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两个人的柴米油盐

两个人的柴米油盐

两个人的柴米油盐奈奈是bh的女狮子。虽然生在狮子座,却是头羞涩不已的母狮子。

最初关于情阿爱阿h阿的启蒙教育来源席绢大神的《抢来的新娘》。红着脸蒙着被子,用手电筒在黑漆漆的夜里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春心那叫一个萌动。

随后是随着各位大神越来越露骨的描写,让她自认为那方面知识很丰富,经验也很充足。但在卧谈会时,她仍是在同寝姐妹越来越h的话题中高声大叫,“不要讲了,你们这群色情狂。”

随后被一片垫子枕头雨砸倒,在自己一方角落惨叫连连。

自从有了网络以后,她经常会在聊天群里装装文艺女青年,对于**而羞涩的话题多表示为:呃……,我撤了。

偶尔也会纠结群里的姐妹们对

小说里的h表达自己的想法,但一谈到关于具体细节问题,还是老一套:……,呃,我撤了。

自此,被认定是超级无敌小白花bh女狮子奈奈。

水郡的21号是样板间,所以家电家具还算齐全,可是在哪儿之前是买菜买东西,这让雷劲和奈奈有了一下对话:

“你进去买,我在外面等着。”雷劲面无表情吩咐道。

“不行,吃饭是两个人的事儿,必须两个人一起买。”奈奈心中忿忿:我找男人图什么,居然连购物车都不帮忙推,菜袋子都不帮忙提,找他有什么用?

“你买就行了,你买什么我都吃。”雷劲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死活也不肯进超市推车。

“不行?不行我就回家。”酸脸后的奈奈拉开车门猛地跳下车,一溜烟径直跑到路中间,拦个出租车准备回家。

雷劲突然一拳用力砸在喇叭上,刺儿的喇叭声惊得奈奈一回头:“上来。”雷劲吼道。

“不上,除非你求我。”奈奈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仰脖子坚持。她暗自发誓绝对不能给他台阶下,要立规矩就必须要立到底。

咬牙切齿的雷劲怒目横视:“我警告你,最好上来,否则后果自负。“

奈奈连理都没理他的威胁,大步向前走,一转眼就走出了十米。

雷劲猛然加速一个油门踩下去,发动车子超过奈奈,扬长而去。

奈奈看着车子的背影,脚步停住,心冰凉冰凉的,喃喃的骂:“王八蛋,最好撞个生活不能自理,一级甲等残废。“

可惜,她骂的声音雷劲听不到了,提到全速的奥迪r8时速301公里,眨眼的功夫连影子都不见。

过了半晌,奈奈才缓了胸口闷气,踢了踢路边的石阶,声音有点伤感:“王八蛋,让他买菜都那么难,跟他还有个屁好处,我不伤心,秦奈奈一定不伤心。”

她的嗓子绷的紧紧的,视线不敢抬起,生怕自己看见雷劲车子去的方向,心里会难过。

奈奈深呼吸再深呼吸。

已经来到超市门口,没道理空手回家,她叹口气从路边上缓缓的往超市走,心里有些麻木后的僵硬。

原本她以为,他们之间会有一段不错的开始,可现实再次又把她教育了一顿。女人可以期望爱情,却不能期望男人为你而改变。他们的生活习惯,他们的为人处事方法都不会因为身边的女人而改变,永远不会……

她在门口推了一辆购物车,艰难的爬上三楼,扶梯上前面一对儿小夫妻笑呵呵的互相搂着,男人稳当当的推着车,女人笑眯眯的帮他整理不规矩的衣服领子,甜甜蜜蜜彼此恩爱,幸福就在眼前,可离她是那么遥远。

