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谁说她们就不心虚

谁说她们就不心虚

奈奈没生育过,还算年轻的时候对生育孩子也没有多大的热情。

小时候她因为面相慈善被长辈理所当然派了个艰巨的任务,就是在家里逢年过节时负责带好几个表弟表妹,凡是不听话者,掐之拧之,凡是打闹着,罚之踹之。虽然表弟表妹总算听话,可对孩子的恐惧感还是没有减少。

真正开始有想生个孩子的念头,是在她婚后的第三年,那时吕毅几天都不着家,阿姨又早早的下班,空荡荡的房子放大了寂寞,她甚至无比期待一个孩子的到来,奈奈想:也许,养他/她会比养只猫狗费劲得多,但他/她会带她很多事情做,多到,没有时间再去想,为什么丈夫还不回来。

奈奈和雷劲滚床单也不下十几回了,一直采用防护措施。

奈奈和吕毅过了十年,同床共枕七年,有时用,有时不用,却一次都没怀上。

雷劲冷不丁说到孩子问题,让她心惊,第一个反应就是不想生,不管为什么就是不想生。甚至心里偷偷埋下个疑问,如果,她不孕,他还会要她吗?

这个问题不合理,她知道。毕竟,情人孕不孕有什么关系,只要老婆孕就好了。

也许,他也不在意。

那,他为什么总提生孩子的事?

吃饭的时候奈奈低头想着,筷子伸了几回都是挟些青菜辣椒,雷劲不耐要了一个小碗,他迅速的挟了些高营养的东西放在她面前说:“吃饭。”

奈奈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说:“为什么要生孩子?”

“没为什么,想到哪说到哪。”雷劲一愣。

“我不想生。”奈奈突然有点没信心,也许担心是多余的,但她总是觉得作为情人生孩子没保障,万一将来和雷劲分了……孩子怎么办?

一想到这,心有点疼。

“你是不想和我生,还是不想生。”雷劲压着火问。

如果是别人,这个问题奈奈可能连想都不会想,所以她乖乖的回答:“都不想。”

“唔。吃饭。”雷劲满腔的火气顿时灭了下来,没再吱声,把饭碗又推进了一点。

“你生气了?”战战兢兢的奈奈当然不想得罪眼前的金主。

雷劲:“没,吃饭。”

“你一定生气了。”奈奈肯定的说。

“别废话,我没生气。”雷劲再次说。

“那你笑一个。”奈奈执着到底。

雷劲盯着她,停顿很长时间,凑近了脸说:“秦奈奈,你放心,你就一辈子都不能生也没关系。”

奈奈低下头躲开他的目光,“也不一定不能生,这玩意都是说不准的事儿。”

“就是,我们还得多试验。”雷劲一本正经的说。

奈奈无可奈何,只能红着脸骂一句:“色狼。”

说到底奈奈还是对自己的身份没信心。一个情人身份注定不是生育宝宝最好的保靠,可她又不可能指望雷劲娶她,懦弱的奈奈实在鼓不起勇气做个单亲妈妈,她的记忆中永远是妈妈单独领着她过日子,开店卖货,上班下班,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拉着自己的手……如果孩子注定没有父亲,那么她宁愿不生。

可惜,她没胆子把这些话告诉雷劲,不如就让他误以为她不能生育吧,奈奈想

这天晚上奈奈明显感觉到雷劲睡的很轻,她也在床的另一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孩子并非是一个家庭的必须品,却是他们之间再进一步的纽带。

其实他们俩都知道。

她不想进,他自然也没办法进,于是,中间就隔了一堵墙,谁也说不准怎么回事就陌生了一层。

有点,不舒服。

纵使雷劲千防万防奈奈还是落了单,下班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她,叮嘱好了行程,才出去应酬,结果奈奈下班的时候就看见一辆小迷你车停在售楼处门外。

车主她认识,也是奈奈最不想打交道的人。

维雅主动把车门推开朝她一招手:“秦奈奈,上来吧。”

奈奈又不傻,白了她一眼说:“不上,我回家走着就行了。”

极力控制自己情绪的维雅勉强笑着:“上次是我不对,我今天来是想找你说点事儿,要不,我们把车开到派出所门口谈?”

说实话,维雅不撒泼的时候算是个聪慧的女人,大概是沾惹了爱情后都会变成极力保护家巢的秃鹫,来犯者必死,顾不得形象了。

毕竟,能像奈奈那样走开的女人太少了。准确点说,是那么笨的女人太少。

她也许是爱吕毅的,虽然争夺的手段并不光彩,但毕竟还是得到了手。可是这样得到手的男人,对她来说也是不安全的,因为她知道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所以小心翼翼草木皆兵,生怕被人再夺去了胜利的果实,这些拿爱情当无耻行为借口的女人们比大老婆还可怜,因为,她们守的这个男人太危险,太不可靠。

她们心里很清楚。

嚣张只是虚张声势,更是在为自己的心虚打气,她们输不起。

那么她呢,输得起吗?

