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成人的恋爱怪模式

成人的恋爱怪模式

成人的恋爱怪模式恋爱究竟应该是什么模样?

年少时你爱我我爱你,情到浓时互相啃上一口,久别重逢时,恨不能把心掏出来给他/她看,来证明自己确实想得痛彻心扉?

抑或像奈奈和雷公这样,两个人都黑着脸在商场里穿行,各自心怀着主意?

奈奈愤恨雷劲出门连个报平安的电话都没有,回来时虎口那儿就莫名其妙伤了一大块,问也不说理由,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没把她当成自己人。谁家男人这么过分?

雷劲则是对奈奈的追查无比厌烦,为什么这个女人就喜欢揪住一点事不放,什么都不知道岂不是更好,会少了多少无谓的担心?谁家女人这么麻烦?

金星和火星的相撞让他们目光相互左右对视,随后立即弹开,一秒钟都不愿意**在一起。

可也不能总这样相处好不容易奈奈休假一天,他提议为她买几件像样的衣服,借机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结果……

怎么缓和呢?

老七教的那招实在太损尊严,他做不出来。可是眼看着奈奈脸色颇有多云转雷阵雨的趋势,又逼他不得不考虑一下那招的可行性。

真他妈的丢人。

雷劲皱眉,突然拽着一件衣服有点别扭的拉住奈奈手:“这件好看,你穿上肯定更好看。”

奈奈猛回头:“好看和你有什么关系?”

她分外激动,声音听起来有些刺耳,心中说不清的滋味再次向奈奈袭来,雷劲无所谓的态度更是让她觉得自己真是委屈大了。

是阿,身子也给他了,似乎感情也给他了,可是就要一句临走的叮嘱有那么难吗?他怎么就学不会走之前说一句我会好好的,或者一个拥抱呢?

多简单的要求,为什么就做不到?

雷劲盯着奈奈眼眶里打圈的泪水有点莫名其妙,这女人真是的,怎么眼泪说来就来,跟自来水龙头似的,他浓眉一挑:“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它掉下来我就当众亲你。”

奈奈愤怒的抬眼,正看见雷劲一脸严肃的拽着紫色的蕾丝睡裙,骤然多了点滑稽味道,连忙扭头压抑自己突发的笑意。

雷劲身后站着的两个导购小姐正用惊诧眼神看着眼前这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一脸严肃身着不菲的他正抓着自家模特身上的睡裙不放,着实太猥琐了些。

“你,你……。”奈奈脸一红,把他推倒一边去,赶紧把嘴捂上掩住笑。

雷劲察觉她似乎消气了不少,赶紧趁热打铁。

“我答应你,下次不管有什么事我都会告诉你。”让他说我错了三个字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偷偷将老七教的那句话抹掉一半。

“告诉不告诉都一样,你该走还是得走。”奈奈突然想起他的行业,愣愣的转过头看商场上亲亲我我的情侣们,偷偷心酸。

雷劲想要说什么,可又说不出来。最终只能说:“你想怎么办?”

奈奈的手微微发抖,她能怎么办?二话不说就走了,什么都没解释又回来了,她以为他们之间至少是恋人关系,可相处下来却又不像。

其实,他们之间更像情人。

奈奈究竟想要什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有那么个模模糊糊的轮廓,像是个家的模样。家,那个早已消失的词在她的脑子又突然显现,让她乱了手脚。

她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有男人就靠男人,没有男人靠也不想瘫倒在地上不起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随遇而安的。不想刻意寻找一个大树,也不想自己太辛苦太劳累,跟天下大部分女人一样当个贤妻良母,做饭的时候要想着丈夫爱吃什么,丈夫下班晚了记得点一盏灯,这要求不高吧?

为什么就这么难?

奈奈突然叹口气,雷劲脸色变了又变,随即她仰脸说:“我想你能认真点。”

雷劲从前在唐人街混的时候没有谁能够挡住他的火拼,在现在做了投机金融也没有难住他的交易,唯独奈奈一句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要求,他听出了沉重的味道,心中五味杂陈。

原来她是在想这个。

他说:“至少我是想认真的。”

奈奈看看他,神色间阴郁浓重,似乎郑重其事的许诺什么,神情有点恍惚的再说:“那你会跟我过多久?”

三年?五年?等她人老珠黄的时候,等他再厌烦了她的时候,她该怎么办?