从前,奈奈喜欢和吕毅一起逛超市和商场,因为身边有人陪伴,主意也由他来拿,她只需要享受被爱人宠溺的甜蜜感觉,一点一滴的美好。

那么美好。

所以今天她还是用同样模式要求雷劲,结果却表错了情。一个居家的男人不该是雷劲这样的男人,吕毅做得到,很多男人都做得到的事,雷劲却未必能做得到。

原来,找他也是有坏处的,并非之前想的那样简单容易。

奈奈从家电区开始逛,一台台摆放整齐招人喜爱的电饭煲,电饼铛,电烤箱都很适合家庭生活,可惜,却不适合她的租房日子。

那时候为了颠沛流离的搬家,很多东西都敢没买,小陈的电饭锅和烤箱她一直霸占着,而眼前这些曾经属于她施展手艺的东西好久都不曾摸过了。越摸,心越痛。

她以为,她可以再找个可以放置这些东西的地方,可能太急了些,最终还是错乱了步子,失了常态。

架上有一款咖啡机正在打折,原价988,现价居然888,她突然想起雷劲那个黑咖啡的要求,手在咖啡机上停留了一秒钟。

那一瞬间,有点莫名的感觉。其实,他也应该很辛苦,只不过桀骜如他一定是不肯把最弱的一面给别人看。

他真累。

背后突然有人伸出手把咖啡机举过她的头顶,奈奈随电线看过去,雷劲一声不响就站在她身后。

就一瞬间,仿佛心事都已被看穿,他的样子在奈奈脑海中从来没有这么深刻过,她又急又窘,又怕自己的心事一张嘴都说出来,低头转身快步走。

雷劲搂住她的腰恶狠狠的说:“腿不长,走的还挺快,我去停个车的功夫转眼你就没影儿了,这么大的地方,叫我好个找。“

“谁让你找了?”奈奈听到他只是去停车,并不是有意赌气离开,口气已经软了一半。

两个人都三十好几的年纪了,耍花枪也已经过了最佳的时间。既然他选择解释,她也可以选择原谅。

她不想再当鸵鸟,更不想强迫自己故作清高,软了就是软了,作样子给谁看?

“废话,不找你,你那么笨,走丢了怎么办?”雷劲不想向奈奈承认他是开车走了,只是在拐弯被红灯拦了下来。旁边一闪一闪的红灯让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她是为他买菜,他却连帮忙提个口袋推个车都不愿意,有什么比这个更不是东西的?

他在那儿犹豫了好久,后面的车早塞成了一条长龙,有几辆车主还边按喇叭边骂咧咧的,如果是平时,他一定要亲手解决几个。只是这时候奈奈比什么都重要,一踩油门整个打横,急转弯掉头,在众人的怒视下又转个弯冲进超市的停车场,不由分说快步上楼。

雷劲最开始并没找到奈奈,在一排一排的货架子找不到人,心慌的厉害。

她那么软弱的女人应该不会负气一走了之的,他笃定。

可是奈奈真的就凭空消失了,找都找不到。

等走到三层才在家电那儿看到奈奈瘦瘦小小的身影,像个居家的主妇精心挑选着自己施展手艺的工具,嘴角含着微笑,那么专注,那么温柔。

他就这么看着,连目光都舍不得离开。

也许他们俩之间生活差异很大,对很多事的想法也不相同,但是她身上安稳的感觉真的吸引了雷劲。

那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安稳的生活。

从他和四个兄弟从唐人街爬出来,到最后走遍南北美,亚欧非都涉及到时,他最想要的是休息和安稳。

许瑞阳说过,明年退休以后找个女人结婚,那时,自己还笑话过他没志气,大脑简单。如今自己深深陷入了才知道,很多问题都不算是问题,只要他想做。

结婚也好,退休也好,即使终会被人寻仇但仍阻挡不了那种美妙的**。

也许,是时候叫洪高远放手了,找个接班人退了,从此以后不和警察逗闷子,不和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周旋,日子也会快乐很多。

他想看着奈奈在厨房做饭,看着奈奈在花房种花,还想看着奈奈摆弄婴儿床的样子,就像他们见面的第一天,她那种对待孩子甜美的笑容一下子就撞进他的心。

他终于找到了,在奔波十八年后,渴望的那片平静。

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越是想要,越怕自己得不到。

如果有一天,她肯施舍给他,他愿意放弃手上所有的一切。

奈奈回头,见他还在愣着,诚恳的说:“咖啡对身体不好,还是买果汁机吧?

