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开垦交往的试验田

开垦交往的试验田

开垦交往的试验田有一种人,喜欢软不喜欢硬,人称顺毛驴子,牵着不走,打着倒退。

有一种人,喜欢硬不喜欢软,人称识时务者,遇硬则软,遇软则硬。

奈奈属于后者,有点变异,但基本符合一切特征。

之所以说她变异是,她软硬都喜欢,只要别触碰到她的底线。

奈奈的底线很简单,不爽即是底线。

“你为什么要送我花?”奈奈小跑跟上雷劲的脚步,声音颤巍巍的问。

“废话,没什么为什么!”雷劲面容僵硬,尴尬的很。

奈奈抱着百合花,幽幽的香气让她嘴角突然有些上翘。她弯着眼睛说:“不管为什么,我还是想谢谢你,这花比玫瑰好,我喜欢这个。”

歪打正着的雷劲突然停下脚步,问:“为什么?”

“白色的花看上去很干净,在家里放上一束很温馨也很漂亮。最重要的是,百合花的名字好听,婚礼上都喜欢用它来装饰,见证新人幸福甜蜜,可谓宜家宜室,多好。”奈奈微笑的模样在皎洁月色下更像误入凡间的精灵,缥缈而又单纯。

雷劲在朦胧的夜色中第一次发现女人还有另一种特质,她们可以瞬间柔软男人的心,为了某句话,某个举动,就那样毫无预警信号塌陷了全部坚硬,连笑容都软了三分。

“你和这花一样,宜家宜室。”这话若是在以前,雷劲宁可选择和别人火拼三条街也不会说,今天被奈奈**后,轻易说出口,而且没有感觉任何不适。

惊觉自己举动有点诡异,他尴尬掩藏着自己的沦陷,手忙脚乱的。

“我不宜家。”奈奈眼神突然黯然。“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离婚。虽然我做的还不错,但显然有人不这么想。”

秋日的夜有些神秘的力量,淡淡的花香更让她第一次对小陈以外的人说起那次失败的婚姻。而对象恰恰是她最讨厌的雷公。

很没有道理的,很想说。

雷劲掏出一支烟点燃叼在嘴上,对奈奈说:“别瞎想,你挺好的,不知道珍惜是他眼神儿不济,跟你没什么关系。”

奈奈笑着摇摇头,深呼吸,再呼出,深呼吸,再呼出:“谢谢你的花。它让我心情很好。我好久没这么说话了。”

雷劲伸出手,迟疑的问:“你不会把花扔掉吧?”

“当然不会。”奈奈笑着肯定。

“也不许送给别人。”雷劲又补充一句。

“当然不会……等一下,上次的花儿也是您送的?”奈奈拧着眉头问。

“当然不是!怎么,有人送你花儿了?”雷劲否定的很干脆。

“那就好,上次在军博有人送花过来,什么卡片都没有,我以为是……我前夫送的,所以我送给别人了。”奈奈嗫嚅的。

雷劲心情忽而大好,虽然没接话,但是嘴角已经挑起来。

“真的不是你?”奈奈越想越有这个可能,狐疑的问。

“当然不是,我什么时候说过谎?”雷劲很镇定的反问。

奈奈点点头,然后有些惋惜:“可惜,没留卡片,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

忽然一股怒气从雷劲心头腾起,管他是谁,这个白痴女人为什么总是惦记着,莫非她又以为是哪个相亲对象送的?想到这里更是压不住火,他恶声恶气的问:“反正不是哪个相亲对象送的,你别惦记了。”

呃?雷公怎么想到那里去了?这么说来,还真有可能。奈奈笑吟吟的说:“也许是他也不一定。”

“我说不是。”雷劲眉尾一挑,怒气勃发。

“凭什么你说不是?”奈奈挑衅的态度着实让雷劲看着不舒服,他探过身,掐着奈奈的下巴,把唇靠过来。

就在即将贴上的时刻,奈奈猛地闭上双眼,紧紧合拢的眼角有些微微的颤抖。人施我桃李,我还以瑶琚,她自我安慰。

呼吸还在紧张,却听见耳畔俯着低沉的声音:“我……,可以吻你吗?”

雷公这等表现实在让奈奈大跌眼镜,在奈奈适应他的强取豪夺后突然变得温柔,她又开始不能适应了。虽然此类行为值得赞许,但是让紧闭着双眼的奈奈答应可以亲吻也太煞风景了。

于是奈奈咽了咽口水,慢慢睁开眼睛,讪讪笑笑,“算了。”

他显然不曾想过自己的请求会被这么痛快的枪毙,而且是马上就可以贴到一起的时候,雷劲双臂困住她的腰,嘴唇在奈奈耳边再度询问:“如果我不想算了呢?”

