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舍生取义后的失落

舍生取义后的失落

小奈奈的零花钱来自为母亲做家务的报酬。母亲那时照顾不过来她,便许诺如下:只要她每个月负责用饭锅焖饭,并自己上下学开门回家,一个月就能得到十块钱作为工资。小奈奈抵不过零花钱的**,理所当然的挎着钥匙成为了半留守儿童,在每个家家户户煎炒烹炸的傍晚,她独自在厨房里用大锅焖上一锅饭,而后自己看书写作业。

十块钱在同学零花钱中算是比较少的,但奈奈依然很满足。后来无意中在放学路上碰见了报纸包的一摞钱,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么多钱得做好多锅饭阿。

再后来,她坐在马路牙子上等那个失主,没等到,却看见妈妈来了。妈妈坐下来陪她等,一直到小半夜才看见神色焦急的女人顺着马路往前仔细寻找。

问对了钱数和包的袋子模样。没有废话,钱物归原主。

妈妈拉着冻得瑟瑟发抖的奈奈往家走,奈奈小声问她哪里有多少钱?

奈奈妈说,是咱们家小奈奈无数个月的工资呢。

只学过加减法的小奈奈不知道,那些是多少,她只是抿抿嘴又问妈妈,这么做没错吧?

奈奈妈说,当然,那又不是咱们的钱。

奈奈点点头,听话的跟母亲回家了。那天晚上,是奈奈妈自己做的饭,晚上奈奈搂着妈妈睡得贼香。

雷劲的黑色衬衫已经绷开了三颗扣子,锁骨以下的胸口从奈奈这边可以一览无余,紧绷的休闲长裤显示他此刻蓄势待发的愤怒,专心向前走的他还能顾及到奈奈的小碎步已属不易,硬是让他挤出微笑确实太难了点。

他用手握住奈奈肩膀,到车前开门,借着车门的掩盖把她拉到怀里,严肃地上下打量了两眼:“不是告诉你不要理她吗,你来干什么?”

“我没事。”奈奈小声回答。“她人不坏。”

“坏人脑门上都贴标签了?她坏的时候你没看见。”雷劲怒吼。

奈奈搂上他的肩膀,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放松,放松,别紧张,我真的没事,你别后怕。”

仿佛被人一下看穿了心事,雷劲瞪了她一下,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憋了一会,再没说什么,只是恶狠狠的把奈奈塞进车子,关好门,自己上来,直接对奈奈说:“秦奈奈。”

被雷劲这么连名道姓的叫还是第一次,奈奈侧脸看过去发现雷劲的表情有点不正常,他把手放在奈奈的头上拍拍,像是在想什么,然后又若无其事:“没事。”

奈奈因为自己没听他嘱咐而心虚,也不敢追问,只能乖乖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默默悔悟。雷劲用力发动了车子,心还在突突直跳。

他大半生都混在刀风血雨中,也知道干这行所必需付出的和必须承受的东西。那些美好、安稳、快乐都不属于他,他必须习惯孤单。但恰恰在接到奈奈短信的时候他才真正发现他怕失去,怕失去奈奈,怕身边再少了她的感觉。

他抓住方向盘的手还有一点微微颤抖,很轻,没人能发现。在等待红绿灯的时候他才勉强自己控制住情绪,突然冷静下来的雷劲甚至不知道该和奈奈说些什么,或者是做些什么。

就那么一秒钟,爱情这两个可笑的字,不期然的钻进他的脑子。

于是,他拽住奈奈的手,兀自说:“你说,把你放在哪里能放心?要不你和我回旭都吧,抽空咱们结婚。”

奈奈被轰隆隆的的雷声吓了一跳,有些手足无措。她在雷劲面前一贯是不用思考的,他的话就是圣旨。可是不知为什么,关于结婚的她就是想反驳,没有婉转的直接回答道:“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你不想和我结婚?”雷劲茫然的问。淡淡的语气里包含了太多的感情。

他的语气传染给奈奈,她一瞬间眼泪模糊了双眼,良久才说:“我不知道。”

是的,不知道。他们之间没有那种水到渠成的自然归属感,也没有相依为命的安稳平静,未来的事太多,偏巧她不是一个会迎面直对风险的人。

奈奈咬紧牙关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竭力平静的说:“刚刚她问我,是不是我花的每分钱都能在阳光下面晒。这也是我很想知道的问题。我不怕艰难贫苦的日子,但我怕每日担忧爱人会随时随地消失,甚至他会在最需要他的时候被绳之以法。我做不到无怨无悔,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很恨你。与其那样,不如不进那一步。”

雷劲望着她的双眼,淡淡的问:“那你现在就放心我被绳之以法?”

奈奈的大脑一片混乱,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说了什么,她乱七八糟的表达已经把局势弄的尴尬,可她又无法挽回自己说过的胡言乱语。

就这样,两个人对望着,直到车后喇叭纷纷响起。

醒过神的雷劲二话不说发动车子直往城南。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里,他都没在开口。

当回到21号的时候,洪高远正在楼下准备离开,屋子里一群的人还在忙碌。

雷劲跳下车直接拽着奈奈的胳膊往楼上走,许瑞阳还想问,被老七拦住互相拉扯着出门,一群人顿时作鸟兽散,咣当关门的声音隔绝了这里和外面的联系,奈奈突然觉得有点绝望,说不出的绝望。

那种没有未来的绝望。

他怎么就不能替她想想?

