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天打雷劈前夫登场

奈奈对钱的执著源于离婚以后,离婚前她只需要记得定时发给阿姨钱去超市买菜,去交水费电费煤气费。还记得,bobibrown的柔美,还记得,chanel巴洛克公主的风潮,还记得,copycaf的悠闲和惬意。

当然,她也记得家的感觉。暖融融的,带着小碎金的光芒照耀在眼睛里,看哪儿都是喜盈盈的爱。

那时候她不用想钱,所以离婚的时候也不屑去拿钱。对于她淳朴的个性,群里的姐妹毫不吝啬的赏了一个词。脑残。

脑残吗?也许吧,反正那个时候的她是以逃离的姿态跑出家门,反而是现在,面对煎饼摊的时候才知道真正惋惜:早知道当年还是多要点钱好了。

三万块钱不能当一辈子的靠山,她仍需努力,所以在和小陈大肆腐败以后,她又带着光荣和梦想出发了,继续在暴力小组长的**下任劳任怨,继续和小陈在组长背后8着八卦。

日子还得继续,所以她仍然靠双腿走着。

亚特兰蒂斯水郡的房子不好卖。有钱人嫌这里位置偏僻卫生环境差,没钱的人对于动辄二百多万的房子也有点不舍和挠头,从上次签单一个月后,奈奈的脸继续恢复菜色,到月底还是一张单子都没有。

今天又是开工资的日子,她和小陈已经商量好了,要做节约型好公民,为节约型社会贡献自己一份力量,所以,晚上就不腐败了,各自买个鸡蛋灌饼回家消停儿待着看电视得了。

收拾完卫生,是站位。几个人保持空姐的笑容站立服务,等待下一个冤大头的到来。

远远地,奈奈看见一个熟悉的车牌。数字根本看不清,可就是从自己窒息的呼吸来看,已经可以知道是谁了。

车停下来,从车门放出一个人,组长从衣着分析,迅速做出判断,此人是冤大头,于是嘴比脑子还快的她说:“奈奈,你负责砸倒他。”

奈奈下意识把脸扭到一旁,假装没听见,小陈拿胳膊拐了她一下,示意一下自己雪白的牙齿。

咬死他吗?还是撕扯他。

人心都不在了,咬人能换回什么呢?奈奈又开始鸵鸟催眠,还是不想理。

此时,玻璃么自动打开,来人立即就认出已经背过身的奈奈。“奈奈?”

奈奈转过头,勉强笑笑假装无所谓,五根手指白生生的朝他摆摆手:“是啊,好巧。”

然后是各自沉默,组长恨铁不成钢,做房地产销售就是要竭尽全力把没关系变成有关系,有关系变成买房子的关系,眼看着奈奈和来人分明有关系,那就一定要奈奈加把劲变成买房子的关系。

她完美的微笑后,用指甲狠狠掐在奈奈腰间用齿缝说:“三万块。”

奈奈嘴里还是鸡蛋灌饼的味道,老板今天辣椒放多了,呛得嗓子疼。她又想到以前那个家,还有离婚的时候没分到财产,也许,忽悠他买了豆腐渣工程也算报复了。

于是,她鼓起勇气,满不在乎的笑笑问:“你买房?”

“我朋友想买,我帮他过来看看。”吕毅回答的很干脆。

奈奈对不能成功报复负心汉感到很懊恼,有气没力的说“噢,那我带你去。”

“嗯,不用了,我就是随便看看。”吕毅伸手摆摆,姿势依旧潇洒。

奈奈能感觉到组长愤怒的眼神,知道她已经濒临爆发,为了下个月工资和奖金的顺畅发行,以及这个月即将到手的大白菜工资出勤奖,她都必须坚持,可是,她真坚持不下去……

“那好,你随便看。”她笑都懒得笑一下,转过头发呆。

“那你不带我看了?”他的声音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她有点意外,顿了一下说:“是你说不用的。”

“哦,其实,我怕麻烦你。”吕毅又补了一句。

组长终于笑咪咪的说:“不麻烦,奈奈你去吧,就看22号楼。”

她用力一推,奈奈习惯性往前趴,他伸手一接,正入胸怀。动作很熟练,就像排练过无数次一样,协调自然不做作。

像亲昵过很多年的夫妻。

奈奈绷着脸,赶紧躲开,手下意识的扫扫被他粘过的地方,仿佛那里刚刚黑了一大块。

再忸怩,工资就真的没有了。于是奈奈边扫衣服,边带着黑脸的前夫去看房,到了22号门前,奈奈突然会心一笑。

旁边住的就是黑社会,最好能有机会能让他们斗殴起来,血流满地,尸横楼上楼下,直杀得尘嚣烟上,片甲不留,最后吕毅在雷公的双膝下跪到,哀嚎不止,恳求他老人家的原谅。

越yy越解恨,越yy笑容越发贼,攥着钥匙偷笑,身后有人问:“奈奈,你瘦了,又没吃早饭吧?”