一本正经的询问让雷劲怔了好久,那种牵绊着柴米油盐的陌生日子突然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他前所未有的慌乱,“你拿主意好了。”

“真的?那你不许反抗。”奈奈嘴角微微抿成个弯,漂亮极了。

也许,奈奈不是最美丽的女人,但她是最吸引男人目光的女人,一个能给男人家的幻想的女人。雷劲认真点头说:“好,我不反抗。”

雷劲在奈奈印象中一直是咆哮和邪气的,第一次看见这样认真的态度有些说不出的紧张,不知为何,心有些动容,好久没人这么对她了,让她残存的心不经意间竟被感动。她低头转过身有点哽,眨眼压住即将涌起的雾气说:“那咱们买榨汁机。”

电饭锅,榨汁机,水壶,炒勺,雷劲手上的购物车装个满满登登,奈奈却仍是兴致勃勃的往前走。雷劲突然觉得和奈奈一起买菜是一种寻常人家的幸福,那种浸泡在柴米油盐里的感情才能真正品出滋味。

他一只手抓着奈奈的胳膊,一边用购物车和自己的身子给她挡出最安全的空间,看着她在自己的营造出的范围内,专心致志的挑选翠绿的青菜,红红的火龙果,新鲜的猪肉,还有圆嘟嘟的鸡蛋。

那些曾经认为最琐碎最烦人的东西如今看来都那么顺眼,红绿搭配下每个都让人食指大动,让他几度失神。

奈奈问他:“你有什么不吃的东西没?”

他摇摇头,不想说话,生怕自己一开口就破坏眼下温馨的感觉。

“那你有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奈奈笑容很温暖,让他嘴角也不禁上扬。

“有,你。”雷劲的回答让奈奈红了脸颊,她转过身想了半天,才说:“那还是多买点猪肉吧”

雷劲知道奈奈又钻了乌龟壳,也不逼她,很大度的让步:“也行,反正都是一个味道。”

“你说我是猪?”奈奈立着眉毛问。

雷劲宠溺的伸手揉搓奈奈的头发:“不傻嘛,这孩子还有救。”

这一刻的时光,不仅仅是温暖那么简单,更像是张巨网,网住了两个人。

神情有点恍惚的奈奈和淡淡微笑的雷劲都不愿破坏此刻的气氛,那种甜到心里的暧昧。

“奈奈?”背后有人叫她,奈奈从甜甜的感觉醒过来,视线转移却看见别处站着的两个人。

脸色顿时发白的奈奈被雷劲不露痕迹的在自己身后。他当然知道对方是谁,只是那个女人他并不认识。

四个人都站着,各自不说话,各自也有不同的心思。

突然吕毅向前迈了一大步,从雷劲背后拉出奈奈皱眉质问:“你在干什么?”

奈奈被他拽了一个踉跄,来不及辩解,雷劲已经出手,健硕的身躯挡在中间一把抓住吕毅的领子。

奈奈知道他动手会牵涉太多,而且下手也太重,所以她回头掰开他的手指对雷劲说:“用不着你动手。”

眉尾一挑的雷劲手停在半空中,恶狠狠的瞪向奈奈:“怎么,你舍不得?”

“看来奈奈姐找到好男人了?”维雅在旁边醋不溜的加火儿说。

“我找不找得到好男人用不着你管,你管好自己的男人就行。”奈奈扔下这句话,过来拉雷劲的胳膊往外走。

对于看官大人的催文,某城一向当成是各位对此文的热爱。只是最近实在是忙,本来也不想说的。只是眼看着催文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只好跟大家再次说明一下,家里有事,还不小。我的亲人被车撞了,虽然不用我照顾,但是心里很乱。最近文的水平下降也有一定的原因。不想停更,不想让大家多等,所以还在坚持在半夜的时候写上几千字给所有爱我的看官大人,一天一章已经是极限了,再催我也不能完成。抱歉。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