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小白相亲记第一幕

小白相亲记第一幕

小白相亲记第一幕奈奈曾经无数次陪人相亲。代价很惨痛,后果很严重。最记忆深刻的一次是陪表姐相亲,那年表姐二十四岁,她二十岁,因为说是去打个照面就走的,所以到了媒人约定的地点,表姐背朝相亲男,奈奈为了表示自己和表姐站在同一阵线上,也背朝相亲男,于是,在两个人恶作剧得逞,华丽丽的逃跑后,有了以下对话:

媒人问表姐:怎么样?

表姐答:没看见。

媒人问相亲男:怎么样?

相亲男说:看上个子高的那个了。

媒人火速赶到表姐家拉过奈奈和表姐一比个头。呃,奈奈获胜。

从此以后奈奈屡战屡胜,屡胜屡战,只要有姐妹不想相亲,或者是对长辈安排有意见,巴不得对方第一面就暴走的,准会第一时间找到奈奈,由她来协助相亲一定事半功倍,顺利完成目标。

奈奈的小名,鬼见愁是也。

晚六点。福田茶舍。奈奈开始她人生第一次为自己相亲的生涯。

为了表示自己的重视程度,奈奈还特地咬牙买了一套衣服。只不过这衣服完全是按照小陈的眼光,让奈奈套在身上时心虚的不得了。

一袭白色长裙及膝,加了一条颇有民族风的小披肩,漂亮的锁骨和纤长的脖子是露出来了,可也露出了不该露的乳沟。奈奈抑郁问:是不是一定要打扮成琼瑶奶奶笔下的女子才能相亲成功阿?

小陈则回答,“相亲一定要对症下药,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打扮,宁可咱们看不上他,不能让他们有理由看不上咱们。”

精辟。奈奈暗自鼓掌,可是琼瑶奶奶时代的打扮还是让她窘迫的很,连笑容都很僵硬,只是来不及反抗就被小陈拎到相亲地点。

当这身打扮出现在福田茶舍时,很多品茶的人人都朝她行注目礼。奈奈觉得自己就差脸上刻着相亲二字了,没有人会不知道她将要干什么,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为此她更加局促不安,连进屋时先迈左脚还是右脚的问题都忘记了。

于是滞销货品秋季博览会在奈奈垂死挣扎下进入**,被小陈推进包间的她也终于看见对方那个“交易对象”

小陈自来熟,走过去寒暄,奈奈依然保持偷拿别人钱包的心虚笑容坐在最靠门的座位上,方便一会儿大事不好时拔腿就跑。

“这个就是我的同事,秦奈奈,这个是李阿姨的侄子,林治。”

奈奈赶紧随着介绍弯腰,却看见小陈朝自己使眼色,她低头,看来今天这样的礼节可以免了,忒吃亏。

顾名思义姐弟恋,必然有一姐有一弟,眼前这位林治同学英气勃发,身材挺拔,又是博士,奈奈当真不理解为什么他要同意见面。本着纯朴的本质,奈奈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是离过婚的。”

脚尖一阵剧痛,小陈在桌子下面用鞋跟狠狠拧了她一下。

奈奈抬头正看见小陈翻白眼,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只好赶紧端着杯子喝茶水。

对方抿嘴一笑说:“我知道,介绍人都说了。”

奈奈心里说,这就更坏菜了,他明明知道这种情况居然还来相亲,一定有隐疾。

那个男人走过来,很绅士的帮奈奈空了的茶杯倒茶,随即笑着说:“因为我认为离婚与否不是衡量一个人品质的标准。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来。

呃,回答的真好,加十分。奈奈的眼睛立刻弯起小月牙,对他的恭维很受用。

小陈原本还怕奈奈那句话惹人家不痛快,这么一看简直放了千斤重担,于是赶紧说:“其实奈奈姐很善良,她会做饭织毛衣,现在的女人哪个还会织毛衣了,她就是当代贤妻良母的典范。”

