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有人又当爹又当妈

有人又当爹又当妈

有人又当爹又当妈奈奈不太能记得住自己父亲的模样。从小父亲的缺失让她对这个称呼多少会有一点执念,一直长到上中学了还会追问母亲为什么家里连张父亲的照片都没有。母亲说,那是因为他走地太干净,所以才没有。而奈奈则认为,那证明母亲很爱很爱父亲,因为她怕看见他,更怕他看见自己带着孩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日子。

奈奈妈总喜欢说,虽然少了父亲在身边,但没把你养成个人格偏差啥的,还行。

奈奈笑笑不回答。

其实她有的时候还是会有些胆小懦弱,只不过没人发现罢了。

21号真的变成了旭都新的办公地。

偶尔奈奈可以在售楼处看见很多招摇的车从售楼处旁边急转直入,一溜烟不见了踪影。只要他们进入,保准不到几分钟又会看见几辆莫名其妙的车嘎吱停在不远的高速公路上,再一动不动装死半天,然后是原地返回。

或者是,三天五天有人打电话,瓮翁的声音极其严肃查问21号户主所付支票的编号以及签约细节,或者是调查房主所登记的号码和姓名等等,等等。

奈奈本着良家妇女的最初反应,第一个感觉就是,赶快离开这班人有多远就逃命多远。这雷劲也真是的,好好写字楼不待,偏偏跑到她眼皮底下来炫耀拉风,更别说现在还给她多添了这么多的麻烦。

愁归愁,可也忘不了雷劲对她的好,例如前几天奈奈说自己下夜班想去吃串串香,他听了直接皱眉否决说地摊不干净,想吃开车带她进城。感觉被监控的奈奈当然不高兴,可到了晚上下班后,出门抬头就看见洪高远一脸别扭的站在售楼处门外,手里拎着两个打包盒,看见她如同见到大赦,赶紧把手里一袋往她怀里一揣,二话不说就走。

愣在原地的奈奈抱着打包盒打开,热腾腾的全是各种麻辣串。最让奈奈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些麻辣串居然是满意楼做的。

想那北京城赫赫有名的满意楼去做串串香,必然是洪高远出手的结果,而别扭的他一定是收到某人的命令才会做出职业生涯中最丢人的举动。奈奈感动之余打电话过去想要表现自己的谢意,结果只换来雷劲一句话:“别废话,赶紧趁热吃。晚上我去接你。“

那天是小陈过生日,被青梅竹马缠到头晕的她恳求奈奈去当电灯泡,奈奈为人一向做此用途,所以倒也没觉得别扭,唯独雷劲对此有点不满,因为奈奈说晚了就回去和小陈一起住。

结果电灯泡刚当到一半,奈奈她们就看见雷劲面色严肃推门走进饭店,拉着奈奈的手和小陈点个头算是打招呼,准备离开,奈奈死活要他给个提前离去的理由。结果……

人家雷大爷给的理由是:没她睡不好。

于是在小陈和青梅竹马差点掉了下巴的惊诧注视下,奈奈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光荣的舍身救雷公去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小陈见到奈奈一直憋着笑,嘴角一抽一抽的说,“奈奈姐,我,我没你也睡不好……哈哈哈哈。”

至此,奈奈变成了安眠药的别名,安全无副作用,且雷公居家旅行必备

雷劲不想对奈奈多说什么。

她一个弱智女流没有必要和他一起担惊受怕。他不知道自己能保护她多久,也不知道伊丽下一步要做什么,唯一知道的就是不能让奈奈单独行动,随时都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是他想到的最保险的方法。

奈奈万一出事了,他会怎么样,雷劲不愿意去想,他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男人更不是佯装斯文的男人,即便真到爱情时也会分得清东南西北。但他不愿意让自己身边的女人随便受到伤害,一丁点也不。

