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开垦交往的试验田

开垦交往的试验田

开垦交往的试验田有一种人,喜欢软不喜欢硬,人称顺毛驴子,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有一种人,喜欢硬不喜欢软,人称识时务者,遇硬则软,遇软则硬。

奈奈属于后者,有点变异,但基本符合一切特征。

之所以说她变异是,她软硬都喜欢,只要别触碰到她的底线。

奈奈的底线很简单,不爽即是底线。

“你为什么要送我花?”奈奈小跑跟上雷劲的脚步,声音颤巍巍的问。

“废话,没什么为什么!”雷劲面容僵硬,尴尬的很。

奈奈抱着百合花,幽幽的香气让她嘴角突然有些上翘。她弯着眼睛说:“不管为什么,我还是想谢谢你,这花比玫瑰好,我喜欢这个。”

歪打正着的雷劲突然停下脚步,问:“为什么?”

“白色的花看上去很干净,在家里放上一束很温馨也很漂亮。最重要的是,百合花的名字好听,婚礼上都喜欢用它来装饰,见证新人幸福甜蜜,可谓宜家宜室,多好。”奈奈微笑的模样在皎洁月色下更像误入凡间的精灵,缥缈而又单纯。

雷劲在朦胧的夜色中第一次发现女人还有另一种特质,她们可以瞬间柔软男人的心,为了某句话,某个举动,就那样毫无预警信号塌陷了全部坚硬,连笑容都软了三分。

“你和这花一样,宜家宜室。”这话若是在以前,雷劲宁可选择和别人火拼三条街也不会说,今天被奈奈**后,轻易说出口,而且没有感觉任何不适。

惊觉自己举动有点诡异,他尴尬掩藏着自己的沦陷,手忙脚乱的。

“我不宜家。”奈奈眼神突然黯然。“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离婚。虽然我做的还不错,但显然有人不这么想。”

秋日的夜有些神秘的力量,淡淡的花香更让她第一次对小陈以外的人说起那次失败的婚姻。而对象恰恰是她最讨厌的雷公。

很没有道理的,很想说。

雷劲掏出一支烟点燃叼在嘴上,对奈奈说:“别瞎想,你挺好的,不知道珍惜是他眼神儿不济,跟你没什么关系。”

奈奈笑着摇摇头,深呼吸,再呼出,深呼吸,再呼出:“谢谢你的花。它让我心情很好。我好久没这么说话了。”

雷劲伸出手,迟疑的问:“你不会把花扔掉吧?”

“当然不会。”奈奈笑着肯定。

“也不许送给别人。”雷劲又补充一句。

“当然不会……等一下,上次的花儿也是您送的?”奈奈拧着眉头问。

“当然不是!怎么,有人送你花儿了?”雷劲否定的很干脆。

“那就好,上次在军博有人送花过来,什么卡片都没有,我以为是……我前夫送的,所以我送给别人了。”奈奈嗫嚅的。

雷劲心情忽而大好,虽然没接话,但是嘴角已经挑起来。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dangzaokangyujianheisehui/1024.html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