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雷劲我给你个死法

雷劲我给你个死法

奈奈生平最为小气。此小气非彼小气。

即,你打我一巴掌,定要换回去。你敢吓唬我,我也定要吓唬回去。

可此行为一直处于意**阶段,从未实施过。

之所以没成功,无非因为她是个货真价实的包子,有了气都自己含着,哪敢反手抽回去?

她曾无限感慨的说,老天啊,赐予我力量吧,我不想再当包子了。下一次,下一次,有人敢吓唬我,我一定也吓唬回去,否则,我就不姓秦!

许瑞阳偷眼看奈奈满脸泪水,情绪也是慷慨激昂,心中大喊不妙,此时越是悲伤,待会儿他们哥儿几个死的越快。于是他立即上前谄媚的说:“嫂子,医生已经走了,要不我们去看看劲哥?”

奈奈抽泣着,把画纸攥在手里,克制好自己的情绪,想要在雷劲面前表现出坚强若无其事的状态。她不想让他操心,更不想让他在最疼痛的时候难过。

所以她眨巴眨巴眼睛,跟在许瑞阳身后,强压着几乎要跳出胸腔的心,步子挪到主卧。

奈奈此时已经在心里准备好他们两个见面的第一句话,她想深情的对他说,别傻了,以后我都一直陪着你。

嗯,就这么说!她暗自握紧拳头。

卧室门打开,大落地窗透过来的阳光有些刺眼,使得奈奈再次流下了眼泪,只不过等她甩开模糊双眼的泪水,定睛看清楚屋内的一切时,一口恶气愤然而生。

“你怎么来了?”雷劲口气不善,出乎意料的问。

此时,他坐在**,黑色的衬衫脱掉了半个袖子,肩膀上包了几圈纱布,上面略有红色的血迹渗出来,不大不小的一片,但绝对没到致命的程度。没受伤的左手夹着烟,因为见到奈奈比较震惊的缘故,不觉把烟掉在了**,他皱眉用手把烟扫到地上,再次抬眼看着奈奈。

周围还是那几个兄弟,各自在角落里坐着,只是一个个都在诡异的微笑。

奈奈这口气说死也缓不回来。从一开始她就做好雷劲至少没了半条命的打算,结果真到眼前了,他活蹦乱跳的坐在那儿居然还敢无辜的问她怎么来了,这个王八蛋!

她真想一手袋砸死这个举世无敌的大混蛋!

果然,奈奈的神经还是照比其他人短了一截,她这么想的,手也控制不住的这么做下去。

她冷笑着问:“怎么,还没残废是吗?”

雷劲诧异她的语气,:“怎么了,你什么意思?”

奈奈突然抄起手袋砸在雷劲脑袋上,雷劲没有防备,被打得晃了一下,差点栽到床下,接着条件反应伸手去抓再次来袭的手袋,岂料奈奈此刻突然间腿脚灵活,眼看着自己手袋被黑社会绑架了,嗖的蹦上床再用牙齿和手玩命的袭击雷劲的胳膊和腰。

要了亲命了!

胳膊还好,腰上被她咬了几口,真他妈的疼!

剩下的几个兄弟赶紧收拾好看热闹的眼神趁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离开,因为他们知道一旦雷劲明白事情原委以后,他们没一个能好得了。

那就不是胳膊腿儿出点儿血的问题了,敢拿他和嫂子开玩笑,不打算活了么?

走到门口,许瑞阳把门关紧才敢出声,他一边咂嘴一边晃着脑袋说:“真不愧是母女阿!”

“怎么了?”老五走上来搭着他的肩膀问。

“嫂子和她妈真的太像了太像了,连打人所用的手法都那么像。”许瑞阳颇有感慨的说。

洪高远回头踹了他一脚,问道:“什么意思,有屁快放,别卖关子。”

“总之,以后你们遇见了劲哥的丈母娘和嫂子都要小心。千万别惹着她们娘俩,真的。那是比条子还让人头痛的人阿。”许瑞阳抚着自己被奈奈妈手袋砸过的额头痛处,对大家语重心长的说。

“你的意思是……”洪高远还是没摸着头脑。

“别说了,等会儿劲哥出来你看一眼就知道了,脸上的伤肯定比挨孔溪那枪严重多了。”许瑞阳咳嗽一声,呵呵讪笑。

“滚蛋!”其余三人异口同声的骂道。

许瑞阳突然想到什么,返回主卧,没来得及敲门就冲了进去,正看见雷劲搂着奈奈倒在**一顿热吻,他干咳一声:“劲哥,你忙你的,听着点儿就行了,没啥大事儿。“

奈奈挣扎着从雷劲的嘴下逃生,实在不好意思面对身后的人,只能把脸埋在枕头中间装死。倒是雷劲的表现反而还算坦然,若无其事的问:“有什么话快说,还有正经事呢!”

