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小白黑社会一日游

小白黑社会一日游

小白黑社会一日游奈奈不喜欢旅游,原因是她很难适应旅途中多变的环境,尤其是床

她认床,换一个地方就会睡不好,整夜的失眠。经常要用三四天去适应新的床,新的被子和枕头,可刚适应了这张床又换了地方,周而复始,致疲致怠。

离婚的时候,她不想老妈担心,没有回家,四处找地方蹭觉睡,从宾馆到租房,搬过几个地方,可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她发誓,这辈子说出龙叫也再也不换床了,甚至连床边的人也绝不再换。

至此两年,她信守誓言,搬家都带着自己的床。

雷劲放过奈奈的嘴唇,双臂紧紧箍着奈奈的人说:“不如咱们俩先彼此适应适应?无论什么时候你感觉不舒服了,不用任何原因想走就走。”

奈奈对这种交易似的对话觉得非常别扭,把脸扭到一旁,不想表态。

雷劲一生谈判无数,涉及金额也多是过千万上亿,唯独这次只要求一个适应的机会对手都不肯,这让他异常挫败,懊恼的很。但是有些不甘心的雷劲又软了三分语气说:“就算是为了那束花,你也不能拒绝的这么干脆。”

奈奈咬咬嘴唇还在犹豫。

有男人会有一定的好处,可没男人也有好处。接下来就要想,到底是有男人的好处大,还是没男人的好处大。

对比如下:

roundone,有活儿可以两个人干,这是有男人的好处,没男人什么都得自己伸手干。有男人win。

roundtwo,有男人可以暖手脚,比电热毯管用。没男人还得冻手冻脚的,缩头缩脑的可怜。有男人win。

roundthree,有男人就等于有了另一份经济支柱,将来就不用成天的吃鸡蛋灌饼,没男人还得被万恶的煎饼老板继续欺压下去。有男人win。

既然有男人这么多好处,她没有理由再犹豫下去。只不过,作为售楼小姐职业病她还是必须声明一下自己应有的权利。

“需要做家务吗?”奈奈小心翼翼的问。

“不需要,我不会用你动一个手指头。”雷劲忍得青筋暴跳。这女人当他是在招聘保姆吗?第一句竟然问这个。像伊丽那时候,第一句问的是能给多少钱,只有这样才是正常的女人该关心的问题。

她真是个与众不同的白痴女人。

“事先声明,我不加入黑社会。”奈奈郑重其事的宣布。

“你加入能干什么?”雷劲松开奈奈上下左右的打量,咂嘴:“你连箱子都扛不动。”

奈奈切了一声,接着说:“还有,不许干涉我的生活和工作。”

“这破工作扔了吧,我养你。”雷劲说的非常认真。

“臭美,万一有一天咱俩崩了,我好歹还有口饭呢。”奈奈回答的也很认真。

他无法想象奈奈和前夫离婚时受过的苦,一个曾经一无所有的女人对工作饭碗会这么重视,可见那时候她过了一段多么艰难的日子。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dangzaokangyujianheisehui/1025.html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