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鸵鸟三个X大吉日

鸵鸟三个x大吉日

鸵鸟三个x大吉日奈奈的忘性很大,上学时曾无数次被锁在家门外,被迫买上五毛钱的瓜子蹲在楼梯口,一直嗑到奈奈妈下班回家。

隔天会有打扫卫生的阿姨问,又是谁家的孩子这么讨厌,总弄的乱七八糟的,奈奈一般不敢承认,吐着舌头跑过去,假装没听见。

由此延伸,奈奈也会忘记很多事,小学同学的姓名,只见过几次面的人,以及不开心的往事。小陈说她大脑里设定了del功能,会自动删除自己不想要的东西。奈奈不以为然。

其实有两件事,奈奈忘不掉,一件是吕毅亲过别的女人后云淡风轻的接自己的电话,一件是……

算了,不说了。

奈奈拍着滚圆的肚皮对林治说:“看来你懂得怎么才能让人增肥。不知不觉地我居然吃得这么饱。”

“你这是夸厨师呢,还是夸我呢?”林治瘦隽的脸庞在灯光下看起来线条分明,一双笑眯眯的眼睛看起来特别的让人觉得快乐。

“算是夸你吧,不过,你可以不用当真。”奈奈被他影响,风趣起来。

“好吧,那我就不当真了,只不过今天给了一个机会和你吃饭而已,上次没吃成。”他笑笑,体贴的为奈奈送过纸巾。

男人随身揣着纸巾是奈奈曾经觉得有很娘们的感觉,可细细想想,如果不揣纸巾油乎乎的嘴巴和汗渍渍的脑门儿似乎又很倒女人的胃口,尤其是林治这么斯文的男人,反而揣上纸巾才会显得他更加斯文。

如果是雷劲……她好像没看见过他狼狈的样子,也没看见他到底用不用纸巾。无法想象。

说到底还是了解的太少,虽然他们差一点就做了亲昵的事,可真正说起来,她还是不了解他。

林治察觉她的出神,故意作出夸张的表情:“你居然忽视我的爱心。”

年轻真好,他虽然只比她小了两岁,却那么生气盎然。

奈奈淡淡笑着:“伤自尊了?伤自尊还不走?”

林治头一偏:“走之前也得带上你,省得你被人拐卖了。”

一句话,奈奈心一动,赶紧低下头假装没听见。

帐结完了,奈奈也装耳聋也装了好久,林治帮她开门,她都没胆子抬头,迈步走出去。

最近心莫名沉了许多,很多时候,很多事都会触动奈奈的心,像根针,扎一下,退一步。

爱情和婚姻的未来没人能许给她,她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真的想爱了,又会害怕,真的面对了,又会担忧。无论是雷劲还是林治,她都不敢相信太多。

总有一天,爱情会消失,婚姻会走到尽头,她怎么还敢把心系在男人的身上?

月光银纱薄暮罩住不说话的两个人。

缓缓向前走着,彼此都没了交谈。林治也察觉到奈奈的有意躲避,他很想找个话头,又担心自己太贫嘴,让她心生厌烦。

奈奈是他相亲的第几个对象他记不得了,当时留下印象是因为她夸张的裙子和温婉的态度。淡淡的笑不会过分亲热,又不会太过疏离,言行举止把握的恰到好处,虽然后面跳出一个程咬金破坏了接下去的故事,但他对她的兴趣依然未减。

听说,她是因为前夫外面有女人才离婚的,真看不出来这么柔弱的女人居然可以如此自立决断。

难怪会吸引那个霸道的男人。

林治尊重奈奈的隐私,不去打听她和那个男人进展的结果。但有想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他犹豫了一下,开口呃了一下。

奈奈停住脚步回头看他:“怎么了?”

“没事,我想问问你怎么回去?”林治笑容不减,心中捶自己一千遍。

奈奈这才想起来,这里离她住的地方至少还要四站地。

“我坐公交,你呢?”

“不如我们走路回去吧,今天吃的太多,消化消化。”林治微笑的建议。

也是,奈奈对秋天开始长膘的事深恶痛绝,她是夏天暴瘦,冬天暴肥。到了秋天就是喝口凉水都长肉,等冬天穿上羽绒服的时候,小陈打趣警告过她,千万别在路边蹲下,人家会以为是动物园走失的狗熊。她每每想到这里都会很愤慨,恨不能割下几斤肉来减肥,因此,林治的建议深得奈奈心。

四站,不远嘛,走!

既然走路,就要选择聊天的话题,奈奈自认是八卦天后,而林治似乎只是一个很好的听客,微笑点头并不发表言论。

偶尔也会有车经过,两柱灯光扫在他们身上,林治条件反射往里护着奈奈,奈奈尴尬一下,然后接着八卦。

她不是不懂,只是不想懂而已。

好不容易走到家时,奈奈已经是气喘吁吁,对于现代女性来说,穿高跟鞋徒步走上四站地简直是要了亲命。

勉强维持脸上的笑容,她回头对林治说:“到了,你赶快回去吧。”

“没关系,你上楼,上去了在阳台朝我摆摆手我就走了。“林治的笑容在夜色下还是那么灿烂。

奈奈无奈,对这个一根弦的好男人有点无可奈何,她朝他挥挥手,迅速钻进楼门,疾步爬上楼,希望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朝他摆手,解决掉心里沉重的负担。