许瑞阳笑得分外贼,“你放心,我绝对不耽误劲哥你办事。刚刚我去接嫂子的时候伊丽打电话说,希望你还平安。”

雷劲愣了一下,随即命令道:“滚吧,没命令别瞎进来。”

许瑞阳此刻很有眼力,立即飞身跃出,躲过身后的烟灰缸,兴高采烈的和楼下的兄弟们汇合去了。

奈奈等许瑞阳把门关好了,才半带羞涩的从**爬起来。为自己刚刚举动感到尴尬的她,悻悻的抓好凌乱的衣服和手袋,准备起身回家。

“你干什么?”雷劲面无表情。

“废话,回家。你又没死,叫我来干啥?”口不择言的奈奈也说不上气雷劲哪点,总是觉得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横在哪儿。

也许是之前太伤心的缘故吧,好不容易看见了真心,反而有点却步,如果真的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坦白,她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所以鸵鸟奈奈第一个知觉反应就是,雷劲没事就好,接下来是先走为妙。

雷劲太了解她了,从进门那刻看见她为他留下的眼泪时就已经下好了决心。

将来有什么事都再也不放她了。他又不是什么煽情电视剧的男主角,为爱情牺牲自己,死活都把泪水苦水往肚子里咽。他雷劲的女人就得陪在他身边,安全可以交给他,但是人必须得在。这才是能配得起他雷劲的女人。

于是他拽着她的手,满脸严肃的说:“秦奈奈,这个时候你才想走,已经晚了。”

气急败坏的奈奈质问道:“咋了,我卖给你们黑色会了?”

雷劲挪了挪身子,把她重新拉回自己怀里笑着说:“看见我肩膀上的血没?有它我就不是黑社会了。”

什么意思?难道是一切风雨都已过去,万丈彩虹就在眼前?即使雷劲只有左手,劲道也大的很。奈奈一拉一扯直接摔在他的怀中。

屋子里突然很安静,奈奈可以听见他心脏砰砰的跳动声。

如果他真的不再是黑社会,那么一切将会变成什么样子?门外那些兄弟们,旭都的生意往来,还有他们日后的生计问题,所有所有的一切可能都要重新考虑,不知道这个莽汉子考虑过没?

雷劲发现奈奈的眉头皱的厉害,用下巴磨蹭她的额头命令道:“笨女人,不用你想了,你目前需要负责的事就是陪我睡一觉,我都三天没合眼了。”

奈奈顺从的贴着他的身子躺下来,蜷缩在他的怀里,鼻子酸酸的:“就这么退休了你不后悔?”

“后悔什么,后悔认识你?别说,刚刚你打我的时候还真有点后悔,我没想过你有暴力倾向。”雷劲故意逗奈奈。

“你!”气急的奈奈张嘴就咬,雷劲倒没觉得太疼,只是他心疼她那一口小白牙,于是扒着她的脑袋声音粗嘎:“唉,你能不能换一招?每次都这样,你属狗的?”

奈奈收了牙齿,把脸一拧,任由雷劲紧紧抱住她,不再理睬这个没良心的男人。

背后的雷劲没有再出声,只是把下颌靠在她的颈窝上,闭上双眼。

折腾三天了。终于有了结束。从今以后,他们至少可以安稳一段时间,直到下一群人的到来。

也许留奈奈在身边有点危险,可他真的下不了决心再次远离她。就让他自私一次吧,他发誓会尽力保护好她的安全。

奈奈半迷糊的时候,听见雷劲在耳边说:“奈奈。”

“嗯?”奈奈在他温暖的怀里眼皮上下直打架,异常的困倦。

“这次可以结婚了吧?”雷劲闷声问。

奈奈在丧失意识前的最后一句话:“别墨叽,睡觉!”

靠。又来!

“劲,劲哥。”洪高远打牌输了,负责送信工作,这次他是汲取许瑞阳的经验敲门了,但是进门的时候看见雷劲的脸色还是很差。

“快说。”雷劲顾及奈奈还在呼呼大睡,压低声音。

“嫂子她妈,也就是劲哥你的丈母娘打电话给嫂子同事,嫂子同事又打电话给这里……”

“到底什么事?”雷劲听他绕了好大一圈,有点不耐烦。

“她说,她女儿如果十五分钟之内再不到家,她就报警。”洪高远嘿嘿一笑,算是作为话的结尾,腿一抬,早已消失在门背后。

“丈母娘?”雷劲有点懵。第一次接触到这个词的他有点不知所措。他低头看看自己怀里睡得死去活来的奈奈。脸红得像苹果的笨奈奈,就傻呼呼的睡在自己的**,那么安心。

也许,这是个好称呼。至少意味着,奈奈将会成为他的女人。

这么看来,有个丈母娘的事儿显然还不坏。

雷劲似乎忘了一点,那就是他刚刚颇为赞许的丈母娘目前正在发飙当中,并且已经暗自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号称是黑社会从良人士的毛头小子见识一下丈母娘的威力,否则老虎不发威,他真拿她当hellokitty呵。

“阿嚏!”雷劲没有预警的打了个喷嚏,总觉得四下里都是鬼祟的眼睛盯着自己。

莫不是,意念这玩意儿真有那么灵?——

作者有话要说:

稍后公布一个大消息,敬请等待。

谁说接下来就这么完了?雷震子大斗丈母娘,秦奈奈见习黑社会事情大不?相信某城,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雷震子不是白马,奈奈也不是公主,所以事情多多的咧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