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相亲是门技术工作

相亲是门技术工作

相亲是门技术工作奈奈是个很有耐性的人。她可以照着菜谱用十几种东西做几个小时的蛋糕,也可以花费很久去学一点一下的画指甲,还曾经织过复杂到机器无法完成的毛衣花样,一件接一件。

可是奈奈也是个行动派,例如,想起来今天晚上的咖喱牛肉没有胡萝卜,她会立即穿上裤子去买,丝毫不考虑其他食品的替代性。

小陈在后面瘪着嘴说:“不就是一顿晚饭,至于那么计较嘛?”

奈奈回头一笑:“不一样,少了胡萝卜,做出来的就不是咖喱牛肉了。”

小陈对她的理论理解的不能。所以关上厨房门任由她去买。

奈奈换了一件家居服,想想超市就在旁边,冲进去买两根胡萝卜也就是一会儿的事,所以连头发都没扎,拽了五块钱就往楼下跑。

到了超市目标很明确,直接开奔蔬菜区,正值人流高峰,买东西的人还挺多,她跳了两下,瞄准胡萝卜的摊位,弄了两根出来赶紧往秤重台跑。正跑着,撞到两个人,奈奈连忙点头说:“对不起。”

结果对方没回答。奈奈懒得和这种没礼貌的人计较,赶紧绕圈走人,结果却在转身的一瞬间看见蓝色的打火机在那个男人手里攥着。

奈奈知道自己这辈子不走运,但从没想过会这么不走运。在自己披头散发穿着家居服的时候,竟然遇见了前夫和前夫的女人。

她有些冒火,又有些尴尬,怔怔的假装没看见,背过身往回走,却被人一声喊住:“奈奈。”

她吐了口气,然后转过来,再次打招呼:“你好,好久不见。”才怪,前天刚见过。

吕毅即使是逛超市也是西装笔挺的,以前是奈奈和保姆的功劳,现在应该是旁边女人的功劳了。而身边那个女人,就是非常青春的那个水蓝色,只不过今天一身嫩黄色的大v字领上衣和牛仔裤又把奈奈新买的水蓝色比了下去。

女人的青春,永远都抓不住。因为,青春不值钱,一个比一个来的更快。

奈奈喜欢看美女,在大街上也会盯着美女出神。只是这次,她先看看自己身上的维尼熊家居服,再看看人家身上散发的气质,明显败了一层。

她深吸口气,微微一笑:“你们忙,我走了。”

维雅也是第一次看见秦奈奈。只不过她已经从吕毅口中听到无数次奈奈的名字。没离婚前,他说她缺乏生气,是个摆在家里的瓷娃娃。离婚后却说,她是个厨房高手,还会缝纫和编织。

只是今天对手的状况看起来颇让她满意,矜持的她甚至还瞥了一眼,眼光追随奈奈的吕毅,冷笑一下说:“奈奈姐,您好。我早就听说过你。”

“呵,是吗?”奈奈敷衍两声,不想和她说话,怕自己先吐起来。

吕毅看着奈奈手里的胡萝卜,终于开口说话:“你要做咖喱牛肉?”

奈奈的眼神有点迷离,似乎已经和吕毅一样回到过去。那时,他的事业刚刚起步,家境不算富裕,奈奈从老妈那里偷学了秘方,一个星期做一次,用保温瓶装好了,坐几站公交送到吕毅公司。吃腻了公司清水饭的吕毅每次都是吃完以后意有未尽,赖皮的要求奈奈下次再做。

那时候牛肉才几块钱一斤,现在已经涨到十八块,就如同很多东西都变了,连牛肉做出来都没了那个时候的味道。

奈奈看看自己手里的胡萝卜低声说:“不,我做烤胡萝卜饼。

“他说你做菜很好吃,奈奈姐,什么时候来我们家做一次,我也学学。”维雅微笑的表情很有风范,可惜对手不领情。

“你学不会。”奈奈睨了她一眼,一本正经的说。

“为什么?”维雅笑着问。

“你的心都在别人家老公身上,肯定没心思学做饭。”奈奈径直说出自己的想法:“还有,看好自己的男人,省得被小四儿钻了空子。”

说完,奈奈昂起头,从吕毅身边走过,不留痕迹的翻了一个白眼,赶紧走人。

急慌慌的走到收银台,才发现自己手上的胡萝卜还没称重量,转个身跑回来秤重,却看见角落里的两个人的背影,对着新鲜的水果,似乎在讨论餐后水果该买什么。

有点落寞后的心疼。

不管是谁的错都好,至少他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人陪伴,而自己落魄到大妈的地步,还孤零零的面对寂寞,

突然,嘴巴里突然有什么东西酸酸的,又有点苦苦的。

远处的吕毅抬眼睛的时候也看见了她,站直了身子,手上挑水果的动作也慢慢停止。

奈奈说话给自己听:“我不会理你。你让我很恶心。”

随后快速秤好重量往家跑,到了楼门口才缓慢的停住步子,拖着疲惫的双腿靠在大门上软绵绵坐下。

感情的事对错很明显,可是分开以后忘记很难。说断就断是女人惯用的负气话,真正想那个人念那个人的也是女人自己。

不管是谁负了谁,终究过去有一个共同美好的回忆,曾经快乐的,痛苦的,悲伤的,欣然的都会藏在那里。

与其说女人不舍得曾经爱过的那个男人,不如说她们是在缅怀自己对爱情付出过的心。

小陈听见门口有人哭,跑出来开门,就看见奈奈坐在地上攥着两根胡萝卜抱着膝盖痛哭。

她不解,赶紧拖着奈奈往家里拽,边拽边说问“奈奈姐,你怎么了,怎么买胡萝卜都能哭?”

