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奈奈有惊吓后遗症

奈奈有惊吓后遗症

奈奈有惊吓后遗症奈奈遇事很冲动,最典型的一次是为了追小偷没留神把自己的腿摔到骨折。看着老妈在病床前痛哭流涕,絮絮叨叨说,“虽然你被男人抛弃了,可不能不要自己的命阿,你要是就这么死了,我怎么办?”

奈奈的父亲早早过世,母亲一个人把她带大,因为家世不错,颇有积蓄,所以她一直生活无忧。

直到那天,她才发现,如果自己出事了,这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人痛苦,甚至那个人比她更痛苦时,她就发誓,以后一定不让母亲再操心了,说到做到。

从那以后,遇见事了,她都会反应慢一点,都会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着急,更加离谱的是,她还学会在关键时刻装鸵鸟,哪怕旁边摆放的是个咖啡杯,她也会把头扎进去,将安全第一作为考量一切的准则。

眼下,也是如此。

雷劲发现奈奈的目光还在茫然,又点了点她的嘴唇,虽然她的眼镜一直睁得很大,可她的瞳孔里分明没有映入任何东西。

她只是用瞪大双眼来表示自己的惊讶。而已。

点一点,再点一点,越点,心里越不想放开,他眼看着她的身子不由的巍巍发抖,他的嘴角一直是挑着的。

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让奈奈找回了一点神志,她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的,若无其事的对待被强吻的事,因为这事儿有关生命安全和六万块钱,是自己目前来说最大的外交问题。

于是她深呼吸,再深呼吸。

咕咚!

两个亲在一起的人,眼角的余光同时瞥向声音的来源,随即奈奈的脸变成了苦瓜,粉嘟嘟的皱成一团。

“呃,好痛!”她半躬下腰,抱着右脚跳起来。脚背上正砸的是她万能的大手袋。

手机,钥匙,钱包,化妆包,文件,防狼器,手电筒,花露水,统一绿茶,呃……还有一包abc卫生巾。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句俗语就是这么形象的展现在雷劲面前,毫无保留。

奈奈抓紧挣脱他的手,赶紧弯腰捡东西,可是脚点在地上还是疼,一个没站稳又差点栽倒在地,雷劲拧着眉头看着她奋力和脚伤搏斗有点无奈,只能命令道:“老实待着。”

她的表情微微一滞。

随后雷劲低头弯腰,开始捡东西,一样一样的,直到abc的时候,奈奈再也蛋腚不下去了,压低嗓子尴尬的说:“那个我自己来。

雷劲一派无所谓的样子,捡起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扔进手袋里。

奈奈觉得自己轰然耳鸣,有点被人扒掉衣服看个精光的无助。她还记得自己小时候买这些东西,一律是要黑色的塑料袋包裹个严严实实的。上大学时,室友也总说,从来没看见她买过这个,用过这个。甚至和吕毅结婚这七年,她也没有让他看见过自己用的牌子类型,这是她执拗的坚持,也是最让别人不能理解的地方。

而他,却打破这这种忌讳。

雷劲捡好东西,拎了拎,挺沉。她那个小的个子居然背这么沉的包,不怕累断自己的锁骨?

他站起来,奈奈赶紧躲避开他的双眼,生怕自己必须尴尬面对刚刚帮她捡过abc的男人。

“脚还疼吗?”情欲消散的雷劲脸上的笑容还是有点邪邪的,他呼出的热气弄得奈奈从脊椎紧张到头顶。

“不,不疼了。”结巴的奈奈,脸粉红粉红的。

他宽大的手光明正大的搂住奈奈的腰,把她的另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膀,说:“不疼了也小心点,走吧。”

奈奈心里突然有点失落,她以为黑社会嘛一定是很男人的,他一定会把自己打横抱起来。毕竟,电视上都这么演,是最梦幻的英雄救美的结局。可惜,没有。他不是英雄,她也只不过是个弃妇而已。

避过奈奈满脑袋的小念头不讲,此刻雷劲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该死的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捣乱。他很想把奈奈抱起来,然后一直抱到宾馆。可是,接下来呢,浴血奋战?

不,他还没饥渴到那种地步。所以他必须远离容易点燃饥渴的她。

两个人一时间都有点沉默,走下楼梯的时候,谁也没说话。

有点没精打采的奈奈和心怀不满的雷劲就这样离开了饭店。

背影有点长,一个宽厚安稳,一个谨慎小心。一个一步步迈的很踏实,一个一跳跳颇为狼狈。

扑通扑通的什么声音就在暖香满怀的背景里响起。

你们说,那是什么声音?

