诠释了家教这个词。可雷劲为人不喜欢拘束,从小任由散养长大,到后来的家人尽失也让他远离了规矩的捆绑,越是拘束的场合,他的表现越是随意,蔑视一切规矩道德的他很容易给奈奈的母亲带来不好的印象,如果她反对他们俩的感情,奈奈一定会很难过,所以他不想为难奈奈。

可是,老七的话还是给他不少的触动。

他说:奈奈是个传统的女人,她对家的依赖和信任已经到了最大限度。所以,得到了家人的祝福,她才会安定下心来,也会真真正正认可雷劲的存在。

所以,雷劲还是决定要去见见这个许瑞阳口中具有暴力倾向的岳母。

毕竟,岳母是老婆的监护人,想要拐骗人家的女儿,自然就要先过岳母这一关。

奈奈开门时,发现门后的雷劲,眼镜差点从鼻梁上滑下来。

雷劲冲她淡淡笑了下点个头,就自己走进房间。失神的奈奈明白过来,赶紧跟着他的脚步走上前,压低声音紧张的问:“你怎么来了?”

一个硕大的水果篮放在她的手上,而后是雷劲在她额头上轻轻点一下:“我来见家长。”奈奈被他说动话一下子弄愣住了,想起早上自己的胡思乱想,脸顿时红一阵白一阵的。

她刚想嫁,就有来人娶了?

两个人还保持暧昧的姿势对面站着,身后憋了半天的奈奈妈突然咳嗽一声:“完了就找个地方坐一下。”

呃,奈奈立刻跳开,慌张的喊:“妈,你在后面怎么不说话阿?”

“你也得看着我,我才能说话阿。”奈奈妈波澜不惊的回答。

死小子,分明他已经看见她站在这儿了,结果硬是在老人家面前上演一出老人不宜的镜头,别当她不知道他使的什么小心眼。

就是奈奈愿意也不行,居然在她的地盘上调戏她的女儿?死小子。

雷劲转过身,恭恭敬敬的自我介绍:“伯母,我叫雷劲。是奈奈的……好朋友。”

雷劲停顿那一秒钟,奈奈心差点从嗓子眼跳了出来,生怕他说出什么过于亲热的词语。

奈奈妈略略点点头,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在确定自己已经仔仔细细把对手看了一遍后,对奈奈开口:“都坐吧,你去倒水。”

奈奈神情颇有些不自在,瞅了雷劲两眼,示意他少说话,而后才钻到厨房去。

最近好像自己一直在倒水?奈奈边找茶叶边想,上次好像倒个水,对手就变朋友了,不知道这次奈奈妈会不会在她倒水的时候和雷劲握手言和呢,如果是那样,可真要谢天谢地了。

雷劲坐在沙发上,姿势还算中规中矩,他打量着眼前这个和奈奈十分神似的女人。

他想起老七说的话,奈奈至幼丧父,从小是奈奈妈一手带大,因此奈奈对母亲有着无限的敬佩和依赖。

“我们家奈奈不聪明。”奈奈妈开门见山,说话时还看了一眼还在厨房忙活的奈奈,声音很低。

“这个我知道。”雷劲笑着开口,眼睛也随着她的目光一同看过去,奈奈在厨房忙不迭的来回跑,不知道在翻找着什么。

目前雷劲的表现在奈奈妈看来,还好。但她不敢掉以轻心,吕毅第一次上门时也表现异常良好,谁想到后来还是在外面有了女人,所以这次她已定会严格把关,为奈奈这个傻丫头多操操心。

“我们家没钱没势,自然也不指望能靠上有钱有势的人家,奈奈这辈子已经够苦了,这孩子从来不和别人说,但是我知道她一直过的很辛苦。从小没了父亲,长大以后老公又有了外遇,明明三十几岁还单纯的像个孩子,把她交给谁我都不放心。”

“我也不放心。”雷劲笑着顺奈奈妈的话说下去。

奈奈妈对他的话似乎有点意外:“你什么意思?”

