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尊重是施舍它母亲

尊重是施舍它母亲

尊重是施舍它母亲男人想长大就必须失恋,女人要是失恋就只能变老。奈奈深信这一点。

最近奈奈疯狂的买面膜,买眼膜,祛皱,美白,滋养,补水,样样尝试着来。虽然早上还依然会对鸡蛋灌饼也涨价了无比愤怒,但晚上会继续用很贵的面膜做护肤。

她安慰自己:我是在对未来进行投资,因为还需要找到下一春,换张长期饭票,所以不能让自己衰老的太快。

下一春快点来吧,至少,在她燕窝面膜用完之前。

奈奈醒过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白茫茫的一片让她眼睛黯了黯,又很快笑起来。

走了也好,反正她很讨厌他。

这样的男人真让人不能理解,明明之前在咖啡厅里还表现非常关切的样子,现在脚下抹油,溜的比谁都快。

果然还是印证了那句真理,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那张破嘴。

心里还在变化万千,病房门突然被打开,雷劲笑眯眯走进来。奈奈不想面对他,立刻闭上眼睛,摒住呼吸。岩浆一样滚烫的目光洗礼让她皮肤焦焦的。在短暂的孔隙后,奈奈感觉到温暖宽厚的手掌正从额头慢慢抚摸而下,让她像被雷打了一样猛的一抖。

雷劲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听见他的笑声,知道装不下去了,奈奈咳嗽两下赶紧假装自己刚刚骤然醒来,并演出电影里经常有的女主角惯用桥段,睁着茫然的双眼问:“这是哪里,我好像睡了很久。”

泛出奈奈不曾察觉的微笑,雷劲的口气突然很轻松:“欢迎你回到地球儿。”

奈奈的脸色顿时僵在那儿,接不上,也答不了。雷劲也在此刻发现了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太合时宜的话,刚刚还在笑的嘴角慢慢放了下来。“你不觉得好笑?”

“不好笑。”奈奈不耐烦的瞪大眼睛回了一句。她发现了,今天雷劲有点不对劲,平时的阴冷气息今天突然变了风向。

于是她壮着胆子顶嘴,却又看见更不可思议的事情。雷劲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一下,轻笑保证:“不好笑的话,我以后就不说了。”

呃……雷公今天变性了?为什么他的笑容看起来那么猥琐?拜托有点黑社会的气息好不好,这样发展下去很快就要没有威信了,将来早晚有和兄弟们抱头痛哭的一天。

不对,他有没有威信和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让雷公尽情的傻笑吧,反正出了医院她就不用见到他了。

而雷劲此时正在心底懊恼,什么狗屁尊重。说出来自己都觉得那么别扭,她不爱听他就必须不讲,这比山姆大叔还没人权。对,他这不是在给她面子,他这是看她有病了在施舍而已,尊重就是施舍他妈,别弄那么高级,施舍就是施舍,他只不过懒得跟她计较罢了。

对奈奈安然接受施舍很是满意的雷劲,和对雷劲偶尔表现出的尊重不屑一顾秦奈奈对坐在病房内是一道蛮好看的风景。

至少,雷劲是这么认为的。

雷劲顺利的把奈奈带出医院都已经到了凌晨时分,小陈催的厉害,于是奈奈也一直催促雷劲。

吃软不吃硬的雷劲对别人的催促一向不予理睬,可是一想到要尊重奈奈就必须服从她的意愿。他曾几何时有过这样的举动?如今为了施舍她,硬憋硬挺着已经到了内伤的阶段,可,奈奈还表现出恨不能一分钟就摆脱他的强烈愿望更让他恼火到极点。

他狠狠压制着怒火,淡淡的问奈奈:“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回家?”

奈奈吭哧半天只憋出了一句“我妈说了晚上早点回家,外面有坏人。”

这理由真好。雷劲很想问候奈奈的母亲,可又不能破坏自己的形象,最后只好咬牙说:“你妈说的真对,太对了。”

奈奈迟疑了一下,今天他的态度真的很特殊,甚至可以说有点莫名其妙。不会是因为被他抓包两次相亲气着了吧?就算是因为抓到两次也没必要气得这么厉害阿,她又不是他的谁。

说归说,做归做,奈奈心虚的臭毛病还是没改,没等说话自己先矮了半分气势,“雷先生您其实可以在这里就把我放下来了。”

“干什么?”雷劲侧脸打量着她,其实,心虚时候的奈奈很可爱,一双眼睛像极了可爱的小兔子,特别容易受惊吓。

想到这里,雷劲不自觉地扬起嘴角,把面容上的冷硬缓和下来。

是的,他是在施舍小动物而已,没什么好丢人的。

奈奈回避他的目光说:“这里离我们家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走几步就到了,您车子那么贵,黑灯瞎火的,拐进去容易刮花了,像这么骚包的,不,像这么时尚前卫的车子如果刮花了喷漆要很多钱,那我怎么好意思呢?

