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无心风波风波乍起

无心风波风波乍起

雷劲又走了。

说是要出国办事,就给奈奈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连飞机场都没用她去。

有时候奈奈想,走了吕毅,来了雷劲,其实男人都是差不多的。商人重利轻别离,怎么说女人都没有钱来的重要。

所以,在他飞走那天,奈奈约了小陈一起去腐败,点了一大桌子菜两个人又干了一瓶二锅头,吃的很哈皮。只是奈奈从来都没有觉得难受过的胃,在吃多了四川菜后辣的生疼。

那种一抽一抽的疼痛,和心痛很像,很像。

雷劲到了纽约,坐上伊丽派人来接的车,许瑞阳就在身边假寐,而他则埋头看《华尔街日报》。

车子开的很快,旁边有两辆车紧密贴身跟随,美其名曰保护,其实倒不如说是监视。

面无表情的几个人各自怀着心事,直到雷劲突然随口问:“怎么,不去曼尔森?”

“这次伊丽小姐没有安排酒店是想请雷先生去沃顿庄园休息,那里风景很好,最近又新买了几匹欧洲纯种马,闲暇的时候还可以骑上玩玩。”谨慎的布朗秘书是伊丽手下最贴心的人,外表斯文,金丝边眼镜掩盖了暴戾的目光,据说老七说他身手不错,之所以能在伊丽手下干满两年完全是因为上次替她挡过一次子弹,毕竟伊丽最在乎的不是模样,而是忠心。

其实,和伊丽厮混一段时间,男人都会不自觉的沉浸在她的魅力中,雷劲当然也不例外。只不过,在知道她是只母蝎子后,雷劲自觉的把两个人定位在搭档,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母蝎子会吃掉公蝎子,哪怕是在刚刚**完,仍会痛下杀手,毫不留情。

雷劲看着报纸有点出神,不自觉又想起奈奈。

还是那个笨女人好,不高兴和高兴都写在脸上,例如他说要出来,小脸立刻就酸了,连晚饭都不做了。

想想她那可笑的模样,心不在焉的雷劲突然扬起嘴角,毫无预兆,许瑞阳侧脸看了一眼,立即把目光闪开,雷劲知道他想说什么,依旧埋头于报纸中,低声,“想说就说。”

“劲哥,你最近经常笑。”许瑞阳面色严肃的说。

“笑不好吗?”扬眉看看故作严肃的许瑞阳,雷劲故意又笑。

许瑞阳笑笑,没说话,脸扭向车窗外跟在旁边的车子。

雷劲当然知道许瑞阳的意思。这么容易就陷进去了,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也许这就是漂泊十多年后厌倦眼下生活的唯一一个借口。

还是个不怎么高明的借口。

“有一天你也会发现,这玩意儿挺要命的。”雷劲目光灼灼:“比身上挨了两刀子还让人挺不住。”

“但愿我别遇见,我还想留条命去环球旅游呢。”许瑞阳嘟囔着。

雷劲淡淡一笑:“来了你能挡得住?说不准你阵亡的比谁都快!”

沃顿庄园是一个旧式的建筑,虽然外表没有英古堡式的神秘和典雅,却也阳光满眼,别有美式风韵。大大的牧场前青草飞长,不远处还有几匹悠闲的马,来回吃草散步。

虽然很惬意,却不是雷劲想要的引退后的生活。

因为,这里还是属于最阴暗的角落,外表根本算不了什么。

伊丽的管家还是原来的模样,两年的时间抹不去他貌似敦厚的笑容,他保持随时会进行完美服务的模样,也就意味着雷劲必须再次以男主人的身份迎接他的服务。

每一个来这个庄园的男人,都是男主人。

雷劲随他左拐右走,绕过巨大的前厅,走上木制楼梯进入客厅,长而柔软的地毯是中国制造,中间织就的凤凰图案虽然换了颜色,但款式依旧,看来伊丽的野心还是没有变,想用一切来证明自己的统领地位。管家推开门,低声说:“小姐等雷先生很久了。”

确实,已经两年。

伊丽还在窗前看报纸,和雷劲手上那份一样。飘扬的长长蕾丝窗帘扫过她的肩膀,微微的风从那里吹来,像是旧式的仕女画,丰满而恬静。

她不抬头,雷劲也不叫她,只是把手里的报纸撂在桌子上,端起摆放在面前的咖啡杯子闻一下,最叫一扬,“你都准备好了?”

“要知道,我了解你的一切。”伊丽慢条斯理的抬头,微笑着把身子靠在椅背上。

“我不觉得。”雷劲懒洋洋的用勺子搅拌一下咖啡,端起来喝一口,皱眉:“你的咖啡豆该换了。”

她淡淡的扫了一眼雷劲,然后耸了耸肩膀,“雷,你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

“你的鼻子还那么灵敏,可惜,这次你错了。”雷劲不喜欢伊丽谈论自己,他拉开椅子,坐稳后笑笑,眼睛里却一点笑意都没有:“说吧,有什么事。”

“雷,我好像没告诉过你,我发现你每次有想要保护的东西时都会岔开话题,上次是罗家的两个兄弟,这次呢?”伊丽嘴角的笑也是冷冰冰的。

“我不认为我们需要讨论这个,如果你要讨论,好,我走。”雷劲淡淡,面色森冷。

伊丽永远都不敢得罪雷劲,这次当然也不回例外。她放下报纸说:“雷,这次杰森让我们套出所有的资金在股市里砸盘,只要砸的越低,他在新加坡买的500期货赚的越多,我们损失的,他答应翻五倍换回来。”

雷劲早就看出资金市场的异动,但是没想到伊丽居然不告而行,自己先联系杰森,他嘴角一沉,不留一点情面的说:“我不认为你自己能行!”

