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有朋自远方来不乐

有朋自远方来不乐

奈奈妈喜欢干净,经常在早起时从被窝里把昏迷中的奈奈挖起来,将房间收拾得一尘不染后,心满意足的离开,只留下打着瞌睡,头都要点到膝盖的奈奈可怜巴巴的蹲在**某一角落。

不是她不想睡,而是奈奈妈交待,不许睡了,你把被子弄乱了来客人怎么办?

这个要来的客人,是一般将来时,是永永远远的将来时。

奈奈可以当作这个客人永远都不会来,但,绝不可以破坏刚刚收拾好的房间,于是奈奈养成了每天六点起床的好习惯,在奈奈妈的**威下苦哈哈的带着两个堪比熊猫的大黑眼圈。

“妈,为什么要收拾阿,家里不就是我们俩吗?”几乎因失去早觉饥渴而死的奈奈痛苦的问。

“日防客,夜防贼,这是治家之根本。”奈奈妈神清气爽底气十足的说。

“哦,原来家里来了客人和家里遭了贼是一样一样的。”困倦的奈奈点点头,得到了一个异常宝贵的真理。

奈奈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给奈奈妈打电话。播过去的时候正占线,吓得奈奈半死,回头就是一巴掌,正抽在雷劲带伤的胳膊上,不顾他吱牙咧嘴还顺带掐了两把,“都怪你,不让我回家,这下好,我妈报警了。”

雷劲颇有兴趣的问:“你妈动作很快嘛。”

“还笑,万一警察来了看你怎么解释。”奈奈咬牙切齿。

“怎么解释?她女儿睡在我的**还解释什么,这属于家务事,警察不会管的。”雷劲低头将奈奈抱到自己的怀里,逗弄她的下巴轻笑着:“你觉得呢?”

“切,我妈报警的时候肯定说你们是黑社会,到时候警察叔叔不会单纯的把此事归结到家务事的。”

“那我们到底是不是黑社会呢?”雷劲舔着奈奈的耳垂笑问。

“这个,我怎么知道?”奈奈犹豫了一下,接着说。

“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了解一下黑社会,不过事先说好,如果要是你不干的话,这辈子可就再也没机会了,我眼看就要退休了。”雷劲眯眼睛,侧过脸冲着奈奈微笑。

奈奈一向是好奇宝宝。伪装两年弃妇的日子也从雷劲出现开始变成了小白时光,既然当一个独立自主的女性那么难,为什么不能安然享受笨一点的生活呢?所以她尊重自己想要幼稚生活的欲望,笑眯眯的说:“怎么,你不当伟大牺牲的男主了?”

“什么男主?”雷劲对这词不了解。

“就是

小说里的男主角阿,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宁可把所有的苦累都背在肩上,宁可女主误会他也不解释,一味拿为她好当借口,剥夺女人的知情权,最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投入别人的怀抱,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这就是传说中的圣父。”奈奈把多年来看言情总结出来的经验,悉数倒给雷劲。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男人脑子有病,谁能白送老婆给别人的?”雷劲似笑非笑的说:“我可不傻,我们家的女人谁都不送。”

雷劲从未说过这么肉麻的宠溺情话,还好,奈奈沉浸在即将到来的黑社会新体验中无法自拔,暂且没发觉他异样,接着说:“那好,我陪你度过黑社会最后的日子。不过我也事先说好,要给我买保险,受益人写我妈的名字。”

“为什么写你妈?”雷劲心酸酸的,脸也酸酸的。

“因为连我都出事了,你还不得挂了?”奈奈理所当然的推理。

那是不是意味着,她知道他一定会豁出自己全部力量来保护她?经过解读后的对话在雷劲耳朵里变成了对自己的肯定,眼光闪烁了一下。

“好,没问题。我答应你!”雷劲笑答“我绝对不会让你妈拿到一分钱。”

“好。”奈奈用力点头。

“除非是聘礼。”雷劲补充。

“切。”奈奈脸上顿时有些红,眼睛中泛过一丝喜悦幸福的笑意。

没出雷劲所料,第二批报仇小分队在傍晚时分到来。

为首的人非常客气的和楼下的兄弟们打过招呼,然后就是对着坐在沙发上的雷劲微有一些嘲笑地道:“听说上午孔溪来了?他居然只伤了你的肩膀?他眼睛受伤了吗,枪神居然会失准?”

