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原来他不是一个人

原来他不是一个人

原来他不是一个人奈奈没有赌运,逢赌必输,所向披靡。

从上大学开始,她就发现自己赌运极差。她不能买彩票。虽然中五百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买了几年下来连一次五块钱都没中过,更加不易。甚至连市里发行的抗洪救灾福利型彩票,据说广大人民群众说中奖率很高的,在大喇叭嘶吼下她战战兢兢和同学们支援了一百块钱,攥了一沓子彩票挨个刮,五个同学分别中了一辆自行车,一付羽毛球拍,暖水壶两个,外加安慰奖牙膏若干。

唯独奈奈,支援灾区很彻底,没求任何回报……

室友说她是逢赌必输的衰神。奈奈给自己封号,东方不赢,还觉得挺美的。

后来和吕毅一起过日子了,每每出去吃饭都要享有上帝的权利要发票,若干年下来,连个五块钱也没刮到。

吕毅说:谁跟你赌什么都赢,太没成就感。

奈奈不屑:切,早晚有一点我会赢一次,你等着瞧。

这一瞧,就瞧了七年。

电梯门突然打开时,雷劲还不想离开奈奈的嘴唇。只不过能在咫尺之下,众人睽睽之时接着亲吻下去,他干,奈奈还不干呢。

许瑞阳和洪高远站在电梯门外突然同时倒吸口凉气,齐刷刷背过身去。

老五目瞪口呆,老七则一把按过他脑袋硬扭向墙壁,然后朝电梯里面两个人呵呵干笑了两声说:“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当我们不存在。”

雷劲低头骂了一声娘,不由分说把奈奈搂在自己的肩膀下,对兄弟们介绍:“这是我女人。”

几个人慢悠悠回过身,朝奈奈同时释放一个大大的笑脸:“嫂子。”

奈奈一惊,赶紧摆手示意,然后朝大家深深鞠躬:“我叫秦奈奈,请大家多多关照。”

就在雷劲冷得直叫人哆嗦的眼神下,奈奈和四个人派发自己的名片,每送一张就笑一下:“多多关照,我的房子在南面儿,有空儿多过去看看。”

几人面面相觑,拿着名片更是不知如何应对。

“嫂子,我,我们不如先进来吧,站这里不好说话。”还是老七脑筋转换的快,赶紧先解决了尴尬再说。

奈奈也发现自己又犯了职业病,赶紧收了售楼小姐的微笑,躲回雷劲身边,嘿嘿笑了一下:“职业病,职业病。”

雷劲眼角轻跳,但没表现太多。他扫了一眼四个兄弟,搂着奈奈的腰往前走,随口扔过去一句:“明天都过去看看,那房子不错。”

许瑞阳说:“劲哥,你准备把总部也挪到亚特兰蒂斯去?”

雷劲回头一笑:“没什么不好。”

愁眉苦脸的几个人都立刻噤声,浑若无事的雷劲搂着奈奈走到自己的办公室。

老五说:“第六套了。咱嫂子营销方案真牛,一本万利阿。”

“你不满意,找劲哥提去。”老七拍老五脑袋,笑道。

“靠,他现在眼睛都看不见咱们哥几个了,房子算个鸟。”老五抑郁。

洪高远一脸茫然问许瑞阳:“啥意思,一人一套?公司里出还是咱们自己出?”

“这算是和咱嫂子的见面礼。你说呢?”许瑞阳翻白眼问。

“老五,那房子多少钱?”洪高远探过身拽住老五的脖领子。

“二百多万,贵倒不贵。”老五寻思半天:“关键是万一老大和人家黄了……”

“滚,你别乌鸦嘴。你看劲哥啥时候和女人在旭都磨蹭过?这女人不一般,至少在他心里地位很重要。“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老七说:“要不,咱们赌一下?“

几个人一起转过来问,“赌啥?”

“赌他们俩多长时间分,多长时间上床呗。”老七声音里透着憋不住的笑,“我先下注,这次劲哥也许会结婚。三个月搞定,我赌新拿到手那个南非之行钻石。”

“妈的,你真敢下注,你那个颗差不多小一千万呢。”老五砸老七的肩膀,咒骂道。

“你赌不赌,东西好才诱人。要不你拿你上次弄回来那颗钱赌?”老七将军一向拿手,撇嘴对于洪高远和老五来说太受用了,两个人火儿腾一下就上来了。

“我赌一百万,老大新鲜感就一个月,你看这女人身材太差了,伊丽是红头发的女魔鬼,她没办法比。”洪高远摸摸下巴,找根烟叼上咂嘴。

“别说我认识你阿,老洪,忒抠气了,太丢份儿了。就拿一百万赌老大幸福,老大知道了都要哭。”老七再鄙视一次。

洪高远咬牙切齿再狠了狠:“就冲伊丽那个36d,我不信这个女人能赢。我再追加一百万。”

“你呢?”老七笑问老五,老五无奈说:“我随老洪,两百万,赌一个月之内分手,这女人太良家妇女了,她受不了咱们这样生活的。”

