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爱上一个人有点难

爱上一个人有点难

爱上一个人有点难电话对于某些人来说,用途有二,有事能找到人为用途一,出了意外可以报警为用途二。奈奈的手机三年不曾换过,当年吕毅买的时候导购小姐介绍的很多功能奈奈至今都没用过,而款式却已经被潮人淘汰到哇爪国去了。

爱情和电子产品一样,淘汰率太快,外表和功能日新月异,内在却万变不离其中,爱来爱去,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罢了。

小陈回来的时候奈奈正趴在石桌上睡个死去活来,手机响的时候她差点对电话那头吼,死丫头才回来,我还得给你开门!揉揉眼睛才发现,原来是她在外面,而那个被无辜骂到的丫头估计已经在楼上。

“喂,你回来了?”奈奈迷糊糊的坐起来,正看见林治倚着胳膊睡的也很香,他的外套正披在自己肩头。

“回来啦,你在哪儿?”话筒里是小陈焦急的声音,奈奈对着身上的衣服怔怔几秒钟,随即赶紧起身把衣服拽过来,拍拍林治的肩膀。

既然不想留后路,也无所谓心疼,她不想招惹情债,当然不能给别人错觉,那种拿着安慰当借口的脚踏两只船,她做不出来。

“我同事回来了,谢谢你陪我这么久。”奈奈态度很客气,客气得像陌生人。

“好,那我送你上去。”林治打个哈欠,站起来,并没有接过衣服。

“还你衣服,不用送了,她在楼上。”拒绝很明显,不会听不出来吧?

“还是上去吧,万一是虚假情报呢?”林治还是很坚持。

奈奈无可奈何只能带着他的衣服一起往家走,清醒后有些冷,凉风吹过脸庞,有点说不清的滋味。奈奈偷眼看了林治,他态度还算正常,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反应过度了,他似乎也想什么。

这真是应了前几日看的那本《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的话:原以为自己的姻缘树乃是棵老铁树,批死了万万年也开不了花,今遭,这棵老铁树居然,居然开花了?且还开的一株并蒂花?!怎么突然一夜之间就成香饽饽了,奈奈自己都不清楚。

正想对他说点什么,突然发现林治朝她一笑:“说真的,今晚说的事好好想想。”

“什么事?”奈奈脑子转不过来,以为自己在睡梦里许诺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了,赶紧分辩:“我那在说梦话,不算数。”

林治抿嘴笑笑:“我确定你那时候不是梦话,说真的,考虑一下我,我挺不错的。”

奈奈想了一下说:“嗯,没问题,有好姑娘我肯定给你留着。”

林治竖了拇指:“四两拨千斤,果然厉害。”

奈奈心想,我还海底捞月呢,这都是哪跟哪儿阿,这孩子思想真复杂。

想归想,又不敢多说,奈奈朝他点点头就准备钻楼门,迎面正看见黑漆漆的楼拐角驶过来一辆车,车灯很刺眼,晃得奈奈别过头去,在看到林治时候顿了一下,思绪飞转,刚刚那个车牌很熟悉……

莫非……能否阻止血案登上报纸头条就在此一举,奈奈顿时鼓起勇气对林治说:“回去吧,再不回去太危险了。”

看她的表情林治误以为她很担心自己的安全,笑眯眯的说:“我不怕,倒是你一个人不安全,我还是送你上去吧。”

第一次,很不成功。

“说什么呢,怎么能不怕呢,不被劫财还不被劫色吗?”奈奈焦急发出第二波,用身子挡住林治的脚步,执意不用他送。

“劫色?这个我倒是没想过,别说还真又有这个可能。”林治摸摸下巴,装了一把幽默。

“赶快的,别磨唧了,我走了。”奈奈朝楼内走,衣服随手扔在林治身上。

林治果真听话,捋好胳膊上的衣服慢慢往外走。奈奈松口气,回头再看看,那车已经呼啸驰过,奈奈长喘了一口气,也许自己眼花看错了。

等林治离开,奈奈一鼓作气跑到楼上,连声敲门,小陈开门后她也没多说话,赶紧跑到窗台上,往外瞭望。

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奈奈苦笑,看来还真看错了,那个人才不会那么有心,还特地眼巴巴跑来一趟。

小陈跟在后面问:“那边走的是林治吧,他怎么在这儿?”

“路上遇见的,他陪我等你回来。”奈奈有些沮丧,回答的声音更是有气无力的。

“你今天很精彩阿,上午是黑社会,下午是相亲男。”小陈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不更精彩?这下一春都寻找到一点多,突飞了吧?”一回头,小陈正贴在自己身上张望,说:“咦?我刚刚好想看见r8了,是不是黑社会来了?”