她们去了奈奈推荐的菜馆,不为什么,只是奈奈觉得熟悉的环境会给自己说话多点底气而已。点了四个菜,奈奈面前俩,维雅面前俩,中间隔着宽宽的一道沟。

“我来找你其实也没什么大事。”维雅习惯的撩了撩长发,声音很温柔。

奈奈离婚的时候总在想,吕毅为什么能在她的身上找到快乐,久而不得。今天突然有点明白了,维雅这种女人不需要人哄,她自己会给自己找宽心丸,年轻时候的奈奈不懂得,所有的快乐必须由吕毅来制造,所有的宽慰也必须由吕毅来完成,所以他累,人累,心累。只有在维雅面前,他才可以不用负责,才可以不用承担家的重任,才可以真实的表现自己,过得舒坦。

男人天生就不爱承担责任,被逼被迫的没准能挺个十年八年,可真到有不必承担责任的好事出现,谁不打破脑袋蜂拥而上?

于是就有了那么至理名言,不是男人不出轨,只是条件不允许。

奈奈顿了一下说:“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不想和你一起多坐。”

维雅对奈奈的反应倒是出乎意料,她以为奈奈是绵羊,结果现在羊变成狼,她说:“吕毅和我分居了。”

奈奈愣了一下,随即面无表情的说:“和我没关系。”

“也许,其实我对这个也无所谓,只是我想知道对于一个想吃回头草的男人,你不恶心吗?”维雅笑出声来。

奈奈在桌子下握紧拳头:“你有资格问我吗,我有必要和你交代吗?”

“没有。我只是好奇,很多人都说男人回心转意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我只是想看看你有多么贤惠而已。”维雅说完,笑眯眯的拿筷子夹了一块送到奈奈碗里。

奈奈脸色变了变,“你把吕毅怎么了?”发

“好笑,我能把他怎么了?不过就是他不和我玩了,我拿了一些钱当自己合理的青春损失费罢了。”维雅笑得甚是得意,“你知道振远集团吧?那是我新东家,这边倒了,我刚好去那边。”

“你不是很爱吕毅的吗?”奈奈无奈的问。

振远是吕毅老对头的公司,设计相同,竞争能力相同,甚至连承揽的工程也相同,唯一不同的是时时刻刻提防被人泄露标底。

最近房地产这么不景气还被人露了标底,打击一定不小,奈奈叹气,吕毅那个人这么多年都是顺风顺水,从开始单干到现在也从未受过什么大风大浪,当然,离婚不算风浪,他也许当离婚只是一道方便之门,没人拖累,更是如鱼得水。

眼下被人撬了大项目,估计他的打击肯定不小。

“我爱他,他不爱我,我干嘛死拴在他身上?”维雅说了一句,眼泪差点掉下来,擤了一下鼻子望向窗外苦笑说:“当年我不做饭,他说我这是懂得生活。当年我喜欢梳妆打扮,他说这让他倍儿有面子,当年我刷光他的信用卡,他说男人赚钱就是给女人花的,可现在,呵,全他妈的变了。在一起三年,他晚饭必须得我给熬粥,衣裤必须让我给他熨烫,喝多了回来会吵着要水喝,抱着我就他妈的叫你的名字。这一切我都受够了!凭什么当我是黄脸婆,拿爱当使唤人的借口就是王八蛋。”

奈奈冷静的听她啰嗦,心里一阵冰凉。

不为吕毅的下场感到难过,只是觉得自己的婚姻败给这样的爱情,真不值钱。

她一直埋头不说话,直到最后才问:“你错了,爱一个人会心甘情愿给他做这些事。“

她的话可能触碰到维雅的痛处,突然拍桌子站起来:“笑话,你爱当玛丽亚没人管,凭什么我要对一个心里没有我的男人好?”

奈奈用筷子划拉着面前的菜,没吱声。她不能言善道,她想说当初你不是疯狂的爱那个男人吗,都不管人家有没有老婆也往身上爬,现在算什么,爱情失效了?错了,这不是爱情,爱情是不顾一切的付出,对于一个没回应就放弃的女人,这句话根本不起作用,所以她懒得说给这个女人听。

于是一声长叹:“幸好。”站起来,她在盘子旁押了二百块钱,转身走人。

“你说什么幸好,幸好什么?”维雅气急败坏的问,她受不了这个女人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只不过是自己昔日一个手下败将,有什么权利做出这么淡然入水的假模样?

没错,就是一个手下败将,男人被抢了,家被占了,最后自己玩腻了她的男人还甩掉了,她没一个胜点。

可看着盘子旁边押的钱,维雅心头突然恼怒,她把筷子摔在地上,渐渐平静后鼻子有点发酸。她慢慢用画着漂亮指甲的手指掐着两张红色的票子,想笑又想哭。

这场不知道对错的战争也许还没结束,胜负原来如此清楚。

她从来都没输过,而自己从来都没赢过。

是的,没赢过。

因为抢来的只是男人和爱情,失去了道德底线,失掉了爱人的心,也失掉了在夜里能安枕的理由。

这就是为什么,抱着吕毅仍睡不安稳的原因。

原来,说什么都是白搭,不属于自己的就不该抢,爱上了也忍着,才是个真正的,人的所为。

因为人和动物比,至少还有一层理智在那撑着。

没什么别的东西当借口——

作者有话要说:

11点下火车,赶到家12点。两个小时整理出来两章,累颓了。

说我不管你们的,都去面壁思过,说我不守信用的,你和某城各捶自己一顿,至于始终相信某城的……,啥也不说了,接着看下一篇吧。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