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小白黑社会一日游

小白黑社会一日游

小白黑社会一日游奈奈不喜欢旅游,原因是她很难适应旅途中多变的环境,尤其是床

她认床,换一个地方就会睡不好,整夜的失眠。经常要用三四天去适应新的床,新的被子和枕头,可刚适应了这张床又换了地方,周而复始,致疲致怠。

离婚的时候,她不想老妈担心,没有回家,四处找地方蹭觉睡,从宾馆到租房,搬过几个地方,可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她发誓,这辈子说出龙叫也再也不换床了,甚至连床边的人也绝不再换。

至此两年,她信守誓言,搬家都带着自己的床。

雷劲放过奈奈的嘴唇,双臂紧紧箍着奈奈的人说:“不如咱们俩先彼此适应适应?无论什么时候你感觉不舒服了,不用任何原因想走就走。”

奈奈对这种交易似的对话觉得非常别扭,把脸扭到一旁,不想表态。

雷劲一生谈判无数,涉及金额也多是过千万上亿,唯独这次只要求一个适应的机会对手都不肯,这让他异常挫败,懊恼的很。但是有些不甘心的雷劲又软了三分语气说:“就算是为了那束花,你也不能拒绝的这么干脆。”

奈奈咬咬嘴唇还在犹豫。

有男人会有一定的好处,可没男人也有好处。接下来就要想,到底是有男人的好处大,还是没男人的好处大。

对比如下:

roundone,有活儿可以两个人干,这是有男人的好处,没男人什么都得自己伸手干。有男人win。

roundtwo,有男人可以暖手脚,比电热毯管用。没男人还得冻手冻脚的,缩头缩脑的可怜。有男人win。

roundthree,有男人就等于有了另一份经济支柱,将来就不用成天的吃鸡蛋灌饼,没男人还得被万恶的煎饼老板继续欺压下去。有男人win。

既然有男人这么多好处,她没有理由再犹豫下去。只不过,作为售楼小姐职业病她还是必须声明一下自己应有的权利。

“需要做家务吗?”奈奈小心翼翼的问。

“不需要,我不会用你动一个手指头。”雷劲忍得青筋暴跳。这女人当他是在招聘保姆吗?第一句竟然问这个。像伊丽那时候,第一句问的是能给多少钱,只有这样才是正常的女人该关心的问题。

她真是个与众不同的白痴女人。

“事先声明,我不加入黑社会。”奈奈郑重其事的宣布。

“你加入能干什么?”雷劲松开奈奈上下左右的打量,咂嘴:“你连箱子都扛不动。”

奈奈切了一声,接着说:“还有,不许干涉我的生活和工作。”

“这破工作扔了吧,我养你。”雷劲说的非常认真。

“臭美,万一有一天咱俩崩了,我好歹还有口饭呢。”奈奈回答的也很认真。

他无法想象奈奈和前夫离婚时受过的苦,一个曾经一无所有的女人对工作饭碗会这么重视,可见那时候她过了一段多么艰难的日子。

雷劲喉咙一紧,把奈奈拉入怀中抱着愤怒道极点:“你放心,有我在,再没人能欺负你,所有欺负过你的,我雷劲一个都不会放过。”

奈奈挣脱不了,只好任他发疯。只是有点不明白,自己又怎么刺激到这个男人了,她记得没说谁欺负她了阿,他这一脸苦大仇深的准备对付谁?

奈奈第二天光明正大的放假。她走出售楼处的大门时,组长的嘴唇还不住的哆嗦。

其实雷劲也没干什么,只是进来以后对组长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我替秦奈奈请假,她今天不上班了。”

组长当然不放人:”不行,奈奈今天当班,旷工扣两天工资。”

欲擒故纵的手段对于雷劲来说不太管用。雷劲抬起头来瞟了一眼组长,就这冷冷的一眼让奈奈一干人等都心里发毛,可组长还是不肯示弱,对着奈奈说:“你自己什么班儿记不住吗?赶紧去把门玻璃擦了。”

奈奈踌躇着脚步慢悠悠的向更衣室走,被雷劲一把将胳膊拽住,他傲然环顾四周,说“今天她不上班。”

众人被他的样子吓得原地不动。奈奈偷偷瞟了一眼组长,脸色从绿到蓝,从青到紫,一手拽住奈奈另一条胳膊,“不行,不符合规章制度。”

雷劲最后一丝理智也被彻底激怒:“滚!