雷劲一股火上来,又咬牙压下去,而后微微笑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不怕。”

“您不怕也不行阿,我过意不去才是真的。”奈奈依然不放弃,眼看着就要到小区门口了,如果真让小陈看见,她那个大嘴巴明天还不得宣传全公司都知道?

雷劲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只能用最低的声音骂了一句:“闭嘴!”

“闭不了嘴。眼看就要到了!”奈奈一激动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深呼吸,再次深呼吸,雷劲拳头攥了又放,放了又攥,而后抿嘴微笑说:“没关系,我陪你走进去。”

“这个……不好吧?”奈奈对谈判的结果很是不满,可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与其让他一怒之下开车进去,她宁愿陪走一会儿,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嗯,黑灯半夜的,谁也看不着,她不停的自我催眠。

在楼拐角处,奈奈先下了车,雷劲下车以后也跟着她一起走,静静的夜,凉凉的风,奈奈如惊弓之鸟般四处巡视着可疑的人影儿。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雷劲此等人物,只能爆发,绝对不会死亡,于是他转过脸,含笑看着奈奈,淡淡地说:“奈奈。”

“嗯?”太好了,马上就要到楼门口了,只要能安全的冲到楼里就大功告成。

眼看离胜利只有一步之遥,奈奈也扬起松了一口气的嘴角。

月光下,对着她甜甜的笑容,雷劲心一动。

伸手拽住她,咬着牙说:“奈奈,我喜欢你。”

奈奈心跳怦怦加速,立即冲到180迈,眼珠儿左右来回转转,才定下神想了想问:“雷先生,您说什么?”

雷劲眼睛一眯,再加重两分力度说:“奈奈,我觉得你当我女朋友还不错。”

呃?哦,敢情这是在施舍她?

奈奈小怒火一拱,脸色立即发沉,只是雷劲还没发现奈奈的笑容已经变了味道,他看奈奈不说话,接着说:“我觉得,你目前身边没有男人,我身边没有女人,我们很合适。”

原来如此,这就是买货和卖货,你缺,我多,价格好就成交是吧?雷劲面带诚恳的表情让奈奈后牙槽紧咬,手拧着自己的手背,用力用力。

好,雷公,那就不能怪她豁出去脸皮了。你以为女人都是摆摆手就自动贴上来的是吧,凭什么这么侮辱她?

奈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破口大骂:“雷功你给我听着,你就是一个自大狂,你放心,就是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秦奈奈也不会睬你一下,苍天为证,立此为据。”

这一声咆哮吓了雷劲一跳,刚刚那些莫名的冲动全部烟消云散。

挺简单的事情怎么就变了味儿,她又怎么了,他不是都跟施舍他妈学了吗,为什么还气成那样?

奈奈又想哭,可是要硬挺着不能在这个可恶的男人面前哭,所以她昂着头转身自己进入楼门。

雷劲想要拽住她胳膊挽留,却被她恶狠狠的回视目光下缩了手,皱了眉头。

既然尊重,那就放手。于是一道门禁挡住两个人的视线,随着咣当一声奈奈眼泪潸然落下。

死雷公,什么东西?真他妈的是个乌龟王八蛋!

雷劲躺在椅子上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发泄愤怒,四周都是散落的电脑和零零碎碎的东西,他抓起电话打给许瑞阳,电话接通就一句:“都他妈的滚回来,快点。”

许瑞阳和洪高远还在按摩**做背踩,一人脑袋上面是一块热毛巾,接到电话时,许瑞阳还以为雷劲在开玩笑,笑着说:“劲哥,你拿哥几个开涮呢吧?”

“二十分钟之内到旭都,你们穿裤子的时间包括在内。不到的话,明天都给我去南非弄钻石去。”雷劲的声音出奇的低沉,让许瑞阳心惊肉跳直发毛,赶紧一手拽开身上的毛巾对洪高远说:“走吧,劲哥说让我们回去。”

“又怎么了?”洪高远纳闷。

“不知道,大概是更年期了。”许瑞阳痛苦的说。

洪高远只好也把毛巾拽掉说:“更年期也忒早了点吧,啥时候是个头阿?”

“不知道,听说这玩艺跟内分泌失调有关,估计找女人就好了。”许瑞阳说。

“找女人就能不失调了?”洪高远套着裤子问。

许瑞阳说:“那是……,就是这么回事。劲哥太需要女人了……”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