奈奈闭了一下眼睛,平静一下心情,刚刚一时的软弱让她有点失态。

于是她摇摇头说:“没事,我刚刚摔了一跤忒疼了。

“你看,我说嘛,去买什么胡萝卜阿,家里有啥做点啥就得了。”小陈接过奈奈手上的胡萝卜往厨房走,奈奈靠在墙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把一脸的泪水从脸上悄悄抹去。

眼泪,她很久没有过了。父亲过世的时候她哭过,整整哭了一天,然后就再也没哭了。眼泪憋在心里太久了,差点忘了是什么样的味道,刚刚突然憋屈了,迸发一下,哭出来也发现心里舒服了许多。

她低头钻进厨房,小陈正在准备炒蒜苗,她咦了一下,问:“你怎么炒这个?我们不是吃咖喱牛肉的嘛?”

小陈嘴巴挑了一下说:“可是你都摔了,还能做嘛?我炒个菜咱们简单吃点。”

奈奈撇嘴说:“你出去吧,上次炒的菜差点没毒死人,还是我来吧。”

“你的脚。”小陈问。

奈奈倔强的抬起头说:“没事,正好这个我爱做。什么都过去了,没什么难的”

奈奈自从那天开始有些莫名其妙的变化。第一个,就是答应小陈,和她介绍的,据说是超级好男人去相亲。

而小陈作为公司的八卦传声筒自然也就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到大家都知道。其实很多人看好奈奈这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所以上至公司老总,下至打扫卫生的阿姨都发动起一场声势浩大的相亲活动。

而作为奈奈代言人的小陈同学自然成为第一道把关评委,在她挑挑拣拣下,罗列了几个目前看这还算顺眼的几个男人的照片,一古脑的堆在奈奈面前,让她随意挑选相亲对象。

“这个是刘总的侄子,据说是英国海龟,今年三十六岁了,听说在五百强里面做大区域经理,生活衣食无虞,就是有一点不好,脑袋和刘总一样,是旱冰场。”小陈拿过一张照片,奈奈接过来,差点把嘴里的茶水喷在照片上。

她是滞销了点,但不至于和这兄弟是一辈儿吧?也忒老成了点儿。

“瞎说,人家刘总可比他强,他是彻底没头发了人家刘总才是中间旱冰场,旁边铁丝网呢。”奈奈对着照片里的人摇摇头,拿下一张。

“这个可是18号的房主,你想想,在这买房子怎么手里也得有个千八百万才敢全付款吧,他那个房子就是全付的,前不久就和我打听你手机号,我要了张照片,怕你想不起来。”小陈笑着说。

怎么会想不起来,那个男人和奈奈一样高,离远点瞅过去,奈奈穿高跟鞋还要比他猛一点。和女人一样高没错,错的是和奈奈一样高。奈奈同学就160公分,还是注水过的,这家伙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这个呢?这个可是好小伙子,是扫地李阿姨她们家的远方亲戚,说是还在读博,年轻有气质,人也不错。”小陈不当媒婆太可惜了,每个条件都背的这么仔细没有遗漏,简直是红娘界的精英。

奈奈叹气说:“可他小我三岁。”

“三岁怎么了,女大三,抱金砖。看好了咱们就上,把你收拾收拾咱们相亲去。“小陈兴奋的很,大概所有没有谈恋爱过的女孩子都觉得这是个特有意思的事儿,可惜奈奈不这么想。

两个陌生的男女为了结婚坐在一起衡量对方的条件,这本身就让婚姻少了一份感动,虽然她没什么道理介意这些,但奈奈还是希望可以跟一个能打动她的男人交往,哪怕是相亲。

不其然的,心头钻出一个影子,那个雷公。他其实每个条件都不错,就是职业让她忧虑。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雷公如果知道她去相亲,一定会很不高兴,很不高兴。

甚至还会做出非常危险的举动。

没有理由的心虚,让她揉揉抽痛的额角。

无力的叹口气再看看那那些照片。其实相亲也是个技术活儿,几次见面就要定下自己的死祸福还真难。

病急乱投医最后的下场会很惨,比失婚更可怕。

索性,她闭上眼睛在在桌子上抓了一把,然后睁开眼对小陈说:“就是他了,我去和他相亲。”

小陈一拍大腿,叫道:“奈奈姐,你终于想开了,这次你准备姐弟恋了?”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