他直视她的眼睛,郑重的说:“很久,但是我不能保证有多久。”

他不知道伊丽和杰森下一步的动作,万一……

奈奈低头,伸出胳膊挽在他的臂弯说:“至少要比十年长。”

十年……有点长,不过不是难以忍受的。

雷劲不明白十年对于奈奈来说是一个界限,她和吕毅就在十年头儿的时候摔了跟头弯了腰,所以她想要个更长的承诺,她知道男女感情中承诺真算不了什么,可又偏偏愿意相信雷劲,他从未没说过承诺,那么说一次肯定是可靠的。

脸有点黑的雷劲有点被奈奈忽视的感觉,他觉得哄女人简直是自作自受,一不留神就被话给套住了,不爽快的他嘴角一沉:“废话,肯定比十年长,你好好吃早饭,不然你活不到那个时候。”

奈奈忽的扑到雷劲怀里,一抽一抽的。

雷劲拽着她的肩膀往上抬,她死命挣扎就是埋在雷劲胸口不起身,雷劲懒得理她,只能任由她蹭着,不用四下看也能知道,此刻肯定会有很多人打量他们俩怪异的动作,雷劲似乎想到什么一扫满脸尴尬嘴角上扬,“再不起来,我就拖你回家扔**让你抱个够。”

就这么一句,奈奈立即从雷劲怀里弹开,抹抹脸赶紧低头往前走,一个没留神正撞在楼梯栏杆上,一脚险些探出楼梯外,雷劲往前抢了两步,一个拐弯把她拽到自己怀里,照屁股拍了一巴掌:“想什么呢,眼睛也不看着点。”

天,奈奈还在眼眶里晃动的泪水突然被屁股上的拍打吓憋了回去,仔细想想动作间的暧昧,结结巴巴的说:“这么多人呢,你怎么这样?”

“我怎么了?”雷劲慢悠悠的看着她泪汪汪的眼睛,奈奈咬住嘴唇和他对视,没到三分钟就偏了头,刚偏过去,雷劲就给扳过来,再偏过去,又给扳过去,奈奈没办法,只能和他对视,心不自主的颤了颤。

雷劲看她眼神很专注,略有些头发遮住了眼睛,似笑非笑的嘴唇让她有点不妙的感觉,他想亲她的时候就是这个模样。

“好了,别胡思乱想的,本来就笨,再想更笨。”他埋在她的耳边说。

明明是深情的时刻,突然被他的话打消了暧昧,奈奈咬牙用脚跺了一下雷劲,虽然没着手,但看见雷劲惊异的表情也算值得了,于是她笑眯眯的说:“废话,我不笨还能找黑社会的?”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好笑的话,雷劲突然放开她哈哈大笑,奈奈站在一旁悻悻的很。

奈奈趴在雷劲的胸前用头发挠着他的脖子,熟睡的他不耐烦的摆摆手,一翻身把她压在下面困住不动。

**一夜,总觉得两个人的心又贴近了些。这就是良家妇女容易上当受骗的原因,她们更愿意相信男人是爱了才和她们上床的,男人到底会怎么想,她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奈奈抱着雷劲的胳膊,偷偷瞄着他睡容,两个人靠的那么近,她能直接感受到他热乎乎的气息。她又笑着点点他英挺的鼻子,见没什么反应,又顺着鼻子往下滑,路过嘴边的时候沿着嘴唇的边缘摸了一圈,冷不丁被他张嘴咬住,声音含糊嘶哑的说:“别乱动,乱动就罚你。”

奈奈讪讪一笑,抱紧被子从他怀里挣扎出来转个身背对雷劲,想再睡个回笼觉。结果肩膀被身后的男人用力扳了一下:“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睡觉。”奈奈用力拽着枕头假寐,为自己刚刚大胆的行为脸红的很。

雷劲愣了一下,突然发笑:“都醒了,能不干什么嘛?要不咱们晨运一下?”

“不要,我还在睡。”

“你睡你的,我运动我的。”

“你运动我怎么睡?”

“我运动你为什么不能睡?”

“废话,当然睡不着!”

“为什么睡不着?”

“都晃成脑震荡了还能睡得着嘛?”奈奈终于忍无可忍,扭头吼回去。

雷劲突然把脸闷在她后背,不停的颤抖,奈奈觉得不对劲刚想细问,他突然咬住她的后背,强忍住笑意:“笨女人,你越来越聪明了。”

“去死。”奈奈咬牙切齿的回嘴。

他看她认真的态度,好像真的很想让他死的样子又特好笑,“我死了你会干什么?”

奈奈毫不犹豫的回答:“送你一程。”

“我认为我只能在**死,你也送?”雷劲笑问。

奈奈脸上顿时充血,热乎乎的,虽然两个人爱来爱去的也很久了,可是成人的恋爱也不只能是**床下吧?天天这么缠绵,她甚至不知道雷劲到底是爱上她的人,还是爱上和她做运动的契合度,她面红耳赤,差点想回头照着他的**踹上一脚。

“怎么了?“雷劲明知道奈奈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还故意逗她。

奈奈二话不说直接拽着枕头扑上去,压在雷劲的脸上,两条腿骑在他的身上往下按。雷劲也不挣扎,呵呵大笑,被闷的时间长了,他才一把拽开枕头把奈奈的头压在自己的胸口。

磨蹭两下,奈奈心跳加速,以为即将听见黑社会嘴里冒出史无前例的情话。

“你总是喜欢乱动,你看,又站起来了。”他说。

“去死!”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