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奈奈十项全能项目

奈奈一生最骄傲的东西有两样,一个是自己的十项全能,一个是不能聚焦的视力。

前不久奈奈去配眼镜,医生用病入膏肓的口气向她宣布,她的双眼时差有三百五十度之多,聚焦难是她当下最严重的问题。奈奈回忆自己平生所有的经历,再次确定,自己的聚焦果然是有问题的,不然为啥找了那么个白眼狼陈世美?

小时候骑车,每个月修车钱比月票还贵,也在此时找到了原因,所以,她一直郁闷着,直到眼前这位黑社会大哥的出现,她终于证实不能聚焦也有不能聚焦的好处,那就是根本不用管他长什么样儿。

奈奈正胡思乱想,压根没有注意脚下的台阶,眼大走神儿一向是她的专利,于是啪唧一下脚背提在楼梯口咕咚一声跪倒在台阶上,本来礼让后先上楼的雷劲生生受了她一拜,不偏不倚,她的脸和他的重要部位刚好一厘米,从他的角度看来,很暧昧。

雷劲看着下面还在膜拜,没有反应回来的女人,咬紧牙,从牙缝里狠狠迸出几个字:“小姐,你准备跪多久。”

嗯,真疼。奈奈翻个腿把自己撑起来,刚刚神游的代价让她觉得膝盖发麻,揉揉膝盖勉强站起,手指甲用力抵在腰上勉强从雷劲面前爬起来,喘口气靠在楼梯扶手内侧,眨眨眼,眼泪差点跑出来。

鼻子酸阿,她赶紧背过身去,拿手背蹭蹭,红着两个眼圈转过来对雷劲说:“雷先生,我们的样板间和您需要买的户型是一样的,它的采光非常好……

这女人真怪,明明自己疼的要死,还不忘房子的事。雷劲看着她一开一合的小嘴,和红着的眼圈,心里一动,从怀里掏出烟盒,把烟放到嘴里,打火机清脆的响声后腾起幽蓝色的小火苗,他用那火苗点燃烟,姿势分外潇洒。

奈奈不想聚焦,但是那个打火机真的和她前夫的一样。

那是他们婚后第一个纪念日的礼物。奈奈淘遍大大小小的商场,才看见这个湛蓝色的打火机。沉稳,内敛,不招摇,所有的特征都很衬吕毅,于是她毫不犹豫的买下那个打火机,羞答答的送给新婚的丈夫,换来吕毅一个大大深情的拥抱。

离婚的时候,她曾想过把那个打火机拿回来,翻遍了家都没找到,她就这样遗落了最喜欢的东西在那里,总是牵挂着。

“你喜欢?“雷劲看见她直勾勾的发呆,虽然她发呆的样子很蠢,但并不影响此刻他的心情。刚刚走到别墅区他回头看过,那两辆拖着歪了鼻子的桑塔纳已经消失不见,看来他们的上级比跟踪的两个人聪明。

“不,谢谢。”奈奈收回懵懂的眼神赶紧弯腰找钥匙,雷劲不想管太多,可是又不能不管,于是他下了两个台阶,靠在奈奈身后,宽阔的胸膛就紧密的贴在奈奈后背,手则摸在奈奈的屁股。

奈奈一惊,几乎咬牙原地颤抖:“你要干啥?”

她一回头,正看见离自己只有一拳远的脸。

终于聚焦了。

男人对于奈奈只有一个印象就是吕毅,从身高外貌,到做事风格。这个男人和吕毅完全不同,狭长的丹凤眼有些玩世不恭,深邃中还带一点小火苗的邪气。脸上严肃的如同面瘫,刚硬刚硬的。嘴唇薄的很好看,甚至有点让人想亲过去的**,只是这嘴角往上扬的时候,怎么看都是讥讽。

“秦小姐,你可以让开了吗?”他的声音突然响起让她不觉一愣,好像刚刚骚扰她的是他嗳……

突然腰上下坠的力量加大,裙子被人猛拽了一下,她下意识去捂住腰,却发现自己刚刚裙子似乎掀起到腰部,呃,好像他也看见自己的大妈内裤了。

他的手还在她的腰上,显然为她拽下来裙子还不够,还想做些什么。奈奈仿佛被人胁迫一样,控制不住的哆嗦起来,心想无数个对敌战术恶狠狠念叨着:再不放开,老娘才不管你是啥社会的,一律当场跟踩小强一样踩死。

手里21号的钥匙被人一把抢过,三下五除二的开了门,半搂半推把她推到市内,手也离开了奈奈的腰。

雷劲不自觉的用手靠靠鼻子,心情很奇怪。

距离雷劲上一个固定女伴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伊丽是个非常精明的女人,她知道从他这里索取什么,也知道该用什么回报。他不吝啬自己的金钱,她也不吝啬自己的身体,所以从公平买卖的角度来说,他并不吃亏。

可就在刚刚,他突然做出的举动连他自己都奇怪。

那个白痴女人穿着短裙还扭着屁股,摔了一跤裙子翻到腰那儿,他看个满眼春光,屁股那里虽然还包的紧紧的,但是裹住的地方更然个别人遐思,包括他眼角扫过的水粉色的纯棉内裤,都能让男人浮想联翩。

想到这里,雷劲喉咙一紧,很想吼她。如果看一次房就得这么一次福利,难怪跟她预约的人那么多。

记得老五说,她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他就奇了个怪,怎么这么大年纪还不懂得保护自己,真是大米吃到鼻孔里,白养个猪脑子。

奈奈进入房间以后思过一下,其实刚刚雷先生的举动很善意。他是为她挡了春光外泄,还好心的帮她整理好裙子,他是个好人,只是不善于言语表达,而且那个时候言语表达起来对于初次见面的女士来说是很尴尬的,他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为他着想,真是一个好人。于是她诚心诚意的对他道谢说:“谢谢你,雷先生,现在我们可以看房了吗?”