“瞎说,人家很忙,哪有功夫搭理我?”奈奈一提到雷劲,口气就不自然。小陈显然发现这点,抑扬顿挫的说:“我娘说了,失败是成功她妈,所以你要再接再厉,绝不气馁。”

奈奈苦笑,摇摇头,捶着她的肩膀推进屋子。

她不再具有奋勇直前的本钱,所以把热情都锁了起来。对方没有回应,她自然不会反攻。既然大家都属于闷骚型,那么,就看谁先忍不住吧。

晚上又是卧谈会,奈奈睡了几个小时分外精神,缠着小陈讲自己的下一春。

那是一个搜集琼瑶奶奶和韩剧阿姨所有狗血点的故事,无非是青梅竹马的两个人在高中眉来眼去的玩暧昧,因误会而分手,从此劳燕分飞各自上大学。男有情女有意,在外面晃荡了几年又发现最惦记的是彼此。本来以竹马执拗的性格还在沉浸在相爱不能得的痛苦之中,却不料被18号房主刺激的就地爆发。

“等等,这跟18号房主有什么关系?”奈奈概括中心思想一向很准确,打消了小陈妄图蒙混过关的想法。

“18号不是托我要你电话号码的嘛,结果,他打来打去的就产生了不该产生的想法了,最后他死活要说追你其实是为了追我。”小陈无奈的解释。

奈奈挑了挑眉,原来又印证了自己的千年炮灰命运。幸亏躲的及时,不然这炮又轰自己身上了。

幸好,幸好。

“然后他就跟你表白了?”奈奈问。

小陈摇摇头:“他是表白了,但是我没答应。”

“为什么?”没答应还混到一点多?

“本来我都想答应了,可是他好死不死的接到前女友电话,说什么要回头之类的,我怕受伤,赶紧就撤了。”囔囔的声音从小陈那边传过来,在夜里有点窒息人的伤感。

奈奈一直以为八龄后的小姑娘会不怕挫折,有了情敌也会血拼个你死我活,可是小陈的作法让她第一次认清这个年纪小女生的心态。

怕受伤才是她们真正的内在。潇洒,绝情,果敢,其实都为了保护一颗怕受伤的心。

看来,这时代,爱上一个人,有点难。

唏嘘感慨一番,她搂着小陈拍拍肩膀,“走一步看一步吧。很多人都说走一步看一步是消极的人生态度,其实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处世良方。咱不为没到的事儿杞人忧天,太容易老,为爱情操心更不值得,还不如先好好过日子,等爱情真砸到身上了再想怎么办,多好。”

“这是乌龟处世之道吧?”小陈扑哧一声破涕为笑。

“你真直白,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奈奈故作生气,随后自己也笑出来。

是阿,这就是奈奈躲在乌龟壳里真正的想法。她就剩这个坚固的壳子来抵抗风雨,如果没了,她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嬉闹一圈,两个人都平缓了呼吸,各自翻身想着自己的故事。

奈奈背对着小陈,把枕头下面的手机摸了摸。

还在,她心底有些安稳,可是没人打来,她心又有点戚戚。

她在夜色中摩挲了两下手机,又缓缓从枕头把手抽出来,有点恋恋不舍的。

再翻个身,小陈已经酣然入睡。还是年轻好,有伤都可以睡得着。

奈奈努力的闭着眼,培养睡意。迷迷糊糊的,有点错觉,有人就坐在她旁边,抚摸她的眉间,额头。

她叹息,胸口的抑郁都已渐渐疏散。

如果,他可以这么温柔多好。

突然,枕头下面一阵子震动,她惊得心怦怦直跳,怕惊醒小陈,她赶紧摸过去把手机掏出来,压低声音接了电话:“您好,我是秦奈奈。”

没人说话,电话那边只是静静的。

奈奈半晌没说话,一直听着电话那头的呼吸声,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睡了。”

那边还是没动静。

奈奈把电话挂断,又藏在枕头下面,双眼望着窗子发呆。

电话又来,奈奈本能的抓过来又接,电话那边又是静悄悄的。

好久好久以后,“奈奈。”他叫她。

那么温柔,就和梦中一样。

“嗯?”奈奈等着他想说的话,今晚的雷劲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奈奈能感觉到他似乎遇见了很棘手的事,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

“没事,睡吧。”那么多的千言万语就吞了回去,奈奈又等了等,最终也没等到那句话。

呼吸滞涩,奈奈终于说:“晚安。”

然后挂断。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