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他出身未捷身先死

他出身未捷身先死

他出身未捷身先死奈奈的大姨妈是不称职的。

习惯迟到早退,从不按时上岗。有时倒霉,正在工作的时候,不请自来,奈奈就必须冲到超市大包小包的搜罗了,解决自己的问题。为了不至于经常突击超市,她只能在更衣室藏了一包,以备不时之需。

奈奈从来没有这么悲愤过。

旧社会的强抢民女在日光朗朗的今天还有发生,简直是新社会女性的悲哀和耻辱,她要反抗,可又畏惧那五件套刀具,她不反抗,又对不起从小学到大学老师们的道德教育,两难境地下取其轻,所以她可怜兮兮的仰头对山寨王雷劲说:“我对你仰慕已久,只是今日今时不是时候。”

雷劲见奈奈憋屈的脸蛋就知道自己的计谋得逞,还没等进一步就被奈奈一句赞美笑了场,可是不能就这样被敌人麻痹了神经,所以雷劲神情严肃的问:“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为什么?”奈奈小脑袋还在转弯,雷劲又瞥了一眼五件套。

好吧,是死是活都得说:“我屁股咯的慌。”奈奈一脸严肃的说,更让雷劲觉得不可置信。

以前他又不是没试过,哪个不是在这上销魂的死去活来的,谁也没说咯的慌,她怎么功能不同?

雷劲把手伸到奈奈的屁股下面,一个用力撑起她的身子,奈奈尖叫一声赶紧搂住他的脖子,“你干啥?”

“你是太瘦了,以后多吃点儿,屁股上都没有肉。”雷劲摸着骨头后皱眉头,愤愤的训教。

“要那么多肉干什么,又不能吃。”奈奈翻了雷劲一个白眼儿,突然警觉自己敞开衣服的前胸正贴在他的胸前,结实的肌肉轮廓正透过他身上的衬衫穿过来惊人的热度,她发誓,如果此时有人扔根火柴过来,自己一定点火就着。

天,谁能告诉她该怎么办?

怎么能这么残忍的考验生性纯良的家庭妇女?

雷劲显然也感觉到红脸蛋的奈奈在天人交战,他低头用下巴磨蹭她的头顶说:“有肉吃起来比较方便。”

这话是雷劲刚刚总结出的经验,于是他轻轻一兜把奈奈抱在怀里,在奈奈尖叫声中三步并做两步的上楼,踹开门,把奈奈甩在**。

既然她说整理台咯的慌,这里有床垫,该没问题了吧?

奈奈啊的一声大叫不好,赶紧扭个身子往床边上爬,大开的上衣,半褪的裙子,爬行时扭动的屁股,白痴奈奈根本就不知道,就是柳下惠此时都能被她引诱犯罪,更别说是憋了很久的雷劲。

他抓住她的脚踝往怀里带,小心翼翼的用力,生怕自己动作过大瘦弱的奈奈经受不住。

“这里可以了吧?”他强忍着即将决堤的欲望,耐心询问。

“这里,这里也不好,那个,那个,还有……”喃喃的奈奈还在找着理由。

其实她很大义凛然的说,cameonbaby,我准备好了。

可这么说又违她多年来自诩良家妇女的头衔。

她也想说,我的身体我做主,我想做做就做做。

可这么说又怕雷劲觉得她是个很**的女人。

雷劲察觉到,奈奈有点嘴硬心软,他咬着她的耳朵,双手牵制住她的手腕,:“乖,听话,很舒服的。”

被他声音弄得意乱情迷的奈奈已经顾不上坚持了,她只好自己对自己安慰道,舒服就好,舒服就好。

眼看着催眠成功,奈奈地溜乱转的大眼睛也成功的闭上了,雷劲伸手抬起奈奈的腰,把双腿分开,身子在她腰腹间摩擦着。

急促喘息的奈奈皮肤是漂亮的粉红色,柔软细腻的触觉更让他抓在手里不想松开,他极力克制自己会有的疯狂举动,想要给她留下点好印象,于是雷劲说:“如果不舒服了,我会停下来。现在要停吗?”