雷劲用脚踹上房门,一把将奈奈按在**,低头吻下去,用牙齿啃咬着她的嘴唇和脖子。奈奈想反抗,想挣扎着坐起来,却被他一个用力困住了身子继续跌回**。她哽咽:“你混蛋。”

“你认识我这么久,第一次知道我混蛋?”雷劲冷笑。接下来越吻越深,一只手抓住奈奈的手腕,令一直手划入她的运动服,隔着内衣揉搓着她的胸部,奈奈摇头,好不容易才从他的嘴下逃生,气喘吁吁的说:“雷劲,你别当我是小女孩,你想硬来的话我不会原谅你。”

“你不是都不答应和我结婚了吗,我要你原谅干什么?你又不是我妻子。”雷劲又堵上她的嘴,再把她的牛仔裤单手脱掉,抓着她的腿强行分开。

这事情怎么会进行到这般地步,在他们刚刚历经危险后,在他们刚刚体味到对彼此的爱后。

奈奈伤感的放弃挣扎,死沉沉的对着他,一双眼睛直盯盯的望着眼前这个失控的男人。奈奈绝望的眼神成功的让雷劲突生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他恨自己不能像以往对待伊丽那样对待奈奈,他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尤其是她那么理所当然的说不结婚时。

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君子,但也绝对不是一个会为女人拒绝而翻脸的小人,可心底别扭的感觉总在提醒着他,这个女人不要他,不屑和他结婚。他以为他可以很大度的装没事,但事实上就是过不去心头这道坎。

如果,如果她只是一个情人,他就没必要如此反复纠结。

如果,如果他可以轻易放手,他也没有必要如此挣扎辗转。

所以,他想证明,奈奈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情人,就这么简单。可真正下手了,看见奈奈眼中的泪水他又开始不忍心下手,愤怒的他埋在她的肩膀上,嘶哑嗓音说:“秦奈奈,我想要你。”

他的声音很轻,却无法忽视,奈奈硬挣脱他的钳制,推雷劲的肩膀。她以为他不会放弃,结果轻轻用力,他就从她的身上翻下去,旁边的床垫馅下去,雷劲背对着奈奈,从散落在地上的衣兜里拿出烟,点着后默默吸着。

沉重的烟味扑鼻而来,麻木了两个人的心,奈奈就在他背后扬着脸摆着大字形的姿势,任由眼泪冰凉滑落。

雷劲过了一会儿才平静情绪,沉重的呼吸声中奈奈慢慢蜷缩起身子靠在他背后,手指慢慢穿过他的胳膊搭在他的腰上,脸贴在他最温暖的地方。

“其实……”奈奈很想替自己解释一下。

雷劲翻身压住她,手捏住她一侧肩头,紧接着吮吻上去。

没有了内衣的遮挡,轻轻易易可以看到她的胸部曲线,他把她的胸口含在嘴里撩弄,最细腻的皮肤被刺激下,起了反应。奈奈低喘,无处可躲。雷劲汹涌而出的欲望和刚刚平静的心态完全不符,他的动作还是那么激动,用力抚弄下,奈奈吃不住痛,有些呻吟,可这些痛又被接踵而至的欢愉所压盖。

“雷劲。”奈奈小声哀求:“轻点。”

雷劲被她的声音吸引,急迫的褪掉自己的裤子,进入她的身体。措手不及的特同让奈奈有些难受,她扭着身子推着他的腰,阻止他的进入。

没有声音,雷劲的动作也没有缓慢,一次次占有的结果是他突然坚定自己的想法。

奈奈被疼痛折磨后,突然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舒服,她不舍得闭上双眼,只能望着他幽黯的双眼。

奈奈不知道雷劲爱不爱她,但是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心意。

那么清晰,那么明了。

是的,她爱他,不顾一切的爱上他。说不出理由,也说不出起始,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那么陷了下去。

涌动的快感让她有些难过,而雷劲慢条斯理的折磨更令他崩溃,这种**无法抵抗的混沌了她的神智,奈奈紧紧抓住他的腰,任由他冲刺着,直到虚脱。

就在一瞬间,缠绵后的空虚突然充满奈奈的心。

就是这样了,如果他们还能维持下去的话。

一个没有情感的床伴,一段没有安全感的日子,以及一种没有结果的感情。

“秦奈奈。“雷劲说。

“嗯?”奈奈被他掐着下颌,迎上他的双眼,窘迫的她只能盯着哑住自己的紧实胸膛,那种流畅而不夸张的肌肉随时随地爆发的力量。

呼吸急促的奈奈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往外了想,可他的汗水滴在身上又让她逃不开羞涩的视线。被汗水沾染双眼的她只能朦胧之中观察着他的表情。

“秦奈奈,你让我开始考虑,要不要放手。”雷劲微微叹了口气说。

“你的意思是……”奈奈颤抖了声音问。

“你走吧。”雷劲面无表情的说——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

最近两天赶稿子,为了能让书快点出版,为了让大家快点看结局,某城用六天的时间赶完了六万字,终于超额完成了任务,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等待结局的到来吧。

至于昨天的伪更,确实更了,只是在修稿的时候发现有个别的错误,让人看起来前后不连贯,所以某城修改而已,请看官大人们无视。

此文是小白文,和我之前的文对比,是很迥异的两个风格(让某城臭屁一下,某城目前写的文都是不同的风格,某城是多面手,oh,yeah!)所以难免会有些过白过雷的现象。尤其是昨天开始修文,某城把自己都雷个够呛,再次友情提醒,自备避雷针,这个绝对是必须的。

另外关于结局的问题,大家请放心,绝对会有,目前出版的规定是出书三个月后放网络结局,大家相必也知道,而我的更新将会坚持到书正式面世那一天,绝不食言,我的编辑真的是很好的人,所以她也同意我做如下安排。大家一起谢谢她,呵呵。

至于前两天那个把此文看成要v的,,,,,,下次和奈奈一起带眼镜吧,吼吼。

另外此书会走正常销路,从网上到书店都会铺货,大家也不用心急了,你们看,某城多蛋腚,小龙虾爬脸上还赶了六万字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