奈奈接吻的经验有十年之久,那种唇齿纠缠在她意识中有着温暖替代的感觉。离婚两年的时间,没有男人再给她温暖,也让心底空荡荡寒冷的感觉越来越大。雷劲几次强吻,很触动奈奈渴望爱抚的心弦,如果再加上爱意和尊重,她无法拒绝那种渴望。

被人温暖相拥的渴望。

可是,现在还需要吗?

这个吻下去,他们两个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境地?

雷劲身上有淡淡烟草的味道,还有一些依稀难辨的安全感。她突然想要叛逆一次,想要证明自己仅剩下的的魅力。

既然吕毅因为别人离开,为何她不可以再度接受其他的男人?

情欲和爱恋对她来说同样重要,她同样可以为了身体需要来和别人亲吻。

是的,她可以。

于是她反搂住雷劲的脖子,用力的踮起脚尖,柔嫩的双唇印在他的嘴角,也成功让雷劲身体立即变得僵硬无比。

夜色下主动的女人,男人无法拒绝。

雷劲顿住的动作让红色的烟头停留在黑暗中,然后夜色里划过一道光,跌入草丛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低头覆在她的上方,调整好方向狠狠的吻住她饱满的双唇,霸道袭来的吻几乎要夺取奈奈的全部呼吸,紧紧相贴。

缄默的空气中,两个人吻着。极其认真的品味各自的悸动。

雷劲呼吸渐渐急促,手也开始用力,宽厚的手掌掀起奈奈的衬衫衣角,从奈奈的后背向上探入,奈奈惊吓赶紧伸手去拽,却被雷劲一把按住,一不留神神牙齿被他撬开。

他轻轻叹息,奈奈则红着脸不敢睁眼。措手不及的她前后都招架不住,微妙的感觉让她说不出到底是他放肆了,还是她**成功了。

终于,忍不住的雷劲低低骂了一声:“走,我们去我家。”

奈奈脸庞登时发辣,热乎乎的难受。她摇头,舌头像是被猫咬了:“雷先生,不用了,我,我回家。”

雷劲蹙眉:“为什么?你不是也很享受吗?”

这话说的太糙了。奈奈刚升起的美好感觉顿时又灰飞烟灭。

她闷声不吭,只是咬住下唇转身就走。雷劲不明就以跟上去抓过奈奈的胳膊,把她拉到自己胸口抱紧,她的头发丝摩挲他的下颌,软软痒痒的。

“怎么又生气了?女人真麻烦。”雷劲的鼻息就喷在奈奈头顶,奈奈能感觉到他全身的肌肉都很僵硬。

奈奈忿忿不平,隔着袖子一口咬在他胳膊上,雷劲皱眉看着她锋利的小牙齿狠狠扎入自己的胳膊。

别看她平时小身板儿柔柔弱弱的,咬人还挺疼。奈奈见雷劲没反应,赶紧松嘴借着月色撸了袖子看看,有点发红但是没出血。她大声问:“为什么不反抗?”

雷劲懒懒一笑:“你那点儿力气最多能咬咬蚊子,我没觉得疼。”

奈奈脸上挂不住,赶紧接着走,雷劲不放手,她就恶言恶语的说:“雷先生,你放手。”

“叫我雷劲,或者劲。”雷劲不依不饶,坚持到底。

“雷劲?你不是叫雷功的吗?”奈奈终于发现这里不对劲了。

“雷公?我还电母呢,我这是劲,刚劲有力的劲。”雷劲愤怒的咆哮,这个白痴女人居然连吻了三四回的男人具体叫什么都不知道,将来被人卖了都得帮人数钱去。

“不是功能的功吗?你合同上签的阿!”奈奈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会造成多大的后果。

“笨蛋,是劲。”雷劲牙齿咬的咯咯直想。

“好吧,劲就劲,至于那么生气吗?”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她很大度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再叫一遍。”雷劲威胁说。

“雷劲。”奈奈为了摆脱这个尴尬,认罪态度不错。

“叫劲。”雷劲再往前一步。

“劲。”奈奈心想:小样,我配合你,看在你那六万块钱的份上。

“乖,眼睛闭上。”雷劲哄骗的口气很温柔,让奈奈有点不敢抬头。

闭双眼的奈奈再度被雷劲亲吻,也似乎拿到了开启了另一个通道的钥匙。

那个通道的名字叫,幸福。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