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电影预告雷公归来

电影预告雷公归来

电影预告雷公归来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几天,反正雷劲就再也没出现过。甚至连个吭吭哧哧的电话也没有,手机奈奈天天拴在腰上,也没响过一次。

倒是林治来售楼处看过她一次,手里拎了几样那天奈奈提过很口水的点心,虽然不贵,但要跑到内城去买,南边这里没的卖,奈奈又懒得很,所以光口水流成三千里,还在揣着兜里钱不动地儿,他送来的当天奈奈只吃到一块,其他的悉数被众人瓜分了。奈奈带着嘴角的黄豆面笑眯眯的解释说:“我们这里就这样,忒不讲究了。”

林治笑笑:“你是没看见我本科时候的宿舍,那群人比这还狼。”

林治为人真的没话说,不经意间女人就能陷入半颗心去,他的话,他的举动都是那么容易沦陷女人的感情,让奈奈莫名其妙的有些想躲。

不是不稀罕,而是纠结到底要哪个。雷劲和林治的对比,简直难坏了感情方面很白的奈奈。越是没有接到雷劲的电话,越在像她证明这行的危险性,可越是危险性高,她越控制不住自己会担心他,于是茫然了,于是犹豫了,不得不在林治面前喃喃的说:“其实,我……”

“我明白。”奈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他说他懂,奈奈还想再解释,他又不肯听,“给我留点面子,那么多人呢。”

露出雪白牙齿的林治后来再也没出现在奈奈面前,好长,好长一段时间。

奈奈生活可谓三点一线,家,售楼处,超市。鉴于多次在超市碰见那两个无耻男女的情况下,她把超市购物改成菜市场。

售楼处的小日子还算很平静,一个月还是卖不出去一套房子。

早晨站位,中午游说,晚上值班,小陈和那个竹马还瓶颈着,所以晚上她和奈奈两个人对着寂寞。

说紧张也不紧张,卖不出去房子有那六万业绩垫底,腰也硬实些。说不紧张也紧张,眼看就要入冬了,过年时候她又要回家面对一大家子人的关心和爱护,接下来就是新一波的狂轰乱炸。

前天她接待了一对夫妻,本来以为可以就地签约的,结果兜兜转转又被妻子莫名取消了签约,耐心几乎消磨殆尽的奈奈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只能怒容满面的站了两天夜班,希望可以弥补一点被跳票的缺憾。

结果,大买卖当真就来了。

雷劲带着哥儿几个一起进入售楼处的时候,组长还没走,一下子就认出为首那个正是那天砸了售楼处的人,当下躲了起来,奈奈硬着头皮迎上去,眼睛却不敢溜雷劲,那晚上莫名其妙的电话她还记得,这种时候见面,难免有些说不出的尴尬。

“请问几位来看房子吗?”奈奈笑容是很标准的八颗牙齿。

“嫂子,我们来买房子。”老七的一张笑脸挤过面无表情的雷劲,大剌剌的摆在奈奈眼前。

奈奈恨不得咬碎钢牙,但面子上还过得去:“买什么房子阿?”什么嫂子嫂子的,还嫌她这个饭碗硬是吗?

组长眼光在听到老七的称呼后在角落里嗖嗖的剜在自己身上,奈奈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感觉到,可是她为了钱还得接待下去,所以不改笑容。

许瑞阳咳嗽一声,靠近奈奈说:“劲哥都折磨我们一个月了,我们再不带他来看你,我们都得命丧黄泉,给条生路吧。”

雷劲此时正靠在售楼处大门上抽烟,显然不能听见手下人的救命请求,只是奈奈抬头扫过去一眼的时候,他也正扫过来,目光不自然的碰撞让气氛变得非常诡异,奈奈登时收回视线,背过身子去。

雷劲低头,依然闷声不吭的对着门外,没有一句解释。

“那你们想要什么样的房子?”奈奈回身去找户型图,组长一听几个人当真要买房,连脸面也不顾了,一阵风一样冲出来,拽着几张大面积的户型图送到奈奈面前,并笑眯眯的说:“我们二百多平的别墅都卖了了,不如几位看看这个四百平的?”

洪高远横在组长和奈奈中间:“不看。你给的,我们不看。”

组长和奈奈一样不畏惧恶势力,只是她不畏惧的原因是大把大把的钞票,她用最职业的笑容伴随乌黑大眼睛泪汪汪,“别,哥哥,我也不容易。”

接下来唱念做打的一套,奈奈都背熟了,只剩下其他哥儿几个饶有兴趣的听着她的一番诉说,组长偷眼瞄了瞄这个黑大个子脸上似乎有些不自然的**,莫非,自己的一番悲情大戏感动了他?

正在得意,洪高远已经上前一步,一把拎过组长的衣领,不费吹灰之力把她甩在一旁,吭叽一声就再没了动静。

他瓮瓮的说:“户型图拿来。”

既然组长被人家解决掉了,那么就剩她孤单一人了,显然洪高远是在对自己说话。奈奈颠颠奉送上二百平的户型图,洪高远低头看一眼户型图,又看看老七,老七大义凛然的对他点点头,洪高远极不自然的说:“嫂子,把合同给我。”

奈奈瞪大眼睛,回头看雷劲。他还靠在原地,许瑞阳也走过去和他接燃了烟,点上一支。

气氛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再不对劲奈奈也得赚钱,她赶紧拿过合同递给洪高远,怯懦的说:“今天财务下班了,可能办不了手续,要不,你明后天再来?”