噗,奈奈一口水喷了出来。小陈,你不带这样的,怎么能说损人的话呢?贤妻良母就是骂人的话嘛,谁敢说,奈奈一定要骂,你是贤妻良母,你们全家都是贤妻良母……

抬只眼睛偷窥过去,林治居然还在微笑,奈奈嘀咕了一下,看来这个人和雷公是一样的面瘫,只不过雷公嘴角向下,他嘴角向上。

“你们房子好卖吗?”林治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找了个话题为奈奈下坡。其实第一眼他对奈奈的感觉非常好。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没有被尘世污染过的模样,虽然也有小猫挠爪的时候,但是属于善良的小腹诽,而且喜怒都在脸上很可爱。奈奈个子小小的,显得长相也偏小,再加上今天一身白裙,有点上大学时候校花惊艳回眸的感觉。

“我们的房子户型很正规,采光有好,加上现在价格还在促销阶段,为来会有城铁直达市内,所以特别好卖。”奈奈说的一本正经,很有导购气质。

林治微微扯了一下嘴角,浅浅的笑把小陈迷得死去活来,她低头在奈奈手背上拧了一下,奈奈回头看她,只见她唇语说:还等啥,赶紧冲!

奈奈埋头喝茶假装没看懂,心想冲啥冲,人家还什么都没说呢。小陈看她又开始装傻,拿鞋跟再拧一次,这次奈奈受不了了,直接站起来说:“林先生,我们出去走走吧。”

呃?小陈下巴差点掉在桌子上,震惊的很。就算是提速也太快了吧,是让她冲没错,也不能撑杆跳阿。

林治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低头笑笑,然后站起来说:“好,那我们出去走走。”

不是自身多狡诈,实在是世道逼人阿。

做出大义凛然状出门的奈奈还没忘回头对小陈说:“家里冰箱有剩菜,你记得热了再吃。”

小陈大叫口胡,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把介绍人给甩了,还叫媒人回家吃剩饭,你们太过分袅……

傍晚时分,奈奈一身衣服很是招摇,几十步开外都有人频频张望,倒是身边的林治白衬衫和牛仔裤的搭配青春无敌,气宇轩昂。

不能聚焦的视力却能看清楚他的棱角,线条利落的脸庞洋溢着阳光明媚。他,有点像吕毅刚结婚的时候,干净青涩,还有点孩子气。

是什么让人发生了改变,奈奈无从知道。

那时候他很爱她,努力抢着扫地洗碗,还会躺在沙发上让她掏耳朵,软软的棉花球,奈奈甜甜的笑容,都是那段记忆中闪着光芒的一段。

后来,他开始忙碌,开始来不及吃早饭,开始半夜散发浓郁酒气回家呕吐,开始慢慢不再亲吻她。

终于有一天结束了这样的生活,她才敢回头张望。数数走过来的脚印,却没发现自己哪里少了一步,哪一步让她失去了家,也让他有理由躺在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里解决自己生意场上疲累。

林治发现奈奈盯着自己出神,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逗她:“我记得,出来时候好像刮胡子了。”

奈奈被他善意的笑话逗笑了,他看见奈奈抿嘴的笑容有些心动,他说:“其实你应该多笑笑,你笑起来眼睛很漂亮。”

奈奈被他的话说愣了,扬起脸想了想,一脸认真的林治就代表未来稳定的生活,她只要能迈出一步,接下来就是梦想中的he结局。

可是,她迈不出。

这世上有很多很好的男人,可真正契合某一个女人的并不多。林治很好,正因为很好奈奈更要有自知之明,她习惯量力而为,对于眼前这个大男孩儿有点说不出的不适应感,总觉得缺了哪块。

她以为她可以接受年龄,却发现自己和他没有那种荷尔蒙感觉。那种,会做梦想到的荷尔蒙。

奈奈在嘴里掂量着接下来该说的话,找到后才小心翼翼的说:“其实我对林先生印象非常好,但是我们年龄上的差距是个大问题。尤其是看到林先生英俊倜傥以后,更让我的自卑感增强,我觉得我们还是当朋友比较好。”

“这算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吗?”林治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狠狠晃了奈奈的眼睛。

对于他的善解人意,奈奈很感激,于是想要就此而别的话也说不出口,两个人继续往前走。刚要找下一话题,就听见手机响,拿起来一看,一连串的8让奈奈手一软,赶紧放回手袋,心虚的对林治笑笑。

林治看看她,又看看手袋,提醒说:“你不用顾及我,如果说话不方便,我可以离开。”

奈奈尴尬笑笑,只好把手机拿起来,小心翼翼的接通电话:“我是秦奈奈,请问您是哪位。”

“你说呢?”对方声音如地下冰窖,冷的厉害。

导购接电话的职业病而已,至于这么动火吗?奈奈接着对林治笑笑,然后小心的说:“雷先生,请问您有事吗?”