所以,伊丽最好不要动手,否则他绝不饶了她。

旭都虽然已经步入正轨,但来往的经济账目伊丽也同样清楚,她窝里反的结果是两个人都栽,一根绳上的蚂蚱,要死一起死,伊丽更清楚这个,这本就是没什么担心的必要,可她的性别是女,女人的想法就是不按常规做事,说不准会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来找麻烦。

说道这里,又想到奈奈,她倒是平时笨,关键时候机灵,这点倒是和正常女人不一样。雷劲觉得自己是又当爹是又当妈的管着她,生怕少了一眼就出点儿什么事,可几次下来,出乎众人的意料。包括老五假装打电话调查买房子的支票,明明是她接的,她硬是耍了一套太极拳给糊弄过去,老五硬是没套出来。

这女人,真有她的。

雷劲从烟盒里拿支烟,点燃吸了一口无奈的笑笑,还别说,自从有了奈奈,他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连最头痛的洪高远最近好像都乖巧了,神出鬼没的没动静,抓他给奈奈送点东西打了十几回电话才找到人影,这症状有点不对劲,莫非……

“洪高远最近怎么了?“他一偏头,问许瑞阳。

许瑞阳笑眯眯的说:“自杀呢!“

“什么意思?”雷劲拧眉毛问。

“估计有情况,基本症状都符合**,老七说可能是恋爱了。”许瑞阳还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雷劲终于笑了,骂了一声:“扯王八蛋。他谈恋爱?那不跟曼哈顿那群人去当和尚一样不可信?“

许瑞阳也点支烟,吐了两个烟圈说:“还别说,我认为这事儿比那群人去当和尚靠谱。”

“那女人谁?”

“嫂子的组长。”

“换一个。”雷劲把手里的烟按在烟灰缸里,坚定否决。

“这玩艺是包退包换的吗?”许瑞阳眯眼睛狡诘的问。

雷劲连眼皮都没抬:“别跟我打哈哈,反正那个女人我不喜欢。”

“因为她训过嫂子吧?”许瑞阳突然笑起来。

“最近没练了是吧?要不咱俩练练?”雷劲笑着说,话语里全是威胁的意味。

许瑞阳连忙飞身躲过雷劲随后扔过来的烟灰缸,靠在沙发边戏谑的说:“别,我可不敢惹劲哥,走了,去找老七手下的妞们玩。”

“小心点,别掉里面去。”雷劲慢条斯理的说。

“放心,我绝对是旭都稳定的精神支柱。另外,劲哥,你没觉得你最近有点像嫂子老爹,是不是管的多点?你不怕引起嫂子大力反抗?”笑容可掬的许瑞阳怎么看怎么人想在他脸上狠踹两脚。

“滚。”雷劲吼了一嗓子,许瑞阳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空荡荡的楼梯上留下他最后的一句话:“小心点,劲哥。”

奈奈下班就看见雷劲的车停在售楼处门口,招手让她上车,上了车他也不说话打了方向盘往城里开。她小心翼翼的坐在他身边,不敢多问。

“最近管你严了点,有原因的。”十字路口红灯亮的时候,雷劲停好车绷紧嗓子说。

“最近估计有人会找你。无论她说什么你都不用管,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用不着你掺合。”雷劲严肃的说。

奈奈慢慢回头,半侧脸问:“女的吧?”

“你怎么知道?”雷劲挑眉。

“不是女的你不会费这么大的劲拦着。”奈奈低头,鼓弄自己的手指,声音低到不能再低。

“别瞎想。她是……她以前是我的情人,现在是工作搭档。两年前就断了,也不可能再在一起,你有点脑子,别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

“哦。”奈奈答了一声,又没了动静。

“别瞎想,听见没?”奈奈的平静反应反而让雷劲有点不安,他怕她想歪了,赶紧又补一句。

奈奈没说话。

绿灯亮了,车子启动,雷劲烦躁的加速,时不时的还按两下喇叭。

突然,奈奈莫名其妙来一句:“你们,那个没?”

问了才觉得自己问的话可笑,人家俩是情人,能没那个吗?

然后又紧跟一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爱她吗?”