雷劲随意拿起烟,点燃后夹在手指却不去吸,微微笑着:“因为我帮他干掉了他最痛恨的人,他自然肯放我一马。”

“其实你知我知,当年孔溪家族覆灭都是史密斯搞的鬼,你只不过是帮罗家找了点儿公平罢了,却成全了史密斯想要收养个义子的想法。可惜,史密斯不懂得我们中国那句俗语,所谓养虎为患就是他的下场。如今波士顿那些帮派悉数归到孔溪手下,也算成全了孔家当年想要发扬光大的想法。”对面那个人笑得也是随意,脸上的疤痕因为扯出的笑意更加扭曲骇人。

雷劲笑眯眯的看着他,如同多年不见的老友,聊些陈年往事和趣闻而已,你来我往,神情颇为放松。

奈奈在厨房准备好咖啡端出来,被许瑞阳用身子挡住,他似乎想要帮忙,可奈奈一闪身,笑呵呵绕过他伸出的双手直接走到雷劲面前,把咖啡先放到客人面前的茶几上,而后对着雷劲眨眨眼,把咖啡杯也稳当当放在他的面前。

雷劲低头一看,居然是咖啡杯装的白开水。

知道这又是奈奈耍他的小把戏,当着客人不好发火,他无奈的笑笑,端起咖啡杯一饮而尽。

对面的人眼睛一直盯在奈奈身上,端着咖啡的手也停顿下来:“雷劲,你让你女人待在这儿?”

雷劲含糊的应了一声,随即那个人又问:“你不怕你死了,她难过?”

“显然,我不怕。”雷劲笑道:“我倒是觉得如果我死了她在眼前,对她有很大的帮助。”

“让她明白下一次要找个好人家?”那人嘲讽的笑,把杯子放在桌子上。

“错,让她可以为自己的男人感到骄傲。”雷劲沉默一会儿才说。

凌锋微微一笑,把插在裤袋中的枪掏了出来,硬邦邦的甩在茶几上。

他把身子靠在椅背上,淡淡地道:“雷劲,有人花钱买我杀你。”

雷劲眼皮都没抬,慢条斯理的拿过枪,检查一下,笑着问:“谁阿,给这么烂的枪?我雷劲怎么也得混个瓦尔特p99才对,这人真不识货。”

奈奈站在一边,早已经被那乌黑锃亮的枪吓得动弹不了。而雷劲居然对那种杀伤性武器表现出云淡风轻的样子更是让她气愤异常。是,他是见惯了没错,但也不应该把性命当玩笑,好歹也要表现出点紧张吧,真不明白他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他真想在她面前当勇士?

“雷劲,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个人给的数目不少。所以我们交情归交情,买卖归买卖,你拿枪吧。”凌锋微笑着,从雷劲手里接过枪,低头开始调整。

于此同时,许瑞阳和洪高远一同在旁边的沙发站起,从怀里拔出枪顶在凌锋脑后。

奈奈心头狂跳,嘴微微张开,眼睛瞪到最大。

乖乖,这下可算是见识到大场面了,火爆血拼加黑帮复仇,这种情节简直就是吴宇森黑帮电影里最经典的场面。

偏偏男主角表现出漫不经心的态度破坏了画面的全部美感。

“雷劲,你这么待客?”凌锋还是在笑,手上调整枪的动作没有一丝停顿,噼哩叭啦的动着。

雷劲面无表情的对凌锋身后的两个人说:“撤掉。”

可许瑞阳和洪高远的动作都没有收回,仍逼在凌锋的太阳穴上。

奈奈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嘴唇抿紧,带着伤疤的脸也开始逐渐失去所有笑容。他冷冷的表情似乎告诉别人,千钧一发就在此刻。

突然,奈奈顾不上其他冲到许瑞阳的面前,手里还颤巍巍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你还没喝咖啡,再不喝就凉了。”奈奈颤抖的嘴唇几乎说不清楚全部的字句。

许瑞阳手中的枪略略放下,抬眼看了看雷劲的脸色。

突然凌锋笑着回头,对奈奈说:“你不用费力气了,他们不会听你的。”

奈奈无助的看着雷劲,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个刀疤脸的男人并不坏,他甚至没有像杀雷劲的念头,因为他手指都没扣在扳机上……

雷劲在奈奈冲出来的那一瞬间脸色一变,只是随后,淡淡的命令道:“奈奈,回去!“

“可是……”奈奈还想说。

雷劲皱眉示意她闭嘴,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身上,重重的,正面对他的奈奈当然感受到他目光的压力,手脚畏缩了一下。

“我想喝白开水。”雷劲拿起杯子微笑示意奈奈再来一杯,奈奈瘪了一下嘴,她当然知道这是雷劲支开自己的方法,可当着大家的面她又说不出拒绝雷劲的理由。

她低头闷声不吭的把手里的咖啡杯放下,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过雷劲面前的杯子,钻进厨房,耳朵始终支着查听外面的动静。