“奈奈太单纯太善良,放在外边单等着别人骗,放在我这儿最起码没有敢骗她的人。注意到奈奈朝这边张望,雷劲居然还轻松的朝她摆摆手,紧接着就听稀里哗啦的声音,似乎托盘掉在了地上,他原本微笑的嘴角弧度扬的更大。

“可惜,这福气太大,我怕她称受不了。“奈奈妈冷冷的说,“奈奈受不了苦,也享不了福,所以平平淡淡过日子最好。”

雷劲眉毛一挑,嘴角上扬。挺狡诈个老太太呵,这话里分明有话。

奈奈妈回头一看雷劲,笑着问:“那么,雷先生今天来的意思是?”

“我喜欢奈奈,也想和她结婚。”雷劲直接点明此行要点。

“哦。”奈奈妈发出一个简单的声音后,再没说话,就这么一个软钉子回过去,让雷劲防不胜防。

停了半天没声音,倒是奈奈从厨房端了茶水出来,放在茶几上,乖乖和奈奈妈坐在一边,有点不自然的看着对面的雷劲受审。

“我很认真。”雷劲又补充一句。

“雷先生今年多大年纪了?”奈奈妈突然来一个回马枪杀得雷劲措手不及。

他一本正经的回答:“35。”

“我们家奈奈今年31。不是小姑娘。”奈奈妈再说。

奈奈在一旁小声抗议:“我才三十周岁。”

“那不还是三十多了?”奈奈妈一点面子也没给奈奈留。

“这个年纪不是玩得起的年纪,雷先生年貌相当,完全可以找个低于二十五岁的女孩子,你能告诉为什么看好奈奈了吗?就因为她比较笨?”

“当然不是……”话题转到这里变得异常艰难,雷劲微微笑笑:“我觉得……”

“没什么觉得不觉得,就是明说吧,我认为你的条件和我们家不合适。你的生意,你的个人条件,和奈奈都不般配。最主要的是,我认为和你在一起很危险。这也是我不同意你要求的原因之一。”奈奈妈依然态度严肃,句句刺耳。

“我认为奈奈已经成年十二年了,伯母为什么不问问奈奈的意见?”雷劲说。

奈奈妈扫了一眼身边潜伏很久的女儿,“她?哪怕五十岁了在我面前都是个孩子,所以无所谓听她的不听她的。”

一句话拒绝,绝对不拖泥带水。奈奈眨巴一下眼睛,拽了拽奈奈妈的袖子,怯怯的问:“妈,我能说话吗?”

“不能!”奈奈妈对女儿和外人一视同仁,拒绝的同样干脆。

得,今天这个老太太怎么变得油盐不进了,奈奈只好对雷劲报以歉意的微笑,表示自己确实尽力了,但是实在胳膊扭不大腿,没办法了。

“我们家奈奈说难听点呢是被人休回家的,不管是谁对谁错,多少还是代表了我教女无方,奈奈身上横竖找不到多少优点,也自然不能够得到雷先生的青睐。她将来如果跟了你,再来个三天没到就被人打包送回来了,不仅是她活不好,连我恐怕也活不好。所以这次绝对不是你说能我就相信你的问题。你要做出让我信服的事来。”

奈奈又拽了一下奈奈妈的胳膊,被奈奈妈甩掉。

雷劲认真的点头:“这个我会做。”

“那就好,等做好了再来吧。奈奈,送客。”奈奈妈笑眯眯的说:“雷先生现在一定想出去透口气。”

雷劲顺着她的逐客令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再鞠一躬,“伯母,我还会再来的。”

“希望如此。”奈奈妈端起面前的茶水,抿了一口也站起来,直接去厨房找茶叶了。这死丫头着急成这样,连茶叶都没放。

只剩下奈奈和雷劲对望着,奈奈抱歉说:“没想到我妈会这样。”

雷劲点她的鼻子:“如果你以前能让人省心点,你妈还能这么费劲?她是想逼退我呢。”

“那,那你退了吗?”别说,还真有可能。想他一个堂堂黑社会,哪里受过中年妇女的批评和教育阿,而且被人教训了还不能拍拍屁股走人,还必须死乞白列的赖在这儿听完所有的话才能下去,换谁都得退缩。

“我退了你会不会很难过?”雷劲故意逗她。

“雷劲。”奈奈郑重其事的喊着他的名字。

“嗯?”雷劲见她神情严肃,也跟着凛下脸:“怎么了?”

“你好去死了!”奈奈异常坚定的说。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