雷劲对她的道谢并不买账,强忍住不骂她。她不是老五许瑞阳他们,如果这事要是放在他们身上,自己早就把他们扔在东北帮那里让丫一个人砍到底,或者是远远派到国外去弄点业绩再回来。对于这个一脑袋棉花的女人他只需要忍就可以了,反正以后再也不用看见她。

奈奈知道自己冤枉了好人,所以心虚,赶紧倒咖啡送到餐台上,让好人坐下。她觉得人家说黑社会规模越大,位置越高,人越善良是真理,例如眼前这个,就是一个低调的好人。

雷劲好不容易缓和了心中的闷气,坐下来,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立即皱眉:“我喝黑咖啡,这个太甜。”

样板间配有咖啡机不错,但是他喝的是速溶雀巢,奈奈不敢告诉他真相,只能讪笑着说:“黑咖啡对身体不好,不能喝。”

雷劲觉得自己为了躲避警察跑到这里来是个错误。不仅看见个蠢到极点的女人,还他妈的是个圣母。

他发了狠:“我要黑咖啡,请你煮。”

没有女人凶不得,反而,男人一凶她们还觉得特有男人味儿,这是他多年的经验,很管用。

奈奈很想搬过咖啡机砸在他的脑袋上,什么叫婉转不知道阿?告诉你不好喝就是没有,榆木脑袋,黑社会的笨猪。

不过有胆量yy没胆量说一贯是奈奈的风格,所以她嘿嘿一笑转身倒了一杯白开水说:“这个有营养,喝这个吧,医生说经常喝它对身体有好处。”

冷森肃杀的脸色奈奈选择性忽视,她知趣的走到开放式厨房,摆弄起里面的东西开始上岗介绍,虽然背后的目光还是冷冰冰的,但她为了三万块钱早就豁出去了:“我们的房子设计非常合理,对于主妇来讲,这个厨房的设计非常方便,水池和冰箱的距离刚刚好,而预留的抽油烟机位置也不会碰到头……”奈奈在厨房里很熟练,这是她十项全能最拿手的一项。

短裙还是很碍眼,奈奈被短裙皱巴巴的裹着,瘦瘦的。白皙的大腿一多半还在外面晃来晃去,随着她的讲解来回的动。

对于她熟练的操作心得,雷劲不想知道,倒是对她手指很感兴趣,从冰箱到炉台,从抽油烟机到整理台,跳跃得像个精灵,轻巧的很。

她以前一定是一个家庭主妇。雷劲想,不知道她躺在流理台上呻吟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还会这么蠢?突然他嘴角崩在一起,身子一下子僵硬起来,赶紧转移视线走到窗口换气。

这对奈奈来说,是职业侮辱,于是她不甘示弱,再次跑到窗户旁边示范玻璃的高度,“我们的落地窗是仿欧设计,半圆形的窗顶很有异国情调,还有这个窗子的高度会让室内采光很好……”

她他妈的还是个擦玻璃能手!雷劲看着她腰上露出的白腻肌肤,忍不住想骂人。

他连眉毛都懒得抬,转个身子接着喝白开水。

傻乎乎的奈奈为了三万块钱拼了,非要证明这个房子绝对是物有所值。

接下来,她展示了卧房整理功能,在床边上,雷劲再一次想用裤带勒死一个,不是自己就是她。

还有书房的红袖添香功能,雷劲心底一个劲的骂娘,有你能看进去书才怪。

还有,花房的农民本色,挥汗如雨,以及婴儿房里慈母的微笑……

雷劲脸色发黑,心跳紊乱,只说了一句:“合同呢?”

奈奈还在扮圣母玛利亚,对怀抱里的空气慈祥,他不着头脑的一句让她反应慢了0。05秒。不过明白过来的她突然痛苦的把脸扭向一旁,“该死,以为第一次看房不会买的,居然没带合同。”

看她表情就猜到她想什么,雷劲懒得多说,冲着她喃喃骂一句,随口说:“行了,你去拿合同,我买这套房子。”

奈奈瞬间奔跑速度很快,所以十项全能冠军,她当之无愧。

拿来合同的奈奈气喘吁吁的,胸口上下起伏,连带着白衬衫也挣开了一个扣子,雷劲心不在焉的签字,心里琢磨的都是,这女人才不是胸大无脑,她很会利用自己的本钱,自己莫名其妙就被忽悠买了一套房子,她利用本钱的功力果然了得。

奈奈发现他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衣服,以为刚刚跑回去,趁机会偷喝果汁留下了什么证据,赶紧往下看,胸前那颗扣子留下的空余明白无误的告诉她,这个低调的好人正在偷窥,干咳一声,赶紧抓过他签好的合同抱在胸前,轰的一下,脸色燃起热辣辣的一片。

妈的,黑社会也有偷窥狂——

作者有话要说:

我更,我更……

但是收藏真的好少啊

sitemap.htmlsitemap.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