现实猛地一下子回到奈奈可怜的大脑中,她咬咬下唇,眨眨眼睛说:“吃了,我现在习惯吃早饭。”

其实,奈奈很想骂一句,管你屁事。张了好几次嘴,憋了两次闷气都没说成,官管灌几个声调在嘴里溜了好几次,最后才说:“进去吧,我给你介绍一下。”

她从来没想到会遇见他,更没想到是以这么憋屈的方式,最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无耻的问自己吃不吃早餐。

憋了怒气的奈奈并不可怕,以前也说过的,她不会哭闹,仿佛哭闹那根神经都被麻痹了,于是她能若无其事和这个挨千刀的前夫平和说话。

“这个房间采光很好,客厅也不错,就是有几个问题,房间下水设施不完善,听说经常反臭味儿,还有楼下的踢脚线下沉,昨天刚刚修补过样板间的,估计你这个也好不到哪去。另外还有隔音很差,从楼上能听到楼下蟑螂唰唰爬的声音……

是的,奈奈非常不想让他们买,于是违背职业道德一脸专业水平,诚恳的建议:“不要买这个房子,这个房子就是给冤大头准备的,不合算。”

“奈奈,你住哪里?”

吕毅的脸就在眼前,一副关心故人的表情,问话问的那么自然,好像从内心肺腑而问好不体贴。

可是,奈奈却想唾他一脸口水,恨不能就地撒泼让他在这儿大丢面子,可打量一下,周围都是水泥,还有厚厚的灰尘,此动作属于高危动作不能行,只能作罢。

于是,她白着脸说:“以前我住的地方被人占了,现在再问,难道你还想占一个?”

吕毅没说话,只是皱眉盯着她看,想要看出在她心底到底在想什么。

对手不回答,奈奈一般会犹豫下一句会不会伤人。她没有一气呵成,不打击到对手不罢休的强势,反而是每说一句话就要考虑很多,很多很多,然后下一句话肯定就咽在肚子里,然后就是落败而逃。

吕毅的沉默在她看来是受伤的表现,虽然恶心至极,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还是停住了嘴,万一此人死在这里,这房子就卖不出去,卖不出去,组长会折磨死她,最后的受害人还是自己,所以她可以很慈悲的放对方一马,因为她很善良。

联想功能强大的奈奈错误估计了对手的抗击打能力,他稍后说:“晚上有空吗,我想约你吃饭。”

奈奈哦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又想补一句,你做梦。还没等此话脱口,手机突然震动响起,没打算卖房的她,毫不顾忌的拿过电话靠在窗边接,那边是很优雅的男中音:“你在21号吗?”

嗯?奈奈脑子又转不过来了,看看手里的钥匙牌说:“我在22号,您是哪位?”

那边显然不能接受奈奈把他手机号码忘记的事实,一改刚刚的优雅,再度咆哮:“给我出来,我在21号。”

21号是刚刚卖出去的房子,它的房主是黑社会人士。奈奈想到这里才突然反应过来,原来是隔壁家的黑道大哥,难怪这号码透着道儿上人惯有的味道呢。

“你在三分钟之内出来,否则我退房。”威胁的话说的很是淡定,但是咆哮教主的嘶吼对奈奈无效,她微微一笑:“雷先生,您别生气,我马上就来。”

这笑容让吕毅愣了一下。奈奈最后留给他的记忆是红红的眼圈和恨不能离他远一点的表情,这种阳光绚烂的笑容,好久都没看见了。

当他接到离婚判决书时,他怎么都想不到,那个连拿菜刀都哆嗦的女人怎么敢一个人跑去离婚,而对他最大的羞辱是,在没有他的情况下,她居然离成了,还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曾经被他掌握在手心里的女人,第一次就成功摆脱他的控制,这滋味实在不怎么样。

而此刻,她突然泛起的笑容更让他心慌,突然觉得她在远离自己,远离那个碰一下双唇都会涨红脸颊的过去。

“立刻!我的耐性不多。”雷劲话语里明显忍着火气。

“可是我的客人还没看完房子,您再稍等一下好吗?”奈奈虽然很想逃离这里,但是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把客户扔在这里跑出去,难道不想要全勤奖了么,眼看还差六个钟头就可以领到了。

“不行,你立刻过来。”雷劲华费口舌的机会真不多,当他意识到自己有点像撒娇的小孩子以后突然很愤怒,吧嗒一声挂掉手机,怒气冲顶。

奈奈越来越低的声音让他想到那天没有扣好的扣子,还有露着大半截的腿,还有腰上细腻的皮肤。他发誓如果这女人过来的时候被他发现一点不合规矩的穿着他就退房,让她人财两空。

她不是会利用本钱吗?他就让她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到底。

奈奈对被挂断的电话很头痛。已经到手的三万块有可能飞走让她更加头痛,虽然组长那边没有被退房的先例,可是那个雷公是黑社会人士阿,没什么不可能的。

于是她舔舔嘴唇说:“我客户在隔壁等着呢,你们自己慢慢看,反正别买这个房子,这房子真不咋样。”说完她赶紧往门外跑,眼看就要到门口了,她悄悄松口气,突然身后吕毅的声音响起:“奈奈。”

“嗯?”奈奈欢快的小步子还在飞奔当中,说话已经不能阻止她的行动。

“这套房子我买了。”

奈奈急刹车,回头看去,他扭头冲她一笑,贼眉鼠眼的坏心都写在脸上。

奈奈张大嘴巴,半天没合拢,冷汗呼呼的冒出来,眼睛的焦距差更大了。

这么说,她这个月又赚了三万?——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jj华丽丽的抽,我的收藏依然保持原地不动的情况。看官大人不要跟他们计较了,只需要打分留评就好了,随便它去吧,套用七公子的一句话,让分儿来的更猛烈把,越多越好,淹死拉倒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