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求一次离婚当教训

母亲说,“你们俩这事我管不了,你要是想离就离,离完雇俩车就拉回来。”

母上大人一句话,秦奈奈立即当成圣旨,搜罗家里的户口本,结婚证,身份证颠颠跑到人民法院去离婚。

就她一个人,人家法院不给离,奈奈对法院办事同志认真负责的态度深表敬佩,但是婚依然坚决要离。

上学,工作,结婚。奈奈这辈子都是被人规划好的,每一个脚窝窝都是父母在前面精心按好的,或者是吕毅踩下的,她永远都是跟在别人后面走下去,根本不用动脑思考究竟是为什么。

唯独这次,她要坚持一次。

其实,奈奈那天只看见了一对儿背影,在一辆车牌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车子里,那个女孩子笑容灿烂,他追着她亲吻,嬉闹如懵懂少年,甜蜜而又沉醉。

奈奈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所以她不敢趴过去,把脸贴玻璃上学泼妇敲车门,她更不敢对吕毅高撕心裂肺的喊,说自己觉得他真的很恶心。

是的,恶心。

那时,他们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吕毅是学生会主席,新生入校正是各届师兄争夺新生小师妹的最佳时机,他身为领导,自自然然就霸占了最漂亮的新校花奈奈。那年,他二十二岁,她十八岁。

耳鬓厮磨,对天盟誓,酸掉牙的事儿都干过了,奈奈才觉得他这个人果然可以依靠终生,刚刚毕业就顺利嫁为人妇。谁知,不过才十年,结婚七年之痒时,他们竟然需要面对这样的结局。

他如今事业有成,澳家花园的房子是很多人毕生梦想的终极目标,她贤良淑德,除了没有生育一个属于他名姓的孩子以外,根本挑不出任何缺点。

奈奈一向认为,那不是自己的错。

只有那天,奈奈偷偷站在角落里想了很久,秋后寒风有点透骨的凉,却抵不过她颤抖指尖的冰冷。她在反省,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

从一开始,错到现在。

朋友们常说,奈奈是当代被人眷养的小公主。人为的保护网一直完好无损,使得她这个人有点无知而单纯,她的世界只有吕毅一个,他就是她的天地。如果,有一天,吕毅出差再也不回来了,她的结局也可以预见,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活活饿死。

她甚至忘记该怎么用两只手来创造生活,不对,她压根没有用两只手创造过生活。她一直是习惯饭来张口的那么现在呢?她能否判断自己未来的结局?

和吕毅在一起的女孩子,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倩丽纯真,身上的衣服只能看见一方领角,也是奈奈很久都没有敢穿过的嫩嫩水蓝色。他搂着她的肩膀,她笑眯眯的把脑袋靠在他的胸膛,双唇相接,那叫一个恩爱缠绵。

奈奈决定默默转身,低头踢着地上的石子,身子微微颤抖。她从手袋里掏出手机的时候,手都有点拿不稳那么沉重的电子科技产品。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n/dangzaokangyujianheisehui/1009.html

上一页

目录

友情链接:顶点小说  哔哔读小说网  斗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