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天打雷劈前夫登场

奈奈对钱的执著源于离婚以后,离婚前她只需要记得定时发给阿姨钱去超市买菜,去交水费电费煤气费。还记得,bobibrown的柔美,还记得,chanel巴洛克公主的风潮,还记得,copycaf的悠闲和惬意。

当然,她也记得家的感觉。暖融融的,带着小碎金的光芒照耀在眼睛里,看哪儿都是喜盈盈的爱。

那时候她不用想钱,所以离婚的时候也不屑去拿钱。对于她淳朴的个性,群里的姐妹毫不吝啬的赏了一个词。脑残。

脑残吗?也许吧,反正那个时候的她是以逃离的姿态跑出家门,反而是现在,面对煎饼摊的时候才知道真正惋惜:早知道当年还是多要点钱好了。

三万块钱不能当一辈子的靠山,她仍需努力,所以在和小陈大肆腐败以后,她又带着光荣和梦想出发了,继续在暴力小组长的**下任劳任怨,继续和小陈在组长背后8着八卦。

日子还得继续,所以她仍然靠双腿走着。

亚特兰蒂斯水郡的房子不好卖。有钱人嫌这里位置偏僻卫生环境差,没钱的人对于动辄二百多万的房子也有点不舍和挠头,从上次签单一个月后,奈奈的脸继续恢复菜色,到月底还是一张单子都没有。

今天又是开工资的日子,她和小陈已经商量好了,要做节约型好公民,为节约型社会贡献自己一份力量,所以,晚上就不腐败了,各自买个鸡蛋灌饼回家消停儿待着看电视得了。

收拾完卫生,是站位。几个人保持空姐的笑容站立服务,等待下一个冤大头的到来。

远远地,奈奈看见一个熟悉的车牌。数字根本看不清,可就是从自己窒息的呼吸来看,已经可以知道是谁了。

车停下来,从车门放出一个人,组长从衣着分析,迅速做出判断,此人是冤大头,于是嘴比脑子还快的她说:“奈奈,你负责砸倒他。”

奈奈下意识把脸扭到一旁,假装没听见,小陈拿胳膊拐了她一下,示意一下自己雪白的牙齿。

咬死他吗?还是撕扯他。

人心都不在了,咬人能换回什么呢?奈奈又开始鸵鸟催眠,还是不想理。

此时,玻璃么自动打开,来人立即就认出已经背过身的奈奈。“奈奈?”

奈奈转过头,勉强笑笑假装无所谓,五根手指白生生的朝他摆摆手:“是啊,好巧。”

然后是各自沉默,组长恨铁不成钢,做房地产销售就是要竭尽全力把没关系变成有关系,有关系变成买房子的关系,眼看着奈奈和来人分明有关系,那就一定要奈奈加把劲变成买房子的关系。

她完美的微笑后,用指甲狠狠掐在奈奈腰间用齿缝说:“三万块。”

奈奈嘴里还是鸡蛋灌饼的味道,老板今天辣椒放多了,呛得嗓子疼。她又想到以前那个家,还有离婚的时候没分到财产,也许,忽悠他买了豆腐渣工程也算报复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dangzaokangyujianheisehui/1013.html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