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万众瞩目的流理台

万众瞩目的流理台

万众瞩目的流理台奈奈有很严重的强迫症。遭受她迫害过的人无不抱怨连连,包括奈奈娘。

奈奈对此很无奈,又无法改掉这样的臭毛病,于是只能游离于道歉和犯病之间,周而复始。

例子一:奈奈妈出场,奈奈为陪衬。

“一会儿出去买衣服?”奈奈妈早上九点兴致勃勃的对奈奈说。

奈奈痛快的答应,随后开始收拾。

三个小时后,奈奈妈拽着奈奈出门。奈奈在门坎内外挣扎许久询问:“妈,煤气关了没?”

“关了。”奈奈妈肯定的回答。

“妈,水呢?”奈奈不放心,得到肯定的点头回答后接着问:“那电呢?”

“哎呀,我钥匙呢?”

“啊呀,要不要带遮阳伞阿,要不要带太阳镜?”

“天,妈,我好像忘记带钱包了。”

“还有公交卡。”

“再等我一下,还有矿泉水。”

“咦,妈你要干啥去?”奈奈见奈奈妈利利索索的迈步出门,连头都没回径直下楼,不解的问。

“我自己去买衣服,不带你了。”奈奈妈就这样扬长离去,此时距离奈奈娘提出逛街刚刚好五个小时……

例子二:即将出席同学婚礼,奈奈为主角,奈奈娘为配角。

三天前开始紧张的奈奈重新买过了衣服饰品以及配色的包包和鞋子。可越临近出席的时候,她越紧张。

“妈,你说我是披头发去,还是扎成辫子去,还是挽个髻去?”奈奈同学的婚礼定在九点开场,此刻是凌晨六点。

“披头发去。”奈奈妈连眼睛都不抬直接建议。

她太了解奈奈犹豫不定的个性了,所以无论什么建议都要自己做一圈再找最适合的,因此一切建议都等于零。

果然,奈奈从披头试验到扎辫子试验到挽个髻,直到在回归披发。

“我的戒指会不会不配衣服的颜色?”

“我的鞋子是不是太高了?”

“那个裙子蕾丝我喜欢,可是这个我更喜欢腰带,怎么办?”

直到接近九点时,奈奈终于从焦虑中解脱出来,昂首出了家门。

奈奈妈靠在门边上刚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奈奈在门外按门铃:“妈,我觉得我还是换对耳环比较好。”

奈奈妈拽着门框华丽丽的晕倒,悄无声息的,义无反顾的……

雷劲搂着奈奈的腰推着购物车到了车场,他突然停住脚步说:“奈奈。”

奈奈回头,“怎么了?”

雷劲站了一会儿,突然笑笑没往下说话,赶紧接着往前走。

被他笑毛的奈奈有点手足无措,有点被人算计的感觉,她戒备的眼神飘来飘去的,可看他装东西和开车的状态似乎没什么阴谋诡计,奈奈有点迷糊了,他刚刚那一声到底在想干嘛呢?

可惜,雷公不回答,让她自己猜闷子。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dangzaokangyujianheisehui/1029.html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