伊丽发现他的眉尾挑起,仍在微笑。这是他生气至极的先兆,可似笑非笑的眼睛又让她看不出丝毫情绪,她选择先不要硬碰硬,所以婷婷站起来抹过身,双手扶住雷劲的肩膀揉按着,脸贴在他的耳畔磨蹭:“亲爱的,我想你会答应的,要知道这是笔好买卖,目前全球股市都在崩盘,我们这么做也只不过是想借机会赚点零花钱而已。赚完了,再走个烟消云散,谁又能知道。你说呢,雷?”

“赚零花钱?你这是在制造一次新股灾吧?”雷劲冷冰冰的目光扫过去,伊丽笑容立即有些僵硬。

“算是吧,反正已经没救了,还不如咱们自己保证别赔了,咱们中国有句话,叫做损人利己,很贴切。”伊丽讪笑。

雷劲伸手,把手指穿过她的红色卷发,在发根下轻柔的磨蹭着,突然五指紧闭,将她的后脑狠狠的抓住贴在他的面前,语声却平心静气的:“伊丽,我不希望听到你出卖我的消息,哪怕是没经过我允许的,我可以赚成世界富翁的生意,我不乐意,谁也逼不了我。”

“当然,我不会出卖你。”她棕色的瞳孔突有几分惊惶失措。

“是么?那为什么杰森说,你跟他拍这里保证一定会说服我,如果我不答应,你就回国?”雷劲伸手指着她波涛汹涌的上围。

时隔多年,他们已经不是昔日**伴侣的关系,若她能用肉体来拢获杰森的叛变,雷劲当然也能拿钱买通杰森的智囊团来投降。

他一直参与杰森的金融投机没错,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什么钱都赚,这种让人雪上加霜的事,就是说什么都不会做的。之前他之所以选择洗白自己,无非也是为自己找条没有后顾之忧的退路,他不想将来退休后还要因为自己的某个决定而内疚。

阴狠的声音从雷劲嘴里传出有着骇人的味道:“伊丽,你该知道,我不想做什么。”

“当然。”伊丽笑着起身,雷劲站起来拍拍肩头,像是想要弹掉灰尘,伊丽的脸顿时青一阵红一阵。

雷劲眯着眼对伊丽说:“我再说一遍,我不做。”

刚走到门口,伊丽愤然抄起咖啡杯猛的摔在地上,雷劲回头,珐琅瓷器的碎片在地板上四散飞开,有的甚至还扎在她的脚上,也浑然无意。

发现雷劲正在看着自己,她笑着,把头一歪,就像当年两个人相处时最习惯的姿势,调皮的问:“雷,我没那个女人漂亮吗?”

“你想威胁我?”雷劲当即变色,冷笑道:“你最好想清楚自己的身份,然后再动手!”

“我当然知道自己的分量,所以我才问,难道,她真的比我漂亮?”伊丽笑道问。

雷劲皱眉,脸色已经十分难看,迅速上前,抓过伊丽的脖子,霎那间侧面明晃晃一把刀子悄无声息的飞至眼前,在午后的阳光下反射出诡异的光芒,他抬手迎上捏紧刀刃,虎口骤然被刮开一道血痕,痛楚也随之感应到,雷劲回身用右手手肘撞掉来袭者的另一把匕首,再抬手一掰,拧断了那人一条胳膊,咔嚓一声白森森的骨头茬立即露在西服外。

“伊丽,你觉得这有意思?”雷劲拍拍手,伤口的血已经染到胸前。

软成一滩的袭击者看都不用看是谁,动作太青涩,应该是那个目前最痛恨雷劲的男人。

伊丽咬紧嘴唇,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地上躺卧的布朗:“你觉得怎么才有意思?我认识的雷不是这样的,你从来没有为了女人花过心思,更别说是要保护女人了,结果,你现在就为了一个买房子的女人连杰森这么肥的差事都不接。我实在不能理解。”

直爽的个性是雷劲当年欣赏伊丽的重要条件之一,而眼下,也变成了最能激怒他怒火的理由。

“就这点,你就不如她。”雷劲指着躺在地上的男人说:“如果是她,一定会先看看这个人伤的怎么样,然后再打急救电话。”

伊丽紧紧咬着牙,目光如千年冰川无法溶化。

“所以,你根本比不上她,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会用我雷劲所有的一切陪你玩到底,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雷劲扔下她扬长而去,他甚至连手上的伤口都没处理,地板上还遗留着斑驳血迹。伊丽知道他的意思,那就是,伤他可以,不能伤那个女人,否则,地上的血可能会变成她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她突然很想知道。

伊丽叫过管家,吩咐一下,准备回国。

也许,再回去看看也不是一件坏事,不管怎么说,要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

早上发的时候还迷糊着,所以虫子比较多,现在已经改了。

至于有看官大人说这章突兀,其实是清节需要。难道没人觉得,奈奈很无奈,她不能理解雷公的事业,而雷公默默为她做了不少?(同意的请举手,不同意的我吐血好了。)主要是为了让雷公和奈奈磨合埋伏下的伏笔

另外,呃,我是说过此文雷,但是没台言那么狗血,还是那句话,你们都当咱警察叔叔是喝粥长大的么,蝎子女只爱钱阿,哪有空绑架奈奈还有啥楠竹负伤,女主寻死觅活的,这样的轰天大雷你们平时没少挨,这里就放过你们吧,呵呵。

另外,雷劲说的那句换咖啡豆的问题,只是人家两个人是多年情人,他说给她听的,意思是咖啡豆太苦了,还记得雷劲爱喝黑咖啡的人举手,他现在口味变了,所以伊丽才说他变了。说咖啡坏了的伊丽还想赚钱呢,难道会给坏咖啡给雷公么

某城无语,爬走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