完了,这个问题更傻。雷劲说爱和不爱她都受不了。

好在雷劲压根不理她这些弱智问题,只是又踩了一脚油门,直奔四环。

奈奈知道他在生气,又想不到什么办法来安慰他,更不知道自己那里做错了,所以她由衷的说:“你放心,她来了,我不会和她一般见识的。”

奈奈心里虽然难受,但还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今日她是雷劲的妻子,她有权说我不想见她,可是说到底她们俩身份平等,都是他的前任现任情人,还说什么呢?

记得雷劲因她不介意他和前任的关系生气过,可是他有没有想过,前任好不好与现任何干?谁都不可能空白十几年的时间等待生命中那个人的到来。他有前任,她也有前夫不是?她没身份,也没权利要求他为她做什么。

不过那个女人是美是丑奈奈还是会有点好奇,这个毕竟是所有女人共同的天性,无法阻挡。

雷劲现在的口味她知道了,那,以前的口味……是什么样的呢?

车子停在饭店前的时候,雷劲坐在驾驶室不动,奈奈因此也没办法独自下车,稳当当靠在椅背上,呼吸声此起彼伏,透漏各自心事不平。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动静,这么尴尬的情况下不说点什么憋的慌,奈奈说:“下车吃饭?“

雷劲嗯了一声,没再吭气。

奈奈想了想,只好表明自己的态度:“其实我觉得我不会介意你的前任,但是如果在我是你现任的情况下,你还在外面搞三搞四我比较介意。“

“奈奈,我累了,我想和你过日子。”雷劲的话几乎是和奈奈同时说的,声音很低,被奈奈的声音所淹没,不甚清楚。

于是她问:“你说什么?”

雷劲伸出胳膊揽过奈奈的肩膀,把唇狠狠压在她的唇上,辗转**。

奈奈被抻长的腰很不舒服,可是看他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就牺牲了自己的小感觉配合他,雷劲从她的唇上抬起头,眯眼看了一会儿,“也许我该教你怎么保护自己了。”

“干啥?”奈奈愣愣的。

“我不渴不想又当爹又当妈一辈子,你跟了我就得学会自己保护自己。”雷劲说。

“谁,谁让你当爹妈了?”奈奈结巴。

雷劲忽然笑了一下:“要不咱们生个孩子?这样我可以快速进入角色。”

刚刚还是深情的男人,如今的模样让人咬牙切齿,奈奈脱口大叫:“雷劲你死了这条心吧!”

“为什么?”雷劲态度居然很认真。

“我,我可能不育。”奈奈喃喃的说。

雷劲淡淡的拉近她的身子笑着说:“秦奈奈,你当黑社会都白痴吗?”——

作者有话要说:

回答问题咯:

一,某城爱韩庚,理由不只是颜控那么简单。觉得他很努力是其一,他是东北人是其二,最重要的是红了以后还保持那么谦逊的态度是其三,为人憨厚是装不出来的,大概是某城比较笨吧,总拿天道酬勤来鼓励自己,某城觉得他也是……解释完毕(另,韩庚两个字偶会写,在

小说里比较不敢写名字了,所以换了两个字,看大家的反应就知道了,你们看得懂的。)

二,我发誓小陈和她那个缠人的青梅竹马是一对,洪暴力分子和掉钱坑里的组长是一对,目前还没想到许瑞阳和老七什么人来治,所以这章又让许瑞阳嚣张了一下,我恨……

三,目前两天一更,快不了了。某城懒惰的要死,不到要更新了一个字都憋不出来,素以……望天现在进入三年左手摸右手期了……

四,最近变天了,北面降温,南面台风,大家注意身体哈,有老公的抱老公,有男友的抱男友,有爹妈的靠爹妈,有朋友的骚扰朋友,最后什么都没有的,抱暖水瓶,实在连暖水瓶都没有的……呃,来看我的文吧,最近会一直都温暖下去的……

长评,长评,某城是说给自己听的,乃们继续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