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雷震子是奈奈恩公

雷震子是奈奈恩公

雷震子是奈奈恩公奈奈痛苦的闭上眼,天人交战好久。如今的她再也不是可以甩甩手不要几万块的秦奈奈了,对于即将到手的三万块她充满了无限的向往,甚至还可以为自己即将发生的行为找点借口:其实我也不想要,但是没道理不赚负心汉的钱,大家说,我不黑他黑谁去?

可是若无其事的她扭过头,轻轻嘟囔一句:“你看好了,我也不卖。”

挺没骨气的,音量太小,最多就是奈奈自己能够听见。

吕毅还在那站着,嘴里的滋味很复杂。奈奈的表情说明电话那头是个男人,这让他很不舒服,本来奈奈的工作需要,接触男客户没什么,但是居然风风火火甩开他跑过去跟别人私会,使得他不由分说第一个就想阻拦她的脚步。

奈奈只能属于他,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奈奈会拽着别人的胳膊发呆。

是的,从未想过。

奈奈这回算是是看透了自己。其实说白了,以前那点儿小骨气,就是没让生活收拾过,收拾一下就老实了,彻彻底底挺不起脊梁做人了。钱不钱的绝对不是借口,无非就是那时候她还是小公主脾气,觉得谈钱脏了自己的感情,如今却发现,钱不脏,自己挺脏的。

她转身对门把手说:“可是客户还在等我。”

来不及阻拦她脚步的吕毅眼睁睁看着她跑出门去,连头都没回,像要躲避瘟神一样快速的逃跑。

他怔住,狠狠用拳砸在墙上,头埋在双臂之间,有些懊恼和后悔。

十年感情,七年婚姻,淡漠了最初见到时的心悸,当互相用了彼此的牙刷不会抱歉的时候,当一个在马桶上坐着,另外一个可以毫无顾忌出入的时候,真的没有的能够让心再持续悸动的理由。

她永远是千篇一律的茫然笑容。事情做对了,她笑,做错了,她还是笑。没有哭闹,没有撒娇,甚至连生气都没有。一个有血有肉的洋娃娃适合摆在任何角落但是不适合当妻子。于是,他在那个精灵般的女人**下,再次触碰到心跳的感觉,也成功的失去了柔弱弱的妻子。

那时,他是笃定的。她不会知道。那么一个简单的女人,连喜怒都不擅掩饰的女人,不会知道更不会走开。

可是,他错了,错得离谱。

离婚起诉状他收到了,但是他根本没当回事。因为他相信奈奈连法院大门朝哪里开都不知道。离婚公告他也看了,虽然质疑了一下,却笑笑而过。也许是奈奈请律师才能想到的方法,可是,她忘记了,离婚是两个人的事,只要他不到场,她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于是,他一错到底。当离婚判决生效时,他才真正发现自己低估了奈奈,她不是温室的花朵,她只是不屑和别人见识而已。

吕毅伤感的情绪来的很快,铺天盖地的掩埋了他,甚至奈奈再度进门时,他都没听到开门的声音。

“我们签约吧。”奈奈鼓起勇气说。这东西还是签下来比较保险,万一他变卦了,三万块钱就没了。

吕毅抬起头,定定的看着眼睛闪亮的奈奈,很多年前她也曾这么渴望的看着他,每到此刻他都会忍不住想亲吻她。奈奈的崇拜可以让他得到男人虚荣心的最大满足,可,他亲手打破了这种崇拜,如今她看他,只是为了卖东西给他,而已。

吕毅默默的拿过合同,又要了笔,把合同按在墙壁上,回头轻轻的问:“签哪里?”

奈奈犹豫了一下,只好靠近他的胳膊指了指右下角,小声说:“这儿,你的名字,身份证号码,还有联系方式。”

那么近的距离让吕毅看着奈奈的脸庞,因为急速奔跑留下的淡红色脸颊诱人细腻,她还是当年那个羞涩的小姑娘,除了眼睛里少了以往的爱意,她什么都没变。

他把手放下来,笔掉在地上,手抬起奈奈的下颌,用修长的食指在上面滑动。吕毅很爱这种感觉,有些朦胧的回忆。

那时,她才十八岁,第一次初吻。嫣红的嘴唇羞涩的颤抖,牙齿闭的紧紧的,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条缝,他用舌尖滑开她的牙齿,那一瞬间,让他险些失态。

可是,世事流转,她已经不属于他,此刻也只是抿住嘴唇隐忍着他的轻薄。

“奈奈,我发现,我还爱着你。”他轻叹,满心的懊恼。

奈奈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心底的感觉是想吐,可是为了那钱又不能,她扭头到一旁,正看见靠在门边的雷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站在那里,黑漆漆的眼睛里闪动着危险的气息。

奈奈推开自己面前的双手,很满意雷公同志救人很及时。兴奋的她甚至觉得可以在黑社会人士的帮助下毫发无损的签约成功,就算是届时需要请他吃顿饭也值得。

毕竟人家出场费也蛮高的,你看电影里请大佬帮忙谈判不都是要钱的嘛,她是一个很知情懂礼的女人。

雷劲第四次想要勒死这个女人。果然不出他所料,到底还是被人占了便宜。眼看就要被人非礼了,不仅不挣扎还一连茫然的表情,勾魂的很,见到他不但没有一丝愧疚还笑得灿烂灿烂的。

他终于问:“我不是让你过去吗,你为什么不去?”

