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谁说她们就不心虚

谁说她们就不心虚

奈奈没生育过,还算年轻的时候对生育孩子也没有多大的热情。

小时候她因为面相慈善被长辈理所当然派了个艰巨的任务,就是在家里逢年过节时负责带好几个表弟表妹,凡是不听话者,掐之拧之,凡是打闹着,罚之踹之。虽然表弟表妹总算听话,可对孩子的恐惧感还是没有减少。

真正开始有想生个孩子的念头,是在她婚后的第三年,那时吕毅几天都不着家,阿姨又早早的下班,空荡荡的房子放大了寂寞,她甚至无比期待一个孩子的到来,奈奈想:也许,养他/她会比养只猫狗费劲得多,但他/她会带她很多事情做,多到,没有时间再去想,为什么丈夫还不回来。

奈奈和雷劲滚床单也不下十几回了,一直采用防护措施。

奈奈和吕毅过了十年,同床共枕七年,有时用,有时不用,却一次都没怀上。

雷劲冷不丁说到孩子问题,让她心惊,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想生,不管为什么就是不想生。甚至心里偷偷埋下个疑问,如果,她不孕,他还会要她吗?

这个问题不合理,她知道。毕竟,情人孕不孕有什么关系,只要老婆孕就好了。

也许,他也不在意。

那,他为什么总提生孩子的事?

吃饭的时候奈奈低头想着,筷子伸了几回都是挟些青菜辣椒,雷劲不耐要了一个小碗,他迅速的挟了些高营养的东西放在她面前说:“吃饭。”

奈奈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说:“为什么要生孩子?”

“没为什么,想到哪说到哪。”雷劲一愣。

“我不想生。”奈奈突然有点没信心,也许担心是多余的,但她总是觉得作为情人生孩子没保障,万一将来和雷劲分了……孩子怎么办?

一想到这,心有点疼。

“你是不想和我生,还是不想生。”雷劲压着火问。

如果是别人,这个问题奈奈可能连想都不会想,所以她乖乖的回答:“都不想。”

“唔。吃饭。”雷劲满腔的火气顿时灭了下来,没再吱声,把饭碗又推进了一点。

“你生气了?”战战兢兢的奈奈当然不想得罪眼前的金主。

雷劲:“没,吃饭。”

“你一定生气了。”奈奈肯定的说。

“别废话,我没生气。”雷劲再次说。

“那你笑一个。”奈奈执着到底。

雷劲盯着她,停顿很长时间,凑近了脸说:“秦奈奈,你放心,你就一辈子都不能生也没关系。”

奈奈低下头躲开他的目光,“也不一定不能生,这玩意都是说不准的事儿。”

“就是,我们还得多试验。”雷劲一本正经的说。

奈奈无可奈何,只能红着脸骂一句:“色狼。”

说到底奈奈还是对自己的身份没信心。一个情人身份注定不是生育宝宝最好的保靠,可她又不可能指望雷劲娶她,懦弱的奈奈实在鼓不起勇气做个单亲妈妈,她的记忆中永远是妈妈单独领着她过日子,开店卖货,上班下班,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拉着自己的手……如果孩子注定没有父亲,那么她宁愿不生。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dangzaokangyujianheisehui/1042.html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