“你冲着傻笑的那个男人是谁?”对面声音的温度再下降一百五十。

“我没傻笑。”奈奈抬头看一眼林治接着傻笑。

“你等我。”对方二话没说就挂断电话。嘟嘟声音传来时,奈奈大觉不妙,赶紧对林治点头说:“林先生我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说完落荒而逃,刚一回头就撞在别人胸口,像铁板一样硬的胸口就只能是那位黑道大哥所有了,于是奈奈抬头讪笑,说:“嗨,好巧,您在这儿散步?”

雷劲此刻很平静,先把奈奈的腰搂住,随后往前迈步子,奈奈小短腿儿只能快速跟着,被带到林治面前。

“她总是不经过我同意跑出来,下次你见到她的电话号码可以自动屏蔽。”说完,雷劲还没忘狠狠瞪了一眼奈奈。

所谓好女不吃眼前亏,他可是黑社会阿,惹不起躲得起。所以她也愧疚的对林治说:“是,我错了,林先生以后不用和我联系了。”

雷劲对她的识时务很满意,嘴角一扬连声再见都不说直接把奈奈拐走。

奈奈挣扎不过,只能哀怨的看着林治愣在原地,这炮灰死的真惨阿。

突然,林治说:“可是这位先生你和秦小姐结婚了吗?只要没结婚,任何一个男人都有追求秦小姐的权利。”

轰隆隆,电闪雷鸣。奈奈无限同情的看了一眼林治,心想:小林子,你忒没眼力了,这人是黑社会看不出来吗?为了保护你的姓命安全我都被迫胁从了,傻孩子难道看不出来吗?

雷劲挑起眉,懒懒的回身看了一眼这个号称要追求他女人的毛头小子,一字一句的说:“她,是我女人,趁我还没生气,快滚!“

强悍的气势让林治有点明白这个男人的职业,但还是坚持己见:“女人和妻子是有区别的。“

区别?雷劲懒得多说话,扳过奈奈的脸,狠狠的吻下去。双臂紧紧箍着她的肩膀,像是要把奈奈吃掉。嘴唇辗转,奈奈终于扛不过他的强势只能分开嘴巴,他挑了嘴角笑眯眯接着进内**。

好吧,奈奈放弃挣扎,因为知道即使再挣扎没有什么作用。

她还是睁着双眼,看着雷劲凄厉的眼睛,他动物般凶猛的动作让人情不自禁生出惧怕的感觉。奈奈嘴巴里呜呜的声音都被他吞了下去,她突然发现自己有点莫名的悸动。

一吻生情不是她这个年纪女人该有的童话爱情,反而先让伤感充满了心。他一定再当她是个玩偶,就像那个奇怪的男人定律一样,越是男人没有征服过的女人,越能引起他们的兴趣,她是他不曾遇见过的类型,于是激发他的男性恶劣欲望而已。

他在侮辱她。奈奈愤怒了。

雷劲发现奈奈表情有点不对劲,再亲过去已经被她用力咬住了嘴唇,他眯起双眼呈现暴怒的前兆,而奈奈则是趁机挣扎出他的怀抱。

奈奈突然指着雷劲的鼻子:“姓雷的,你不要太过分,女人都是有尊严的,不是你**的玩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敢再碰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雷劲出乎意料的笑了,在被奈奈大骂以后:“你生气了?”

“滚,我不想再看见你。”奈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泪水奔涌而出,她甩开步子赶紧奔向马路中间,四周都是好奇者窥视的目光,更是提醒自己刚刚那幕当街拥吻有多么丢人。

是的,他一定在玩弄她。

如今她已经一无所有,就剩下自己而已,如果连自己都丢了,她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