奈奈眨眨眼,突然记起这个问题,心中大叫不好,赶紧弥补自己的过错:“我这里很忙,这位先生要买房,我去取合同就忘记您的事了,对不起,对不起。”

雷劲抬眼睛睨过去,那个奈奈口里的先生很斯文,白衬衫,裁剪合体的西装,精英的金丝边眼镜,除了脸上有点不悦之外,比老七还俊秀。可惜,看着就是个软蛋,该亲不亲在那瞎核计半天。不过也幸亏他犹犹豫豫的,不然这个傻女人被人吃抹净了都不知道。

“他买他的,你去你的。”他压抑着怒火说。

“那不行,如果让别人接了这个单子,我的提成钱就没有了。”奈奈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雷公她比较敢讲真话,也许她知道他其实不坏,虽然嘴巴硬了点,脸臭了点,但人绝对是个好人吧。

原来,这个男人拿房子胁迫她?雷劲挑了一下眉尾。

他吩咐奈奈:“合同拿来。”说这话时还睨着一分目光都不肯错开奈奈行动的那个男人。

而吕毅没空管那个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他只静静看着奈奈的表情,那种乍见的喜悦和笑意,让他有点莫名的难受。

奈奈不知道自己变成两个男人目光追逐的焦点,听话一向是她最好的美德,所以她弓腰捡起笔,又从吕毅手里小心翼翼的拿过合同。

走到一半才发现不对,皱眉问:“你要合同干什么?”

雷劲连眼皮都没抬说:“买房子,这套我要了。”

呃?奈奈突然觉得雷公头顶阳光万丈,简直就是天降祥云,。

他果然是天大的好人。他买了房子,吕毅就不没机会搬进来,自己也就不用为了三万块出卖尊严,还可以再次拿到千分之十五的提成,天,这简直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奈奈兴奋的表情在吕毅看来,很不是滋味,他脸一沉说:“这位先生,买东西要有先来后到。这房子我已经要了。”

雷劲点支烟,慢条斯理的问:“我昨天就买了。我还是先来的。”

“可是这套是我看中的。”吕毅坚持到底。

雷劲叼着烟,闲闲的走到奈奈面前,从她手里拽过合同和笔,大笔一挥,雷劲两个字生龙活虎招摇在纸上。

“看你也是个斯文人,衣服好歹也是品牌货,知道什么叫合同吗?”他吐口烟圈,不慢不急的问。

这种男人真没种,光顾着自己爽快,连后路都不给自己留。雷劲对付这种男人就喜欢让丫丢份儿,丢干净了以后再回头照着屁股踹一脚,叫丫滚蛋。只不过今天心情好,不跟他计较,最多让他噎口气算了。

奈奈窃喜,面儿上的表现倒不是很明显,只是对吕毅无可奈何的说:“这房子真不怎么样,你看别的房子吧。”

吕毅脸色很难看,对奈奈说:“奈奈,其实我……”

雷劲懒得再听他说话,冲着吕毅说:“嗨,这房子现在是我的,请你离开。”

吕毅看了雷劲一眼,发现这个男人不寻常,以后机会很多,没有必要在奈奈面前撕破脸。所以他维系最后一点笑容对奈奈说:“我们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见面?雷劲掐灭烟头瞥一眼奈奈,嘴角一沉,将烟头摔在地上,声音讽刺:“这机会不多了,除非你天天看不见我。“

吕毅勉强保持微笑,不和他一般见识。从雷劲身边走出时,一黑一白停隔在瞬间并肩,色彩鲜明。雷劲一贯的黑衬衫显示他的钢硬冷硬,而吕毅的白衬衫则是表明他有多么的斯文有礼。

奈奈左右犹豫了一下最后尴尬的笑笑,吕毅在门口回头,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她,她立刻心虚的躲开目光。

虽然都是三万块,可她宁愿赚雷公的。

雷劲恢复了平日的态度,上下打量一下奈奈的穿着。今天的裙子很顺眼,已经超过膝盖的长度让他很满意,胸口那里也多加了一枚胸针,看起来不像是便宜货。好像裙子长了,衣服也会长,根本看不见一丝外露的春光。不错,他很满意。

不过,他突然想起来那个男人掐着她的下巴要亲吻她,而这个笨蛋女人居然不知道躲,于是他目光冷冷,问她:“他亲你?”

奈奈检查合同一番还在赞叹他的字,冷不丁的被问到这句,有点懵,不过为了第二个三万块,她对他挤出一个笑脸:“没,绝对没,不可能,怎么可能呢,绝对不可能。”

雷劲的目光稍微有点缓解寒意,不过还是说:“你请我吃饭。”

奈奈看看手中的合同,冲他微笑:“没问题,雷先生如果这么买下去,我请吃啥都行。”

他淡淡回了句,“吃你呢?”

差点被口水呛住的奈奈,呵呵傻笑,雷公是她的恩人不错,但是以身相报就有点过了,话说目前自己的价码忒跳水了,想当年追求的人还知道拿束花骨朵儿啥的下跪,现在六万块好处费就想买个大活人,真不值钱阿。

不过还不能惹了恩人不高兴,于是奈奈朝他一吱牙打岔说:“吃我?那是食人族才干的事,雷先生,当今社会是法治社会,政府不让啊!”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