许瑞阳半天没说话,看大家都下完赌注了,他才说:“那我下两百万,老大能和人家上床,但是最后肯定放人家走。干咱们这行的,不能害人。”

“好,我一比你们三,明天都把赌注打我户头上,咱静等结果。”老七笑着感慨:“从外面回国以后咱们还没赌过什么呢,这次不错,估计会很精彩。”

许瑞阳拍了他肩膀:“你小心点,别让劲哥知道了,不然……”他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老七贼笑:“我躲嫂子身后,肯定死不了。”

“x你妈的,你真丢人。”洪高远笑骂。

“不信?到时候咱们看,将来这嫂子是咱们几个的靠山大树,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福利到时候就我一个人享受了。”

老七朝大家挤眼:“走,咱去探探风儿,没准我说错了。

大家自然不罢休,下了大注关注度也大,他们几个好久没这么闲了,不妨借这个机会耍一耍,调节一下连日来阴郁的气氛。

在波士顿黑帮找上门来之前。

对于四个电灯泡,雷劲的表现一改往日大方,他一边绞尽脑汁的想对策,一边控制住奈奈的行动,不让那个人太注意她。很是辛苦。

“你公司下个月不是要举行什么电影的全球首映会吗?你还不去打理?“雷劲问老七。

老七对奈奈微笑:“嫂子,你想看吗?好多明星都来,我给你留张邀请函。”

奈奈不喜欢追星,但是最近很哈某个去韩国发展的东北小伙子,虽然年纪小点,但是为人很和善。她立即坐过去:“你们会请那个翰赓吗?”

老七朝雷劲挤眉弄眼说:“嫂子喜欢的,我一定请。”

雷劲深呼吸,然后再转向洪高远:“你那笔南非买卖怎样了?还不去盯着?”

“定好了,下个星期东西运过来,现在没事儿做。”洪高远直接干脆回答。

雷劲拿脚踹老五:“去把那个并购案的合同赶出来,我们供你读法律博士不是为了当花瓶的。”

“赶出来了,现在在你桌子上,劲哥。”老五笑呵呵的闪开雷劲的无影脚,接着回答。

雷劲骂了一声靠,然后回头刚想张嘴,许瑞阳接着回答:“我最闲了,屁事没有。”

嘴又闭上,转过身对奈奈微微一笑:“我们出去吃饭吧?”

奈奈看看一屋子的兄弟们,小声问:“带上他们吧,就我们俩自己出去吃饭很过分。”

“他们有地方吃饭,不信你问他们。”雷劲脸色发沉逼视几个兄弟。

不能再玩了,再玩劲哥发他们几个到南非就不好玩了。

老七终于笑了,“嫂子,你不用管我们,我们有地方儿吃饭,你和劲哥二人世界去吧。”

其他几个人在雷劲的目光威逼下也纷纷表示同意。

雷劲微笑着胡乱拉着奈奈的胳膊拎着她的手袋:“快点走,这群小子指不定又憋着什么坏主意呢。”

奈奈被他拖着出门,莫名其妙的问:“他们能有什么主意?”

雷劲的表情很别扭:“我第一次带女人回来,所以他们的态度会很奇怪。”

“你以前都没带回来过?”虽然知道这是男女交往大忌,可是奈奈死活也不相信黑社会和和尚有什么共同点。

难道黑社会都找不到女朋友?

雷劲想了想,对奈奈说:“我有过女人,但是我从来不带回旭都。”

奈奈点点头:“哦。”

突然空气变得很紧张,见奈奈脸上很平静,雷劲憋不住心底的郁闷,气急败坏的问:“你不吃醋吗?”

“为什么要吃醋?”奈奈奇怪的很。

“女人不都是很介意这些的吗?”

“我有前夫,你有前女友,没什么不对的。男人女人生下来都不会为了等待某一段爱情空白出来,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过去吧。反正接下来这段认真点儿对待就行了。”奈奈离婚以后对感情的事看得很明白。

有一些感悟是在甜蜜感情里触摸不到的,蜜里调油的爱情会蒙住男人女人的眼睛,再简单的道理都参不明了。等失去了爱情这层纱,他们才发现,原来有些事情并非像自己想的那样,那样简单,那样坚固。它们会轻易被点小事摧毁,而回过头眺望时却找不到那个破绽究竟在哪里。

她学着放手,学着让自己放轻松。有些事要学会不介意很难,但是她会努力去做,直到可以做到为止。

因为她要吸取过往失败的经验。

奈奈再次发呆,雷劲悻悻。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二人世界最后又变成了思过会,奈奈不介意他的过去就意味着她没有爱上他,不然怎么会这么大度?虽然知道她不会这么快爱上自己,但还是不大不小的损伤了一下自尊。

他怔了一下,叹了口气说:“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奈奈回过头对雷劲说:“要不,我做给你吃?”

雷劲唇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这个笨女人,居然要做饭给他吃。鬼知道他此刻最想吃的就是她,他想吃很久了。

“行,咱们回水郡。”雷劲笑的时候很有魅力,奈奈有点发愣。

也许,有什么东西又变了,她还没发现。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