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糟糠遇见黑色会
字体:16+-

求一次离婚当教训

母亲说,“你们俩这事我管不了,你要是想离就离,离完雇俩车就拉回来。”

母上大人一句话,秦奈奈立即当成圣旨,搜罗家里的户口本,结婚证,身份证颠颠跑到人民法院去离婚。

就她一个人,人家法院不给离,奈奈对法院办事同志认真负责的态度深表敬佩,但是婚依然坚决要离。

上学,工作,结婚。奈奈这辈子都是被人规划好的,每一个脚窝窝都是父母在前面精心按好的,或者是吕毅踩下的,她永远都是跟在别人后面走下去,根本不用动脑思考究竟是为什么。

唯独这次,她要坚持一次。

其实,奈奈那天只看见了一对儿背影,在一辆车牌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车子里,那个女孩子笑容灿烂,他追着她亲吻,嬉闹如懵懂少年,甜蜜而又沉醉。

奈奈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所以她不敢趴过去,把脸贴玻璃上学泼妇敲车门,她更不敢对吕毅高撕心裂肺的喊,说自己觉得他真的很恶心。

是的,恶心。

那时,他们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吕毅是学生会主席,新生入校正是各届师兄争夺新生小师妹的最佳时机,他身为领导,自自然然就霸占了最漂亮的新校花奈奈。那年,他二十二岁,她十八岁。

耳鬓厮磨,对天盟誓,酸掉牙的事儿都干过了,奈奈才觉得他这个人果然可以依靠终生,刚刚毕业就顺利嫁为人妇。谁知,不过才十年,结婚七年之痒时,他们竟然需要面对这样的结局。

他如今事业有成,澳家花园的房子是很多人毕生梦想的终极目标,她贤良淑德,除了没有生育一个属于他名姓的孩子以外,根本挑不出任何缺点。

奈奈一向认为,那不是自己的错。

只有那天,奈奈偷偷站在角落里想了很久,秋后寒风有点透骨的凉,却抵不过她颤抖指尖的冰冷。她在反省,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

从一开始,错到现在。

朋友们常说,奈奈是当代被人眷养的小公主。人为的保护网一直完好无损,使得她这个人有点无知而单纯,她的世界只有吕毅一个,他就是她的天地。如果,有一天,吕毅出差再也不回来了,她的结局也可以预见,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活活饿死。

她甚至忘记该怎么用两只手来创造生活,不对,她压根没有用两只手创造过生活。她一直是习惯饭来张口的那么现在呢?她能否判断自己未来的结局?

和吕毅在一起的女孩子,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倩丽纯真,身上的衣服只能看见一方领角,也是奈奈很久都没有敢穿过的嫩嫩水蓝色。他搂着她的肩膀,她笑眯眯的把脑袋靠在他的胸膛,双唇相接,那叫一个恩爱缠绵。

奈奈决定默默转身,低头踢着地上的石子,身子微微颤抖。她从手袋里掏出手机的时候,手都有点拿不稳那么沉重的电子科技产品。

11位数按下去,用了很大的力气,她有一丝恍惚,好像他告诉自己的号码少了一位,这样的话,她就不用面对这样的难堪和必要的责问。

电话接通时,她叹口气,偷摸摸的从楼门拐角那里看向车子,吕毅接电话的姿势依然潇洒,奈奈为那个姿势再叹口气,觉得伤感。

当年她疯狂迷恋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这么善于伪装,电话里他的呼吸很平静,根本察觉不到几秒前正和别的女人热烈缠绵的亲吻。

“喂,老公,今天晚上你回家吗?”奈奈的声音很小很小,但是她知道他能听见。

“回,等一会儿我就回去。”吕毅肯定的回答,和以往一样。

奈奈心理的感觉很复杂,有点痛,有点酸,最后还有点苦涩,她抿了抿嘴,叹息一声,才敢发问:“老公,你身边有人吗?”

吕毅太聪明了,就在车里,他突然回头。可惜奈奈早已悄悄躲了起来,靠在墙上,闭上眼睛。

不用再等他回答。奈奈毅然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到口袋,开始接下来的步骤。

其实步骤很简单。首先,就是要他坦白。

当面对质,吕毅当然不承认,阴沉面容和掐灭了又点点燃又掐灭的烟头都是奈奈对这段婚姻的最后回忆。

逼问没有结果,他二话不说带着行李出差,美其名曰让她冷静一下。

既然主角跑了一个,那么其次就要掌握离婚必备知识。

奈奈觉得自己在看婚姻法的时候很冷静,甚至连律师都没用,自己写的起诉状。走到法院台阶前,她也毫不犹豫的。

手里掐着的结婚证已经泛黄了,早没了当年初领时鲜艳血色,那年他们第一次领结婚证,他拽着她的手当着一屋子民政局办公人员的面儿诚恳的说,“奈奈,我发誓会一辈子对你好。”他的态度很值得相信,当然,她也是这么相信的。

结果,全变了。

离婚单方面起诉也可以,但他拒绝出庭。消极抵抗的结果就是奈奈在法院内部发行的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公告,意在被告无法到庭,可以申请单方面宣判。

报纸出来那天,奈奈蹲在马路边上抱着报纸嚎啕哭。

那么大的一块,都是她要和他离婚的公告。他曾经在他们结婚第一年纪念日那天,在报纸上发布过一次爱的宣言:我要爱奈奈一生一世。那个宣言和这个公告一样大。

其实道理都一样。只要肯花钱,结果雷同。

分居两年,公告才一天。六十天过后,她再次重新踏入法院大门,再开庭时也只是她一个人到场。整个法庭就五个人,秦奈奈,法官,陪审法官,和书记员两个,法官连自诉都不用她讲了,直接招手让她走过去,询问了本人意见,直接判定调节无效。奈奈什么都没要,所以离婚的过程会很容易。

奈奈不需要分割吕毅的财产。她觉得恶心的东西她一丁点都不想要。两年时间,她还是忘不掉他和那个女人亲吻时的背影。所幸她还记得自己当年的专业,在家房地产公司里做导购。也在此时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整个社会抛弃了。

抛弃的如此彻底,以至于根本没有翻身机会。

是阿,当年那个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心肝儿如今变成了死鱼眼睛,顶着三十岁高龄,依然疲于奔波,为了一口饭,仿佛多年前暖融融的夜色下,那句她是世界上最值得人爱的女人的赞美终究变成了众人耻笑的笑话。

终于,法院判决书下来了,吕毅还是没有出面。那份公告,他根本看不到。也许这就是咱们尊敬的婚姻法中一个不大不小的空子。

只要人想离婚。没有什么做不到。

于是,糟糠之妻也下堂,与那些哭啼啼的下堂妻唯一不同的是,奈奈这个下堂妻是自己求来的,更是自己笑着走出法院的。

留下最好的回忆,没有撕破最后的维系,不用投诉家庭暴力,这婚离的值!

至于未来,奈奈最大的心愿就是,不要再碰上烂桃花——

作者有话要说:

开温馨文的坑,不定期更新中,鉴于本人坑品问题,你们可以当此坑为弃坑,心态会平和很多,嗯

上一页

目录

sitemap.htmlsitemap.xml