可惜,天不遂人愿,钥匙居然没带。

她轻轻敲门,里面没人应声,掏出手机想打给小陈,却发现小陈在五点多的时候给自己发过一条短信:奈奈姐,今天你被拐上土匪的车我就知道你晚上肯定不会回来,我也去寻找我的下一春了,你玩儿的开心。

这丫头的下一春,是她的青梅竹马的高中同学,两个人玩暧昧很久了,一直没什么突飞猛进的发展。今天看这点儿还没回来就知道,嗯,突飞了。

头痛的奈奈有点难以置信自己就这么被锁在了门外,小时候无数次干过的事再次悲剧般重演。她翻遍大大小小的内袋,又翻遍所有可能藏根头发的角落,还是没有,于是奈奈认命的从手袋里找出一方记事本纸,铺在台阶上坐下来,再翻翻手机,把那个打过无数次通关的俄罗斯方块找到,从第一关开始打。

以上动作,驾轻就熟,一气呵成。

感应灯灭了,她无动于衷接着玩,幸好今天手机电池多带了一块,不然就生不如死了。

没到第二关,楼下就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奈奈屁股往右边一挪,赶紧空出点地方给别人走。

感应灯也随着他的脚步声亮了起来,奈奈埋头奋战俄罗斯方块,不曾抬头,却被那人笑的声音吓了一跳,她偷眼瞄了瞄,林治的牙齿很白。

“我以为你遇见歹徒了,光看见灯亮了又亮也没看见你摆手。”他有点喘,说话停停顿顿的。

奈奈赶紧按暂停:“哎呀,我忘了你这回事了。”

“没事,你没带钥匙?”林治打量一下奈奈习以为常的模样,颇有感慨:“原来你经常不带钥匙。”

“你怎么知道?”奈奈上下看看自己,脑门上也没贴标签阿。

“看你的表情和姿势就知道了,一点都不着急。”林治指出奈奈泰然的姿态。

“我着急有啥用,我同事今天和青梅竹马出去幽会去了,所以着急也不能给她打电话,那多缺德阿。”奈奈一向认为自己很识时务。

“那你得坐到什么时候?”

“坐到这丫头回来,她跟我一样,恋床,换个床睡不着。”奈奈解释。

林治站起身,四周打量一下,感应灯一会儿灭一会儿亮,突然,他拽了拽奈奈的胳膊说:“走,咱们去下面的花园坐。”

奈奈还来不及反驳,他已经补充说:“这里灯光晃眼睛,空气也不好。”

也是,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不过从善如流一向是她信奉的,而且看在人家请自己吃了晚饭的情况下,总不能太驳人家面子。

奈奈拽着大包小包的打包袋,还背着包,拖着半残的腿带着高跟鞋,动作很不利落。林治回头看看,把她手上的打包袋拽下来放在门口,笑着说:“放心,这个没人偷。”

奈奈想说点什么证明必须带上它,又觉得不妥,可这么走下去,似乎又对不起那些依靠在大门上的盒子们。

“这样,你的同事看见了,也知道你没带钥匙,回来后肯定给你打电话。”林治的理由似乎不好拒绝。

“那,好吧。”奈奈瞥了一眼盒子,归整了一下才慢吞吞的走下楼。

小花园此时很安静,平时大妈们习惯在这里打麻将聊天,所以石墩子和石头桌上还有小垫子,坐上也不冷。

“总听说听说秉烛夜谈,咱们这算秉手机夜谈了。”林治把手机的播放器打开,微微的灯光和悠悠的音乐一起缓解尴尬的气氛。

奈奈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要为他的细心鼓掌,这样的男人真是极品。

他为什么总相亲呢?以他的条件不会找不到女朋友,为什么还这么疲于奔命的相亲?

“我相亲是因为想用最快的时间忘掉一个人。”林治似乎读懂了奈奈的心,自己先解释道。

“前任女友?”太韩剧了吧?

“我老娘。”林治笑的表情很调皮,明显又耍了奈奈一次。

“就知道你有恋母情结。”奈奈撇嘴。

林治眼神凝重,脸上的表情也很严肃:“因为我喜欢你?”

奈奈张开的嘴就再也没合上,足见这句话队奈奈的震撼。

不用这么演吧?他又不是韩剧炮灰男二号。

“这个,其实,你,其实,这个。”奈奈装鸵鸟必备语录终于还是用上了,只是林治并不领情。

“给个痛快话吧,我有机会没?”他认真的问。

真是华丽丽的一天,从愤然砸了售楼处,到参观黑社会,到流理台**,到巧遇相亲男,到莫名其妙的告白。

莫非今天是三个x的大吉日?

奈奈还在震惊,所以没办法回答。

林治一脸深情探过头来,奈奈瞳孔被迫聚会,她立即把头埋下,大声说:“拜托,你别耍我。”

随即,林治的笑声从对面传来,奈奈好奇的抬眼,果然,他笑呵呵的端坐在椅子上,什么都没发生。

“你真聪明,知道我在逗你。”林治无所谓的笑笑,态度很轻松。

见他这样,奈奈松口气,拍拍胸口说:“吓到我了。”

林治垂下黯然的眼神,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幸好只是吓着了,还没当真,你要是当真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死小鬼,不许这么耍老人家。”奈奈赶紧从背包里翻出水瓶,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意犹未尽的说:“那你是为了忘了谁?”

“没必要说了,说了也没什么结果。”林治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想说了。

奈奈的粗神经似乎又感觉到什么,最好的办法还是,装鸵鸟。

不管了,先把屁股放外面,爱怎样怎样吧。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