“不滚。”奈奈终于见识组长内里潜在的小宇宙,太震撼了。她很想颤巍巍的告诉组长,别惹他了,这人是黑社会,可是眨了好几次眼睛,组长就是不能接收到她的警告信号。

阴了脸的雷劲操起前台摆放的招财炉重重砸在接待客户用的玻璃桌上,顷刻间桌面裂成几块。

“放吗?”桀骜的雷劲扬起下颌问。

所有的人顿时噤若寒蝉。组长愣在原地,被迫痛快的接受了眼前全部现实,眼睁睁看着奥迪r8载着奈奈绝尘而去。

奈奈狠狠捶了一下雷劲的肩膀:“她才二十六,你那么吓她会有心理阴影的。”

雷劲满不在乎:“她不该那么训你。”

“训我的人多了,人家发工资还不跟着钱发发脾气?”奈奈吃亏当正常。

“你以后只许我训,其他人都不行,不然就是跟我雷劲找不痛快。”雷劲手握方向盘,脸色阴森。

奈奈懒得跟雷公这种小孩子脾气计较,心中无奈。刚刚拐出售楼处,她分明看见小陈在玻璃窗后竖起大拇指做赞许的表情,吱牙傻笑。

也许在充满幻想的女孩子看来,自己这次是傍上了大款,可谁又知道这里面不稳定的因素呢。

他,他可是个黑社会阿!

黑社会究竟是啥样?电影里不都演了吗,你看《蛊惑仔》那里整天光着膀子弄纹身的黑社会们,大哥逍遥自在,小弟受苦受累,不仅等级森严,而且规矩还繁多,都是些不入流的人成天得得瑟瑟的到处收保护费。

不知道雷公不菲的穿着和动辄几百万的两套别墅需要多少保护费才能攒齐,真是辛苦底下那帮兄弟们了。

奈奈还在超级联想,雷劲已经把车开到国贸,栉比的高楼大厦让奈奈还沉浸在眼花缭乱中,雷劲已经把车停住,指着迎面高大的建筑物外面金晃晃的几个大字示意奈奈注视。

旭都国际?好像在哪儿听说过,难道雷公要来这里收保护费?

乖乖,这笔数额看来不小阿!

雷劲拉着奈奈笑咪咪的走进大厦,玻璃幕墙外刺眼的阳光伴随着他那难得一见的微笑让奈奈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

她赶紧低头,任由雷劲拖着自己的手随着走进去。

纷纷停住忙碌脚步的人都朝雷劲喊着董事长,奈奈更是诧异,心中暗自揣测:敢情现在黑社会大佬都不叫老大,改叫董事长了?真是进步神速阿,不是不明白,实在是黑社会与时俱进的太厉害。

虽然前夫吕毅也是自营的公司,但是他的公司和旭都国际来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奈奈暗自庆幸自己临出来之前还换了一套衣服,虽然不是什么特昂贵的品牌,至少走在这明晃晃的地面上不会心太虚。

走到电梯里,她才敢小声嘀咕:“黑社会现在都不耍酷了?以前电影里不都是黑西装黑墨镜的吗?”

雷劲嘴角一撇:“招摇什么?就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黑社会?”

“你们本来也是挺招摇的。”奈奈还想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不就跟她得瑟自己是黑社会的?这事儿,她记他一辈子。

雷劲当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这些天脸色就没好过,左一茬右一茬的刺激迎面袭来躲都躲不了。这女人绝对有逼疯黑社会的潜质,居然自己还浑然不觉,警察叔叔真应该让她当荣誉市民,奖励她能轻易解决政府最头痛的问题,还兵不血刃……

正想着,内置景观玻璃电梯一直爬到顶层。奈奈眺望远方感叹:“有钱真好,连高空美景都可以霸占。”

第一次听见她说关于钱的事,雷劲走到奈奈身后双臂搂住奈奈的腰,饶有兴趣的听她说下去。

这才是女人正常该有的反应,女人要是不喜欢钱,恐怕就没什么能打动了。

“如果你喜欢,我可以为你买下所有的一切。”他说的煞有其事。

“真不要脸。”奈奈回的一句让雷劲甜蜜蜜的感觉立即又跌回深渊。

“为什么?”他不解,还想挽救仅剩的浪漫。

“你霸占了,别人就看不见,黑社会也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奈奈心中不屑口无遮拦。

这女人的脑袋是什么做的,为什么挺好的浪漫话到她嘴里就变味儿了呢?这又和黑社会有什么关系?

雷劲双手勒紧,嘴唇贴着奈奈的脖子往下蹭,越蹭奈奈越僵硬,他微微一笑,咬在奈奈的肩膀上,“黑社会无耻?我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的无耻。”

玻璃电梯停滞很久了,悬在二十几层高的距离上雷劲肆无忌惮的啃咬着奈奈,仿佛在向世上人宣告,这个女人是他一个人所有,违者必究。

是的,虽然笨了点儿,但是未来的前景还是值得期待的。

他边亲吻,边心满意足的笑了。

其实女人要那么聪明干什么,会撒娇,会逗乐就行了。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