洪高远笔走龙蛇,签完自己的大名后说:“算了吧,我把本票放这儿,不用折腾了。”

“你信得着我?”奈奈诧异的问,小不济也叫两百多万,他还真放心。

洪高远低声说:“咱们老大都这德性了,还信不过啥?我都他妈的赌丢二百万了。”

呃?什么意思?

老七见洪高远有点控制不住情绪,赶紧上前打圆场:“呵呵,他说他前不久赌钱赌输了,还不如拿来买房子呢,还能换个不动产啥的。”

这一点奈奈都是很赞同,她非常慈爱的教育道:“是阿,你们赚钱也不容易,不能走歪路都糟蹋了。”

洪高远噗的一下差点没被气呛到,他咬牙切齿的说:“老七,你上,我扛不住了。”

奈奈还想安慰这位不懂理财的兄弟,显然,人家不给她这个机会。

洪高远往雷劲那边走,雷劲还是事不关己一般沉着脸。奈奈接下来有点魂不守舍,想问问他到底怎么了,可又不敢上前。

老七突然笑了起来喊:“劲哥,嫂子找你有话说。”

雷劲一抬头,正看见奈奈尴尬的表情,愣了一下后轻轻侧了一下头,示意大家走人,奈奈原地深呼吸了一下,憋回想问的问话,赶紧转过身去假装看合同。

她咬着牙,浑身颤抖着硬忍住不要哭。

不值得。

分开这么多天好不容易见面了,他摆住事不关己的姿势着实伤人太深,谁求他来了,谁逼他来了,来了还要给脸色看凭什么,他以为黑社会就了不起阿?

狗屁。

售楼处里霎时沉默下来,一根针掉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组长悄悄走过来拍了奈奈的肩膀,奈奈才敢回身。

大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谁都没留下来。

到底是走了,他没解释为什么。

奈奈深呼吸,然后把合同放在组长的手上,低头进更衣室换衣服下班。

站在衣柜门口发了半天的楞,硬是没动。

下班后奈奈准备去吃串串香,不为什么,也许只是想辣辣自己已经麻木的神经。把手袋垮在肩上,眼看着拐过弯就是灯火通明的夜市,却在黑暗的角落处看见熟悉的车和车牌,那是雷劲的车。

奈奈犹豫一下,虽然恨他恼他,可还是要表示自己对他的谢意。如果没有他,洪高远没必要在她这买房子。

她手心里汗腻腻的,挺起腰杆,走过去敲敲车门。车厢内很黑暗,她费劲的趴在车窗上往里看,什么都看不清。再敲,突然车灯亮了,车门被猛然打开。

奈奈来不及喊叫,被人一把挽着胳膊拽进去,她被困在坚硬的臂膀中躺在他的腿上,车顶的灯打在雷劲的脸上,泛着一种柔和的光泽。

“我发现自己有点想你。”雷劲认真时候的眼睛像不见底的大海,深沉得仿佛能吸进人的心魄。

奈奈脸有些红,鼻尖也冒出了细小的汗珠,有点想反驳他的话,又不像破坏这样的暧昧气氛。

“你刚刚为什么不理我?”明明是质问的语气因躺在他怀里变得像情人之间的撒娇。

雷劲似笑非笑的问她:“怎么了,生气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奈奈不自在的躲避开他能噬人的双眼,挪动自己的身体说:“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怎么可能?”

“你说实话,我就告诉你为什么不理你。”雷劲压紧奈奈,把脸凑在她的眼前,热乎乎的气息把清冷的秋夜都暖起来,更让奈奈一阵子紧张,她别开脸咬着牙说:“嗯,我是生气了,谁让你连声儿都不吱就消失了,好不容易见了面又装酷,有能耐你别来阿?”

说道最后,奈奈特地上扬了语调,挑衅雷劲的威严。

雷劲笑了,轻声说:“还想骂我混蛋是吧?”

奈奈已经说不出来话,只能拼命点头来表达自己的赞同,雷劲抿嘴不和她计较,只是低头啃咬着她的颈窝,闷闷的。

奈奈被他弄乱了精神,想要骂又怕引起几米远外的路人,想要打估计又没胜算,直到他松了嘴才能找个缝隙质问:“你还没说你为什么消失呢?”

她抬起头,盯着雷劲的眼睛,他的眼神里有很深的情欲还未消散,但语气还是淡淡的说:“没什么,有点事出去处理一下。”

奈奈阿了一声:“那要紧吗,麻烦吗?”

雷劲眯眯眼,侧头冲着奈奈挑动眉尾,“你担心我?”

还是同样的问话,奈奈还是没办法回答。所以她撇嘴,假装没听见他的问话,他也不逼问,隔了好久才笑说:“哪那么多麻烦的事?我是黑社会呢。”

他是黑社会吗?奈奈有点不确定了。他的神秘举动似乎和她了解的不一样,让她对自己以往的判断变了方向。

“其实,你不是……吧?”奈奈想不到拿什么语言来形容雷劲的职业,只能用省略号来代替。

雷劲无谓的笑笑,梳理她凌乱的长发:“是什么有关系吗?反正都不是最好选择。”

果然,那天晚上是他,他一定看见林治送她了,难道他多心了?奈奈不敢追究,心虚的很,为了打过岔去,赶紧追问:“你还没说你有什么事呢。”

他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贴近点,此事很神秘,奈奈好奇心大增,爬起半个身子贴近他。

雷劲瞬间咬住奈奈的耳垂说:“我告诉你……其实,……什么事没有。”

专心致志听原因的奈奈突然察觉自己被耍了,恨不能咬死他,挣扎着起身准备跳下车离开,只是他又拽着她的胳膊补了一句话:“但是,我很想你。”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