奈奈没有女性朋友。她只有女性亲人,和女性同事。起因源于她无数次不知不觉中当了好朋友的炮灰,所以目前为止能够算得上最亲近的人就是小陈。

雷劲把车子开回她们租住的地方,着实费了不少的劲。直转了无数个弯才找到那一个破旧的小楼前嘎吱一下停下来。

他说:“我送你上去。”

奈奈咬牙蹦下车说:“没事,谢谢您,不用了。”

雷劲从自己这边下车,帮她拿手袋,然后一只手熟稔摸上了她腰的位置,不容置疑的说:“我送你上去。”

奈奈身子明显一抖,回头说:“不用了,我和别人一起住,不太方便。”

“谁?”雷劲掐住她的下巴阴冷了面孔问。奈奈再傻也知道他的表情不是好兆头,于是她不敢敷衍,认真回答:“同事,一起工作的同事。”

雷劲顿一下,然后放下手,说:“哦,那我送你到门口。”看奈奈还想反驳,又补了一句:“抗议无效。”

皱皱眉头,她再也没说话,低头往楼上走,心里有一点暖意。

其实,她要的很简单,可惜,他太不简单了。

靠在门口,奈奈无声看了一眼雷劲,雷劲明白这是她在下逐客令,从怀里掏支烟出来,说了句:“自己小心。”转身就走。

没有告别的摆手,也没有告别的吻。

奈奈有点恍惚,用手翻腾着钥匙,找了半天,他半层楼还没走下去,就在这时,小陈听到大门外的声音快步跑出来开门,要知道,奈奈忘记带钥匙不是一天半天的毛病,幸亏一起住的还有别人,不然露宿街头都几百次了。

她打开门,感应灯随即亮起,奈奈抬头看见了赶紧笑笑:“幸亏你在,不然我又进不去门了。”

“哪天把钥匙拴个链子挂脖子上,看你还忘不忘,咦,那个人谁呀?”小陈扫到一眼楼梯拐角处的人影,感觉特眼熟。

奈奈一把把她推到屋子里,用力把大门关上,“哪有人,你眼花了。”

小陈皱眉苦想,突然尖叫着往外跑:“天,阿波罗。”

“还凤梨呢!菠萝你个脑袋。”奈奈拽住她的大睡裙说:“你这么出去会把菠萝吓成地瓜的。”

小陈在家穿的是史奴比大睡裙,松垮跨的没形象,头发也为了凉快拿个大夹子夹成狗尾式,脚上还是趿拉板的拖鞋,简直是周星星电影里的包租婆。

“对哦,好可惜。”小陈对此分外失望,她突然想到奈奈和阿波罗有可能存在非通一般的男女关系,立即打鸡血了一样激动起来。

“奈奈姐,那个雷先生不是在追你吧?”她的八卦欲望再次被激得空前膨胀,脸贴在奈奈面前。

奈奈别过脸,换上拖鞋,把手袋扔在鞋架上说:“我对被雷劈不感兴趣。”

“怎么会呢?他很好的。”小陈嗲嗲的说

“你怎么知道他很好?和他交往过?”奈奈突然想起刚刚那个吻,脸色又有发红的先兆。

“奈奈姐,你怎么嘴肿了,刚刚吃麻辣小龙虾了?”小陈拿鼻子在奈奈身上嗅了一下。

奈奈赶紧用手挡住嘴含糊的答应:“嗯,辣的,太辣了。老板把卖辣椒的打死了,辣椒不要命的放。”

看见小陈那丫头还是穷追不舍的,奈奈赶紧躲进自己的房间对外面喊:“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吧,明天是早班。”

“可是我还想问你,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好人的......小陈无奈的说。

怎么知道的?嘴巴告诉她的。

奈奈晚上睡的不好,睡不着的时候就对着天花板发呆。其实她很怕和男人接触,尤其像雷劲这样的男人。她曾经以为,自己的失败源于不够完美,如今才知道,还源于懦弱。她会怕很多事,怕再次受到男人的伤害,怕再次面对情敌连话都说不出来,更怕最终她无法坚强的挺起脊背走出困境。毕竟,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她知道自己受不了,不坚强的女人爬过挫折一次已经是伤筋动骨,再来一次,她会连骨头都留不下。

奈奈想,爱情这东西早晚会过保质期的,无论哪个男人都一样,总有宝贝疙瘩变成鱼眼睛的那一天,所以不如放下对爱情的憧憬,想一些符合实际的问题,把那些骗人的鬼话都丢在脑后,女人最好打死都不要相信这世界上还有爱情。

可是,他会放过她吗?奈奈一想到这个问题脑袋就疼。

一个男人对自己是否认真,她能看出来。当年吕毅苦苦守在女生宿舍楼前,一守就是一个月,姐妹们说,他多有诚意阿,你没看出来吗?奈奈苦笑着,懒得辩解。

她可以地一眼就看出男人的追求和认真,却发现自己看不透他们后来在想什么。那个深情等待她的男子终于娶了自己,却在她认为很幸福,家庭很美满的时候选择了背叛。

难道是一种必然的轮回?

不管怎么说,吕毅的出轨对她的打击很大,甚至颠覆了她最乐观的天性。现在的她已经不习惯有人追求,更不习惯遐想未来,所以,对于今天这个小小的事故,她只能说声抱歉。

对于所有能唤醒她痛苦记忆的事,她都不会给任何机会。

于是,她抹抹眼角的泪水,心里一阵缩紧,闭上眼睛对自己说:“秦奈奈,这是一个陷阱。没有人可以跳过去,你能。所以下定决心你就跳吧,一下子跳过去了,就安全了。”

呼,说完以后,她长吁了一下,一口气说完一句话有点喘,慢慢平复下来,又听见自己补了一句,“虽然,这陷阱,挺诱人的。”

是的,很诱人。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