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小白相亲记第二幕

小白相亲记第二幕

小白相亲记第二幕曹刿论战:

既克,公问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

相亲是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奈奈同学相亲时,曾问奈奈这么多年来相亲积累下的经验,奈奈只朝她微微一笑,背了一段《左传》给她听。

相亲第一次是最奋勇的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越相越差,基本上过了n+1次以后遇见jp的概率成倍增长。

奈奈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当年她夸夸而谈时,还不知道自己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境地。

从穿着可以看出,第二次相亲对于秦奈奈来说多么的被逼无奈。小陈加班,不能陪同,任由奈奈一个人发挥,叮嘱她手上必须拿接头暗号《知音》,地点是她们楼下的真难得咖啡厅。

听听,这咖啡厅的名字,真难得,从名字就知道了,这次相亲一定又要玩完。

奈奈被打击过一次,所以这次穿的非常朴素,尤其是没有小陈的参谋,她更是肆无忌惮的穿着打扮。

t恤配牛仔靴裤,素颜配球鞋,头上绑个马尾巴就一蹦一跳跑了出来。

对了,鼻子上还架了一副眼镜。

对方约八点半,她早到十五分钟,坐的实在无聊,又怕服务生眉来眼去的打量,所以先买了两块慕斯吃,吃完了,打了个饱嗝把知音摊在窗户旁边一本正经的看,煽情的文字没过十分钟就让奈奈的小鼻翼呼扇呼扇起来。

这就是冯明达看见奈奈的第一眼印象。

他其实已经来了很久,找了半天才看见一个扎辫子的女人哭,他大步走过去,站在位置旁边徘徊了一下,随即把《知音》也放在奈奈的咖啡杯旁,等着涕泪横流的她发现自己的存在。

奈奈慢慢抬起头,模糊的看见一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手上那期《知音》也是她们俩的接头暗号,于是她回了一个有距离的礼貌笑容说:“冯先生是吗,您好,我是秦奈奈。”

“你好,你和介绍人说的一样多愁善感。”冯明达对她没有起立并不介意,笑笑拉过椅子坐下。

奈奈终于摆脱了泪眼朦胧,定睛仔细看过去,惊了一跳。

如果说三十五岁的男人散发着成熟魅力的话,那么此人绝对是熟透了。

脸上的沟沟壑壑简直印证了中华五千年的沧桑,更别说嘴角下方还有一颗师爷痣,奈奈朝窗外望了一眼,随即再看回来,没错,确实有颗师爷痣,还有毛的。

奈奈庆幸自己戴了眼镜过来,矫正视力1。0以上绝对对相亲有帮助。

这家伙是小陈从哪里捞出来的?西汉马王堆?还是西安法门寺?

“秦小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眼看着奈奈的脸色越来越差,冯明达开始以为是身体不适,赶紧关切的问。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dangzaokangyujianheisehui/1020.html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