奈奈很想破口大骂,这时候还问个啥,赶紧的。

可是,她又必须表现自己的矜持,于是,她努力的睁开恍惚的双眼:“这个……”

“行了,就当我没问。“雷劲看她又是以这个开头,赶紧用嘴把她下面要说的话堵上,压了下去。

突然,奈奈觉得有点不对劲,下面好像有点热流涌处。她很郁闷,很想说不是吧,但是又必须承认可能即将发生的事实。

她竭力摆脱他脱裙子的大手和深深吮吻自己的双唇,百般挣脱无果的情况下,她只好狠狠咬住他的嘴唇,让雷劲成功放开她,容她说出最重要的发现。

“又怎么了?”雷劲愤怒的说。

奈奈憋红的脸皱成一团,很痛苦的说:“我,好像,那个,来了。”

雷劲不可置信,慢慢抬起勃发的身子往下看,床单上果然有血迹。

粗重的呼吸还喷在奈奈的胸前,奈奈看着他纠结着肌肉的粗壮手臂僵硬在那儿,很过意不去,她很想安慰他一句:“这不是你的错,大姨妈她老人家总是喜欢突然造访。”

雷劲的挫败感绝不止是那位尊敬的老人家总是突然拜访,而是为什么她老人家总是挑他兴致勃勃的时候拜访。

每次都这样,绝对是成心故意的。

看他还没反应,奈奈愧疚感更深:“其实你挺好的,和你没关系。”

废话,当然和他没关系。难道还是他把她勾引来的?

奈奈还想安慰挫败的雷劲,却不料他已经从她身上爬起来,恶狠狠的说“赶快把衣服穿好,别受凉。”

呃?呀,雷公转性了。

她怯生生的问:“真没关系吗?你这样应该很难受吧?”

雷劲含着怒气,看着她纯真的模样又不能发泄,憋的很恼火,低声说:“我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你赶紧穿好衣服。”

奈奈听话,立即穿好裙子,可上衣的扣子又缺了几个,他脱掉自己的衬衫,里面还有一件黑色的背心,他把衬衫套在奈奈的身上,仔仔细细扣好钮儿,最后才说:“如果你不能立刻帮我灭火,就别往火上引。”

雷劲四下找烟,点燃后走到阳台透透气,在阳台上对着夜色才能放松自己积蓄很久的欲望。奈奈偷偷从房间走出,看着夜幕下孤单单落寞的身影心里有点想哭,他一直是这样吗?

无论什么都不与别人说。

模糊的夜,璀璨的星,偶尔会有一丝冷风吹过带起心中的悸动。

奈奈赤脚走过去,悄无声息的靠在他背后,声音低低的:“其实,你是个好男人。”

雷劲身体一僵,狠狠吸了口烟,红色的光晕就在奈奈的眼前闪了又灭,他突然露出白色的牙齿笑问:“你骂我呢?”

“没,我说真心话呢。”奈奈扭捏的说。

“哦?真心话?那好,下次我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一个好男人。”雷劲懒得和这个笨女人多说,只是邪气的朝她笑了笑,接着用力一搂,掐着奈奈的肩膀说:“把衣服扣严实了,咱们出去吃饭。”

这跳跃步子太大,所以奈奈有点反应不过来,雷劲看她没反应,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揽着她的肩膀往外走。

奈奈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没干,直到要走出门了她才想起来,窘迫的她双手拉着门框,恨不能一头撞死在这儿,那样就可以不用说下面的话。

她颤巍巍,尴尬尬的说:“劲,咱先买点东西去行吗?”

雷劲困惑的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怎么了?”

“我急需的东西。”奈奈窘迫的很,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急需的?雷劲想了半天才突然明白过来,也有点不自在起来,他咳嗽一声问:“你能去吗?”

“能,没事。”奈奈已经用面巾纸解决了一下,暂时没有后顾之忧。

雷劲又咳嗽一声说:“那就走吧,先去买东西再吃饭。”

奈奈迷迷糊糊的点点头,赶紧一溜身从开着的门缝里钻出去,脸红彤彤的。

雷劲心不在焉的锁门,心中无比郁闷。

女人怎么这么麻烦?以前那几个好像都没这么多事儿的。

忽然想起奈奈窘迫的表情,锁门的动作慢了下来,嘴角渐渐露出一丝微笑,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第一次,第一次他欲求不满还能笑得出来,难道他生病了?

奈奈至此总结,过了今天,她至少也要在雷公家藏上一包,以绝后患。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