“雷劲,你变了。”这应该是那个刀疤脸的声音。

“有吗?”雷劲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没有不高兴。

接下来就再没有动静。奈奈焦急的倒着水,手一直在抖,没有声音,也不知道外面到底什么情况了,可转念一想,也许没有声音也是最好的声音了。

当奈奈迅速倒好水端出厨房时,眼前的景象吓得她差点端着白开水跳起来。

许瑞阳和老七坐在雷劲左右,洪高远和老五则作在那个刀疤脸的身边,六个人,居然,居然在两边的沙发上互相和谐对望。

这是在搞什么阿?

奈奈进退不得,只能端着白开水咬着嘴唇靠在门口。

“这么说,你这次来,是来旅游的?“雷劲嘴角一扬,靠在沙发上。

“算是吧。”凌锋同样放松的靠在椅背上散开微笑。

怎么回事?只是倒水的几分钟,就变成多国谈判了?奈奈不解的望着众人。

“那你可以走了。”雷劲轻笑着说:“大老远的还让你跑一趟,真过意不去,幸好老七那儿还有你喜欢的东西给你预备着……”

凌锋始终微笑,如同唠家常般说:“目前你的两大仇家你解决了一双儿,接下来你还准备怎么做?”

雷劲靠进沙发椅背里,朝奈奈招招手,无奈的笑道:“你说,我有这么个笨女人,还能做什么?”

凌锋摇头微笑:“她可不笨,她能看懂我不想杀你,居然第一时间知道劝你的兄弟们,而不是劝我。”

这下奈奈听懂了,似乎是在说自己。

奈奈磨蹭着走到雷劲面前,被他一把拽住怀里,雷劲看了她一会儿:“别说,如果不是你,我还真没发现她这么聪明。”

“你这个人就是喜欢口是心非。这么多年了都没变。”凌锋笑道。

“你不也一样?明明来旅游的,硬说是来杀我的,总喜欢耍人。”雷劲闲适地抚弄着奈奈的头发,羞涩的奈奈在外人面前要顾及形象,想挣扎起身,却被他强行按下,小声说:“别动,这样挺好。”

“什么时候生儿子?”凌锋呵呵一笑。

“和你有关?”雷劲搂着奈奈反问。

“当然,孩子他爸都是我留下的命,孩子当然和我有关。”凌锋故意把话说的很暧昧。

“谁留谁还不一定呢。”雷劲面不改色的冲他笑笑:“等我儿子满月,咱们俩再比量一次。”

凌锋哈哈大笑:“好,一言为定,留你小子命一年,先生个娃娃再说。”

眼看两个人的交谈越来越不像话,奈奈脸上挂不住用指甲用力掐雷劲腰,他疼得一松手,她赶紧猫着腰一溜烟跑到厨房去了。

凌锋扔下手中的烟头,用脚踩灭,站起来告辞:“走了,这次你退休,我收获最大。”

雷劲几个人也同样站起来,尤其是雷劲面色凝重:“我会记住你说的话。”

凌锋看着雷劲的表情,眉头紧拧:“我估计她还会来找你。我现在是怎么都弄不明白女人的想法了。”

“女人的想法还是不要去想了,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因为我们是用脑子想事情,她们是用心情想事情。”雷劲无奈笑笑。

凌锋笑而不答,由许瑞阳和洪高远一直护送出门。

在门关上那一刻,雷劲分明听见厨房里忙碌的奈奈几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

更了更了,呵呵。

谢谢这一个星期来还在这里蹲班蹲点的看官大人们,某城爱死乃们了。

关于那个说这本书米文采的看官大人,厄,某城写文以来一直致力于各种文风,宫斗历史文也有,华丽美文也有,都市小资也有,青葱岁月也有,目前这个是小白。如果您要在小白里找优美文风,看大神漫漫的吧,某城自认只能写出好笑的小白文,再要求美文喜剧,说实话,某城脑子比较笨写不出来,呵呵。

关于封面的问题,基本上某城很喜欢。封底也出来了,更可爱,某城改天弄好房上来,有看官大人说不符合雷震子的形象……

怎么说呢,深情固然好,但是披着唯美外衣让某城心虚,这就是一个励志小白文,如果真的来一个唯美风格的,厄,还不得被西红柿砸死?

谁能想象,这本书的封皮是浪漫花朵,或者是韩国唯美插画风格,或者是深情人物系?

嘿嘿,得出来的结论是,这样可爱的封面,刚刚好是不是?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